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婆媳相處問題多?!穿著品味大不同?!

130323 


波蘭『EWA』VS.婆婆『黃瑞華』

EWA:「有一次婆婆來到我們家,我剛好在電話中跟爸爸聊天,我講完之後,婆婆臉就綠了,然後她跟我說〝妳是見到鬼嗎?〞,當下不知是什麼意思?因為我跟爸爸講波蘭文,婆婆聽到我講〝見鬼啊〞,那是〝謝謝〞的意思。過了一段時間,我爸爸來到台灣,因為我爸爸一直很客氣的用波蘭文道謝,婆婆只要一聽到就笑得很開心,爸爸跟我說〝妳婆婆很愛笑。〞後來,我教爸爸中文的謝謝,所以,只要他們一見面要吃飯,我婆婆幫我爸爸挾菜,我爸爸用中文說謝謝,我爸爸幫我婆婆挾菜時,婆婆就用很流利的波蘭文說〝見鬼啊〞。」

黃瑞華:「因為我是廣東人,〝見鬼〞真的不好聽,後來,她跟我解釋那是謝謝的意思,所以,每次只要聽到他們說〝見鬼〞,都會覺得很好笑,後來,我也是入鄉隨俗,她爸爸來,我就抱著他,〝見鬼!見鬼!〞」

--------------------

黃瑞華:「第一次見到她是我兒子說要介紹他女友給我們認識,我們是約在101的西餐廳,那一天是禮拜六,塞車,我們遲到了一個多鐘頭,我看到她,覺得她很文靜,心想外國人也有文靜的一面?後來,去到我兒子家看到她跟她爸爸講電話,原來像機關槍一樣,她講話速度好快。」

EWA:「我是在認識老公一個禮拜後,他就跟我說要去見他爸媽,那你會不會嚇壞,會不會安靜,會!感覺台灣人都很急性子,那時候大姑要結婚了,婆婆認識我不到半個小時,就跟我說〝妳要來參加婚禮,做姐姐的伴娘。〞,我真的嚇到了,因為在西方的文化,要跟對方的爸媽見面是很正式的事情,婚禮也是很好的朋友以及家人才會參加,當伴娘更不用講了,我看到大姑才半個小時,她就要我當她的伴娘。」

--------------------

黃瑞華:「他們西方人很不喜歡小孩子看電視,若是她要來錄影,我們夫妻倆就去新店幫她顧小孩,蘇爺爺就喜歡看電視,看看球賽,她一回來就說〝不要給小孩看電視,把電視關掉。〞蘇爺爺就覺得奇怪〝我是長輩呢,為什麼這樣子?〞我在廚房也覺得很尷尬。他們偶爾會到我們家吃飯,蘇爺爺當然還是看電視,她也說〝不要給小孩子看電視好不好?〞她就把電視關掉,我心裡想〝這是我家耶。〞我了解她也是為小孩子好,但是,做得太明顯了。」

EWA:「因為我老公一直跟我說〝妳看...都是妳...那是爺爺跟孫子相處的時間。〞但我心裡在想,他們兩個坐在沙發上發呆,也不會看著對方,都是看著電視,那根本不是相處的時間。只是,在爺爺的立場,那就是相處的時間。」

謝哲青:「有很多研究報告,只要坐在電視機前,只要三分鐘過後,腦子就不會運轉了,所以,電視看多了,其實是對小孩子的智力不太好。」

--------------------

黃瑞華:「她的身材好,也喜歡穿得很露,都快要蹦出來了。有次跟兒子去逛街,她跟我兒子說〝有人打我屁股。〞她走路很快,屁股肉又多,就一直咚...,是我看到,我都想打。後來我兒子就走在她後面保護她,我跟她說〝既然如此,妳就不要穿得太露好不好?〞她說〝那是因為妳兒子喜歡我這樣穿。〞我就沒話講了。」

EWA:「我婆婆喜歡穿娃娃裝或者洋裝,我們若一起出去,我會穿得比較隨便,有次我老公也說〝妳看媽媽穿得這麼漂亮,妳穿牛仔褲跟襯衫,看起來,就好像媽媽帶一個外國的僕人,妳可不可以打扮一下。〞所以,為了讓他有面子,就要穿得漂漂亮亮的。」

黃瑞華:「可是,還是露。」

EWA:「我因為沒有辦法買那麼多衣服,有一天就跟婆婆說〝我可不可以借一下妳的衣服?〞我打開她的衣櫃,哇,都是很花,顏色很亮的,像下圖那件就是婆婆的衣服。我也開始穿娃娃裝及洋裝,這裡的化粧師就跟我說〝好棒,妳終於找到自己的風格了。〞我很洩氣說〝媽媽的衣服,怎樣?〞,所以,只要我每次穿很亮的衣服來,他們連話都不講,〝媽媽的衣服對不對?〞〝對〞。婆婆都打扮得很年輕,我們若一起出去,也沒人相信她是我婆婆,都認為我們是姐妹。」

