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開車上路要小心!交通狀況層出不窮!

韓國『ZUZU』

有次在韓國,行駛在很窄的路上,那時候是夜晚又下點小雨,因為道路窄到無法雙向通行,但我前面的車子開得很慢,我的修養很好,沒有做任何動作,可是,我後面的車子一直按喇叭、閃大燈,而且,一直逼近我的車子,後來我很氣,就想要嚇一下後面的車,我就緊急煞車,他就撞到我了,因為百分之百是他的錯,我就很有信心的下車,不過,從韓劇學來一招,不管是多小的車禍,一下車一定要先按著脖子,假裝受傷,後面的車子很黑,看不到裡面,我就敲敲車窗請對方下車,但對方一直不下車,等到人下車後,我看到一個跟「可樂」一樣高,體格跟「STEVE」一樣的男人,我一看到他,就很自然的按著脖子的手慢慢放下來,他看到我臉很臭,然後開始罵我聽不懂的髒話,我就客氣的說〝我的車子好像沒怎麼樣。〞,還好,他可能看我一個弱女子,就說〝嘿,小心一點。〞心想,我要小心什麼,不過,當場就變〝俗辣〞了,對於完全看不到裡面狀況的車子,還是要小心一點。

查德『NESTOR』

有次,老闆請去他家吃飯,在路上被撞了,我下車說〝HEY MAN,YOU HIT MY CAR.〞他就一直〝SORRY〞,可有另一位乘客下車就開始罵,我假裝聽不懂中文,都不理他,後來,警察來了,我說〝他們剛剛撞了我的車,這個人在罵我。〞對方說〝你會講中文哦,對不起。〞我說〝把你剛剛罵的話,再罵給警察聽。〞他當然開始辯解了,語氣變得很溫柔,我用台語說〝不對喔,你剛剛不是這樣講的哦。〞

印尼『美美』

我剛拿到駕照不久,有次要停紅燈,可能是新手上路,一緊張,把油門當煞車踩,就撞到前方的車,我就馬上下車道歉,不過,腦袋一片空白,我拿著手機,手一直抖,我說〝先生,不好意思,110是按多少?〞他說〝你不是說110嗎?〞,後來警察到了,他拿著我的駕照,看著我說〝請問你是不是WTO姐妹會的美美?〞,我回說是,那天實在很狼狽,被認出來覺得感覺很差,後來,警察就到旁邊跟對方的車主談,我聽不到他們在講什麼,心想〝他們在討論什麼東西?會不會因為我平常給人很小氣的感覺,他們是不是以為我不會賠償?〞後來,我就走過去〝警察先生,我本人跟在節目上是不一樣的,該賠的我還是會賠,不要再講我的壞話了。〞他說〝小姐,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我們只是討論你們的節目滿好笑的,你還是要賠。〞

英國『SANDRA』

我從以前就覺得給人感覺兇巴巴的,是一種安全感,因為你兇,就沒人敢欺負你。好久之前,我行駛在路上時,旁邊車道有台車打了方向燈要超車,我就不讓他超,再往前快速行駛,那台車也是一直要超到我的前面,就一直靠在我旁邊,等到停紅燈,我就打開車門,叫對方下車,〝你到底會不會開車?搞什麼,都快要撞到了。〞想不到對方一個看起來很柔順的女孩子,也是打開車門,然後拍打車蓋,〝我會不會開車?你才會不會開車?〞她來到我面前,一副要打人的樣子,因為綠燈了,後面的車子開始按喇叭,我就認輸了,雖然我嘴巴厲害,但從沒打過架。想不到她一直跟在我後面,又停了紅燈,她叫我下車講清楚,我就趁機右轉落跑了。

在英國,每台車子都有保險,若發生車禍,很少會叫警察,由雙方的保險公司去處理。若車保過期沒有續保,而發生事故時,有保險的一方會叫來警察,警察會將沒有保險的車子開到警局,給車主7天的時間處理保險的問題,過了7天還是沒有處理,警察會把車子賣掉,不過,錢還是車主的,政府不會碰這筆錢,不過,要拿回這筆錢,車主得先把事故該賠償的部份處理好。

南非『李珮綺』

我覺得台灣應該制定一個法律,誰先到車位那邊,就是誰的。有次要去和老公吃午餐,我從市民大道右轉進去,就看到一個停車格,我先往前,再倒車進去,車屁股都在格子內了,沒想到後面一台車就很快的將他的車頭也停進去,我們兩台車就變成一個〝V〞字,他下車跟我說他要停,我說〝你要停什麼?我先到的。〞他說〝我從市民大道就看到這個位子。〞覺得很可笑,不管從哪裡看到,問題是我先到的,請他把車倒退,他就很不客氣了,他威脅我若不開走,他會直接撞上我的車,我說〝撞啊,來啊。你憑什麼,你是男生還要跟女生搶位子。〞他開始罵髒話,我也用英文罵他全家,過了五分鐘,我也不想再跟他罵來罵去,我就說〝好啦,我不要跟你吵了,從今天開始,你就不是男人,因為是我讓你。〞

德國『阿福』

在很久之前,我還未結婚,我老婆到德國來找我,那時候我在一個從事二手車買賣的朋友那裡打工,我得去法蘭克福接她,大概離我們家兩個小時的路程,我就開了二手跑車,貼上吸鐵式的臨時車牌,一路狂飆,200、220、240,真是好爽,突然聽到〝碰〞一聲,那塊臨時車牌掀到玻璃然後不見了。怎麼辦,若被看到沒有車牌會被罰,我就停到路肩,從後照鏡看到車牌在好遠的地方,就按警示燈,然後我下車要去揀,車牌剛好在三線道的中間線道,就看著一輛輛的車子飛奔而過,要怎麼過去拿,在心跳加速,很緊張的情況下,就趕快跑去拿回來了。

中國瀋陽『小萍』

在東北時,有次在路上行駛,看到前面一台車,我就想超車,等到幾乎跟他並排時,就聽到〝啪〞一聲,一條啃過的鴨脖子丟到我的車窗,就看到油膩膩的一條線,我很火大,一個加速,就開到他前面,把他逼到路旁,他也下車,我當時就開罵了,〝你是怎樣?你把我的車當垃圾車啊?我才剛洗好耶。你有沒有水準?〞他也開罵〝臭娘們,吼什麼吼,誰叫你要超我車的。〞我看他兇神惡煞,比我還大聲,看路上人很少,有點怕,我就回車裡拿了拐杖鎖,他一看我拿武器出來就笑了,〝唉唷喂,你還拿武器,你以為拿傢伙,我就會怕你。你拿的是衝鋒槍嗎?怎樣,我們要不要比劃比劃?〞我也不能示弱,跟他說〝有本事,你等著,你欺負女生,算什麼英雄好漢。〞我就趕快拿手機求救,〝喂,哥,快來,你妹快死了。快來救我。〞我哥那時候正好跟鄰居打牌,他就召集了眾多牌友一起來,那個人也是卒仔,看到我哥帶那麼多人來,他就軟下來,又道歉,又擦車。

泰國『曉詩』

在泰國發生車禍時,通常會私底下處理,因為我們也不會去買車子保險,若是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只能叫警察來,但警察都要一個小時才會到,一般鄉下的警察不會處理,還得調都市的警察過來。不過,警察都是以自己的目測來判斷誰是誰非,雖然如此,我們還會乖乖聽從判定。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