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個人主義至上,老外都是獨行俠嗎?!

171002[(004019)2017-11-18-15-49-42]  


日本

德國~賀少俠

雖然夢多不是,但是,日本人通常是很合群的,我們在德國讀高中時,有一個交換學生,他來自日本,我們那時候大概是16、17歲,那個人非常內向,非常害羞,我們跟他聊一些文化的東西,他說,日本是一個很保守的地方,在高中,他們不可以跟女生牽手,不可以接吻,老師會生氣。

日本~夢多

若跟日本人一起喝酒,有上級長官在,若他喝醉要脫衣服,我們也要跟著脫。之前,我有個很厲害的學長,他是在開公司,很久沒有聯絡了,但是,他突然來台灣,我就要好好招待嘛,我已經忘記日本的文化,因為他是體育學校的前輩,前輩要做什麼事,我也要跟著做,雖然我們離開學校已經很久了,但那是日本人的SOP,然後,他喝醉酒,就開始脫衣服,我在旁邊就嚇到,趕快跟著脫,全脫耶,內褲也要。

俄羅斯~龍書明

因為我參加了世大運,在那裡遇到很多日本人,他們不管去哪裡,一定要穿著隊服。我們若不去比賽,都是隨便穿,但日本人絕對不會,都會穿著隊服,一起去,我沒有看過單獨一個日本人走在路上,一定要兩個或三個一組。

日本~夢多

我們是代表日本來到這裡,就習慣要穿隊服,私底下也是,但是,像我是比較愛玩的人,還是會脫掉隊服,再偷偷去玩,所以,我是不合群的。

日本人若開始在一家公司上班,他會待到死,但是,台灣人到了一家公司,覺得不適合,馬上就會換,這是民族性,台灣人比較有主見,日本人比較沒有主見。

義大利~吳子龍

我第一次看到日本人是在義大利,那時候我很小,他們來我們義大利的海邊,是四個觀光客,超級無敵合群,她們帶了很大的鱷魚型浮床,我們覺得他們不會游泳,那個鱷魚有四個地方可以吹氣,她們四個人就一起吹,20秒就完成了,若是義大利人,一定是一個人獨立完成,吹個五分鐘,吹完就要叫救護車了。

日本~夢多

我有幾個朋友,在台灣已經一、二十年,還是不會講中文,因為,他們的生活圈,到公司,是日本人,在台灣面對的客人,也是日本人, 下班之後去居酒屋,還是日本居酒屋,回到家,老婆還是日本人。所以,他們的中文,永遠都不會進步。

在聯誼時,若長官說“我要吃這個。”那我們會說“我也是。”這是一種禮貌。日本跟韓國很像,若是經濟能力不好的長官,若硬要請我們吃飯,就算刷卡也行。

韓國

美國~杜力

韓國人真的是合群到誇張的地步,連隔壁的陌生人,在餐廳所做的事,他們也要做一模一樣,去韓國看他們喝燒酒,我就發現,每一桌的朋友,都拿起燒酒,就開始搖,開始打它,再倒進去杯子裡面,拿起湯匙,開始敲,因為我是自己一個人去韓國,我就不知道他們在幹嘛,我就學他們,看味道是不是會不一樣,並沒有。後來,我跟金旼哉的弟弟一起去喝燒酒,我就問他,他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要這樣子?他說“我們在韓國一定要這樣子。”“但味道也不會變啊,都一模一樣,為什麼要這樣子?”他說“沒關係,隔壁這樣做,我們也要這樣做,不然,會不好看。”我就想,關他們什麼事啊?我們就喝我們的!為什麼一定要跟著他們?然後,他也開始做,“沒關係,大家都這樣做,我們也要這樣做,好不好?”

韓國~金旼哉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在幹嘛耶。

我們在當兵時,抽菸的時候,很合群,大部分的韓國男生都是在當兵時學會抽菸,因為我們當兵時,有分三個時間,一個是工作的時間,一個是休息的時間,另外一個是抽菸的時間。當兵時,大概工作一個小時,要休息之前,班長就說“要不要抽菸?要抽的人舉手,跟我一起去抽菸,不抽菸的人就繼續做。”意思就是,如果我不抽菸,我會做比較多的工作,所以,就大家一起抽菸,大家一起回來。

德國~賀少俠

有次,我到了機場,就要去洗手間,在洗手間外面看到一個韓國女生,她穿紅色的衣服,臉是整型的,我從廁所出來,看到一樣的女生,但是穿綠色的衣服,我就想,她是剛剛上廁所,換了衣服再出來嗎?後來,有三個女生走過來,一個穿藍色,一個穿紅色,一個穿黃色,每一個人的臉都長的一樣, 她們合群到連整型都要一樣。