黃瑞華:「可是,我始終沒有她那麼露啦。」

P1130829[14-36-22]  

韓國『ZUZU』VS.婆婆『TINA』

ZUZU:「因為我的中文很厲害,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在緊張的情況下,我會突然忘記正確的發音,之前,我剛生完小孩,很容易忘東忘西,有次出門時,婆婆要我買麵包回來,我是完全忘了這回事,回到家,婆婆說〝麵包呢?〞我就很緊張的說〝媽媽,對不起,我的奶子不好。〞然後她說〝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我說〝我不知道,生完小孩後,奶子就常常不好。〞我婆婆就一直盯著我的胸部,我也覺得很奇怪,為何她一直看著我,好害羞,婆婆說〝妳要不要去看醫生?〞我想〝有這麼嚴重嗎?只是忘記了麵包而己。〞」

TINA:「剛生完小孩,她是自己餵母奶,她一回來就說她奶子不好,那我當然很緊張,怕說是不不是有什麼問題,而她又是外國人,可能不好意思去看醫生,所以,我才說〝要不要帶妳去看醫生?〞,然後,她就一直指著腦袋瓜說〝我奶子不好。〞哦,是腦子不好。」

--------------------

TINA:「我跟她第一次見面是約在日本料理店,遠遠地就看到一個好時髦的女孩子走過來,可是,她的手上竟然拎著一個布包(如下圖),感覺是阿婆要進城,那是她從韓國特地帶來的甜點,她就放在桌子上,不小心把一杯水打翻了,我身上全濕了,我在腦子裡面馬上打三個紅叉,我心想,是所有的韓國人都這麼粗魯嗎?那時候她還不會講國語,整個場面就非常冷,很尷尬。」

P1130823[13-43-03]    

ZUZU:「其實,這個禮物是我在韓國花好多錢買的,裡面都是很漂亮的餅乾,只是,我沒有想到,台灣的喜餅更厲害,那時候,我完全不會講中文,就一直說〝SORRY...〞不過,這樣講好像不是太客氣,我就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辦?」

--------------------

ZUZU:「因為婆婆家的熱水器最近有問題,所以,她就常來我家洗澡,我們住很近,走路大概10分鐘就到了,有一天,她就準備去洗澡,在浴室前,我看到她直接脫掉褲子,還看到了內褲,我當下馬上看我老公在不在,他在,我就很大聲跟婆婆說〝媽,看到內褲了。〞可是,我發現,婆婆不在意,我老公也不在意,就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很尷尬,最後只好躲到房間去,心想〝媽媽的身材這麼好。〞因為我比較年輕,可是,她的身材比我好,我就有點吃醋。」

TINA:「我是覺得她有點少見多怪了,要洗澡之前不是要把不需要的衣服先脫掉嗎?不過,看在她說我身材好,我就不跟她計較了。」

--------------------

ZUZU:「大家都知道我是在賣衣服,所以,我每天都會看最流行的資訊,對我來講,要求會比較高,對於婆婆的穿著,要給100分是很困難的,她喜歡穿得很休閒,寬寬鬆鬆的衣服,可是,我覺得她的身材很好,每次看她穿衣服,都會在腦子裡想〝如果這個改掉應該更好,如果搭一個配件會更棒。〞,因為我常回韓國,所以,會買一些韓國最流行的衣服送給她,連同配件及飾品,我每次問她〝媽媽喜歡嗎?〞她都很開心的說喜歡,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從來沒有看她穿過,所以,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歡?」

TINA:「其實,媽媽有穿啦,只是妳沒看過而已。後來,她就變聰明了,就送我現金,讓我自己買,她第一次給我現金時,是用白包包,這是韓國人的禮節,我第一次接到是有點錯愕,後來想一想,管它白包紅包,內容實在豐富就好。她的穿著是有點龜毛,有一次我們要出門,她為了要搭配一雙襪子,讓我們等了30分鐘,我跟她說〝妳怎麼穿怎麼好看,不要太在意了。〞」

ZUZU:「襪子很重要耶。」

日本『ASAMI』VS.婆婆『陳世敏』

ASASMI:「我每次問婆婆東,她就回答西,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像上次,我問她〝媽媽,今天要不要上佛堂?〞她跟我說〝沒有〞,後來她要出門了,我問她去哪裡,她說〝我要去佛堂。〞咦,後來才知道,她聽成我問她說〝要不要去洗頭?〞」

