主題:我在中國看病記,醫療用語讓人聽不懂?!

重看了這幾個月的節目,發現曹蘭的主持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台灣女婿也都很有趣,尤其是「阿福」,全家人都很有效果。但是呢,這麼多的新住民竟然出現了讓CAROL不喜歡的人,就是「MINI」,那麼多中國的媳婦,不知為何,只有她,每次講話,都讓我想到XQ那些一口一句「台巴子」的人,覺得她很瞧不起台灣,聽她講話,會讓人心裡很不舒服,也許是居住在世界排行有名的大都市上海有關吧,不知她為何要取個跟「MILI」如此相近的名字,也許她本來就叫這個名字,但是,畢竟是後來加入的,怎麼不更改一下。

另外,好久不見「小凡」,她到哪去了,不知還會不會上這個節目,我喜歡的日本代表「晶晶」也是久久才上一次,怎麼搞的,好多于美人時代的新住民都不見了,泰國「明梅」、越南「小秋」、多明尼加「可樂」(我知道她去當鄰長了)還有中國的「李雪」,真是變化萬千啊。


中國瀋陽『小萍』

炎症=發炎
滴流=點滴
消炎藥=抗生素
創口貼=OK繃
定嘎嘎=結痂
獻血=捐血

我老公有次在瀋陽手臂擦傷,包紮了兩、三天,再去換藥時,因為快好了,都結痂,跟紗布都黏一起了,護士在換藥時說〝大哥,你這個回去要好好照顧,因為它快好了,已經定嘎嘎了,你回家小心一點,不要再跟嘎嘎黏在一起。〞他就聽不懂,就一直聽她在〝嘎嘎嘎…〞,他聽不懂又不敢問,出來後就問我〝護士為什麼一直跟我嘎嘎…〞,我不知台灣叫結痂,也是一直跟他說定嘎嘎。

我覺得內地的婦產科是全世界最沒有尊嚴的地方,我剛結婚回瀋陽,因為月經不調去看診,一看到診療室就傻眼,一屋子人在排隊,沒有隔間,只有兩、三個屏風,東北人出了名的大嗓門,裡面講的話,外面都聽得到,就聽到醫生在屏風裡面吆喝,〝七號,你什麼情況?癢多久了?一週幾次性生活?你結婚了沒有?進裡屋來,脫褲子,上床。〞七號可能不好意思,脫褲子有點慢,他又說〝你快點脫,磨蹭什麼,誰愛看你啊?〞檢查了幾分鐘,又聽到醫生說〝七號,你是性生活不衛生,以後你辦完事,洗乾淨好不好?〞七號就滿臉羞愧,低著頭,抱著兩大包藥走出去。我們旁邊的人聽到也不敢笑她,因為下一個就輪到自己了。

輪到我了,我嚇得要死,還好我的病沒什麼,但他開了一大堆藥,我就很頭痛,看能不能少開一點,只是月經不調啊,醫生就不高興的說〝婚前要多調養身體,對婚後才好。〞我說〝我已經結婚了。〞他就上下看我一眼,〝那妳有帶結婚證嗎?〞我說〝看月經不調,要帶結婚證嗎?〞他說〝行了,行了,妳沒有結婚就別裝了,像妳這種人我見多了,每個看婦產科的人都說自己結婚了。〞我聽了很不爽,又不敢跟他嗆,想說算了,就走了。

在診療室的隔壁是人工流產的手術室,我經過那裡就聽到有人慘叫,然後是醫生大聲吆喝〝喊什麼喊,現在知道痛了,當初你快活舒服的時候,你告訴誰了?〞

中國安徽『小玉兒』

氣包卵=疝氣
A型肝炎=甲肝
B型肝炎=乙肝
C型肝炎=丙肝
輸液=點滴

因為病人太多,沒有多餘的床位,很多人是坐在椅子上打點滴,而且,要收3塊人民幣,若是床舖要50塊,若真的沒錢,還可以回家打。

大陸動不動就要抽血化驗,我姐的女兒要抽血,因為手部血管太細,就要求爸爸抱頭,媽媽扶腿,小朋友在哭的時候,脖子會暴青筋,就從脖子抽血。

我小時候也這樣抽過血,因為當時醫療品質不佳,針頭都沒有在換,只用開水燙一下,我抽完血還發炎,高燒不退,到最後,都已經翻白眼了,那是有危險性的。

中國上海『MINI』

邦迪=OK繃
結疤=結痂
吊鹽水=打點滴

中國陝西「熙靜」

創可貼=OK繃
吊針=點滴

在大陸,一般感冒發燒都要打吊針,正常人打在手部,但小孩子都打在頭部,有次我小孩生病,我請我媽帶他去看病,我趕回來,看到他頭上插著針,我就很緊張的詢問,我媽說他發燒,我說為何不給他吃藥就好,我媽說〝我們又不是沒錢,打不起吊針。〞

高中時,跟同學過馬路,突然一個花盆砸到其中一位的頭,看到他滿頭血,我們就拖著他去附近的醫院,我們覺得他快死了,就大喊〝來人啊~救人啊~〞然後看到醫生出來,打個哈欠說〝喊什麼?〞我說他快死了,他就撥一撥,看一看,〝這算什麼?我早上才鋸了一條腿。〞

波蘭『EWA』

大陸真的很愛打點滴,我室友有次吃壞肚子,我們最後只好去掛急診,一到護理站,護士連看都沒看就說〝先去打點滴。〞,朋友就只好坐著打點滴,但才打了一半,病情更嚴重,我只好拉著醫生到我朋友那邊,醫生看一看說〝如果她一直吐,不能打點滴。〞暈倒,〝不是說要先打完才能看醫生嗎?〞醫生說〝對啊,那妳剛才怎麼不先講?〞我哪裡懂啊?在那裡有好多人,所打的點滴都是一樣。

因為室友病得很重,要向學校請假,得有醫生證明,但證明忘了蓋章,所以,我就拿回去要補蓋章,去到那邊,才講〝不好意思…〞,護士連看都沒看,一樣〝先去打點滴。〞,而後看到醫生,說我要蓋章,他問〝你有沒有打點滴?〞我說〝有,打完了。〞

德國『阿福』

有次,也是胃不舒服去看醫生,同樣一去就先打點滴,那時候是冬天,我坐在椅子上,只有我一個人,房間內也沒有暖氣,想說看一下醫生就回家,所以,也沒有帶厚衣服。吊了差不多五分鐘,我的手就一直冰起來,感覺輸進去的液體都是冰的,摸摸點滴瓶,也都快結冰了,我開始打我的手,沒感覺了,我開始幻想會不會客死異鄉,他們是不是要把我冰凍起來做研究,我真的嚇死了,就自己把針拔掉,然後出去找護士,跟護士說太冰了,我整隻手都沒有感覺了,她說一定要打完,就叫我回房間,然後她拿了茶杯,加了熱水,之後,把點滴的管子繞著茶杯,嗯,很舒服,都是溫的。

之前在青島大學時,有認識一位洪先生,我們去喝喜酒時,他坐我旁邊,然後他的另一邊是一位婦產科醫生,我們三人就一直乾杯,差不多要結束時,那位醫生跟我說〝阿福,你下個禮拜來醫院找我,你到裡面,穿上白色的醫師袍,弄個口罩,戴個帽子,你就可以在旁邊看。〞我說〝不行吧?怎麼可以到婦產科旁邊看?〞他說〝沒關係,你來啊,那個小洪都常常去。〞當然,我沒有去。

美國『STEVE』

我有個生意伙伴到醫院去開卵巢,我一進去,就看到她臉色蒼白,然後因為麻醉退而吐了,他老公進來後就罵粗話,問他怎麼了,他說〝花了我一萬多塊人民幣,手術沒有成功,浪費錢。〞我就把口袋的五千元給他,叫他老婆要顧好,這個不是錢的問題,是生命啊。重點是也沒有人來清理嘔吐物,護士還叫我朋友的老公自己去拿掃把清理,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她的病房還是VIP室。

伊朗『DAVID』

之前腰痛,半夜叫朋友帶我去掛急診,進到裡面,燈全部都關了,也沒看到任何人,看到一個護士,跟她說腰很痛,她說〝醫生很忙,坐一下。〞想說,又沒半個人,醫生在忙什麼,坐了差不多20分鐘,醫生出現了,而且還在揉眼睛,明明是剛睡醒,〝幹嘛,怎麼樣?〞我跟他說腰很痛,他就開了單子說〝沒事啦,去買藥。〞我還得自己去買藥。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