陳世敏:「我聽成〝媽媽,妳要不要去洗頭?〞針對她的發音,有時候跟她溝通真的很累,一方面是因為我重聽,再加上她講的不標準,有時候,不管有沒有聽懂,我都隨便點頭。若有重要的事,我會問得很清楚,若不是很重要,就隨便答了。」

--------------------

陳世敏:「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可以打100分,那時在美國,冬天了,她還挺著大肚子,穿著又很得體,感覺就像個賢妻良母,可是,當她穿上新娘禮服,我看到手臂上的刺青就嚇一跳,感覺只有不正經的女孩才會刺青。我當時心裡就有點不舒服了,後來我兒子才跟我解釋,在國外,很多女孩子都是這樣子,也算一種藝術。


ASAMI:「我年輕時常常搭飛機,我又很怕搭飛機,為了保平安,才刺上四葉草,當然,婆婆有講過,若是我沒有懷孕,我可能就不及格了。」

--------------------

ASAMI:「有時候,若我煮的東西她不喜歡,就常會說〝妳買的菜太老了,妳那麼晚才去買菜不行啦。對不對,媽媽?〞」

陳世敏:「她買回來的菜有時候太老了,老沒關係,又不會煮,炒起來的菜,看得我都沒胃口了,我就會要她早一點去買菜,不然,去有機蔬菜店買好一點的菜。快過年了,她就要我陪她去挑,我說好,買菜有什麼困難的?結果,哇,我真的不會挑。我從結婚到現在,沒有上菜市場過,也沒有煮過飯,但是,我很會用嘴巴講,想說應該很簡單,去到菜市場才知道,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她當場給我漏氣〝SEE,媽媽,妳自己也不會。〞但我至少會叫老闆幫我挑嫩一點的,後來,我就叫我大姐帶她去買菜,教她怎麼煮,她現在的技術不輸台灣人了。」

-------------------

ASAMI:「我是15歲就到國外了,所以,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比較深,我生小孩都是餵母奶,那時候剛好是夏天,台灣又很熱,我想說隨時都要餵奶,為什麼要穿衣服,那婆婆就說〝妳不知道家裡隨時會有客人來嗎?〞她是比較保守,而我常常要上電視,所以,她也會買衣服給我,今天這件還算短的。」

陳世敏:「因為她在家都沒穿胸罩,太露了,看了真的很不習慣,雖然家裡都是自己人。不過,她連在公共場所也是一樣,雖然,我在美國時,有些朋友也是穿得很露,但不會覺得奇怪,也很自然,但在台灣不一樣,在國外這樣子餵奶,應該也不會有人想多看一眼,但在台灣就會很好奇,眼睛會一直盯著,所以,她後來也知道要遮一下了。她生了小孩之後,跟我第一次看到她真的差很多。」

ASAMI:「我有件事情都沒跟婆婆說過,第一次見面時,我的頭髮是黑的,衣服也穿得很多,那是因為我老公說〝妳這樣子的頭髮不行啦,太亮了,去染黑色的。〞我問〝為什麼?這就是我啊。〞他說〝還是會影響到,妳還是先試試看好了。〞」

美國『KELLY』VS.婆婆『程秀麗』

KELLY:「第一次見到婆婆時,我很驚訝,那時我已經認識我老公,可是,我不喜歡他,他太活潑了,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感覺好累,可是,到了公婆家,覺得他們都很熱情,婆婆給我看他的照片,就覺得他還滿帥的。」

程秀麗:「第一次跟她見面,就覺得她是嬌小玲瓏,很可愛。有次,她來我們家,就想說帶她去基隆走走,去了礦工博物館,那裡有條路,可以到山上去走走,我們四個人上去,結果,迷路了。從下午2點多走到晚上12點多,一直走不出來,還遇到下大雨,整個天都變暗的,走了四五趟,一直回到原地,等到出來,都到三貂嶺了,我們四個人都全身泥巴,後來,有遇到鐵路局的員工,他跟我們說〝你們是哪裡來的?〞我們就說〝我們不是偷渡客,我們是迷路了。〞她很好,一直牽著我的手,還講一些話鼓勵我。」

KELLY:「我記得那時候很暗,還下大雨,我牽著婆婆的手,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我還一直想說也許就死在這裡,再也看不到我的爸爸媽媽。」

-------------------

KELLY:「其實,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大家都在種田,然後戴著大斗笠,第一次來到台灣看到101,才知台灣已經發展得很現代化,第一次看到婆婆,她的穿著很有自己的風格,就不是我印象中那樣子。」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