韓國~金旼哉

我們太愛自己的國家,自己的語言。

俄羅斯

俄羅斯~龍書明

不管去哪裡,我們都喜歡一起行動,俄羅斯有森林,我們的戶外活動就是去森林露營,很大的團隊一起去。年輕人也是蠻合群的,有一次,我媽媽生日,我想找禮物,但找不到,我就打電話給朋友,結果,15個朋友到,然後,我們去百貨公司,逛了半天,找到很好的禮物,就送給媽媽。

美國~杜力

這樣子有點太誇張了,我覺得。

俄羅斯~龍書明

我們是很直接的,若是談好一個東西,後來更改了,我們會很不喜歡。

日本~夢多

我之前住在韓國時,大家都學韓文嘛,也有很多外國人,有一天,我們想要大家一起去喝酒,美國人、巴西人、台灣人,都在嘛,我們就喝得很開心,邊喝邊抱抱,後來,輪到俄羅斯人,“幹嘛?”就很冷漠,他完全不理我。後來,過了大概一個月,每天在學校都會碰到嘛,就會稍微聊一下天,那一天,我的摩托車壞掉了,我想要自己解決,那個俄羅斯人說“我會幫你。”他就幫我推摩托車到修理廠,我發現,他們若慢慢熟到很熟的時候,他們很幫忙。

俄羅斯~龍書明

我們俄羅斯人,若把你當成朋友,就一定不會放棄你。

日本~夢多

我可以跟你當朋友嗎?謝謝!因為大家都放棄我了。

台灣

德國~賀少俠

我覺得,台灣人的合群,若過頭了,會導致一個團體沒有決策,我以前讀大學時,每天下課,大家就開始討論,要吃什麼?我要跟幾個同學一起吃飯,“你要吃什麼?”“我不知道,隨便,都可以。”再問另外一個,“都好啊,你決定就好了。”那我就說“那我們去某某餐廳好了。”幾乎都是我在選餐廳。然後,過了兩個禮拜,我說“我們現在要去了。”他們說“少俠,不好意思,我們今天先不要跟你一起吃飯。”什麼?我做了什麼壞事嗎?

美國~杜力

我很了解他們的感覺,因為,每次我們跟少俠說“要吃什麼?”,他每次都說“吃到飽的火鍋。”每一次,一模一樣,為什麼呢?因為他想要吃那個冰淇淋,我就覺得“我們可以吃別的嗎?可以去吃韓國烤肉啊。”“不要…,那一家很好。而且,你不覺得,可以吃那麼多冰淇淋很好嗎?”所以,我也不想跟你吃飯。

日本~夢多

而且,他都不想嘗試新的東西,吃到飽是可以,但去吃別家啊,他說“但你可以保證嗎?”誰知道?總要試試看才知道啊。“但是,我們已經吃過這家,明明很好吃,為什麼還要去別家?”因為我們膩啦!

德國~賀少俠

我是覺得,可以溝通啦。你可以跟我講你的想法是什麼?

日本~夢多

最好你是可以溝通啦!

美國~杜力

我們可以溝通,但是,結論就是,你就不想去,你就是要吃火鍋啊。

德國~賀少俠

我說了,你們想吃那個,就隨便你們,可以去吃啊,但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去了。我沒有說你們這樣不對啊,那是你們的權益。但是,我覺得,若你們前面一直配合我,就要講一聲,而不是一直說“好,沒問題。”最後再變,我就不喜歡。

美國

美國~杜力

美國人就稍微不合群一點,我們看球賽時,我們的隊在攻擊,隊友都要全站起來,幫我們的隊加油,我們都已經討論好要這樣子玩,但裡面有個人,他死不站起來,他一直說“我就是不要,我累了,我腿很痠。”

德國~賀少俠

你也是這樣子,去美國時,我跟夢多、杜力一起,我們開一台車,鑰匙在杜力的身上,洛杉磯的威尼斯海灘很漂亮,那裡有戶外的健身房,我們就在那邊散步,看到健身房“哇,這邊不錯耶,那我們練一下好了。”我們就在那邊運動個十幾分鐘,之後,好,繼續散步,“杜力?不見了!”我就想,他的肚子可能在堵氣,他去上廁所了,那我們就等他一下,一直等…,還沒回來,怎麼辦?過了20分鐘,還是沒出現,我們就想,他是不是先往前走了,我們就決定回到車子那邊。

日本~夢多

我們超擔心的,是真的擔心。

德國~賀少俠

對,我們真的擔心,因為美國的治安也不好,他可能發生什麼意外了?我們就要回到停車處,經過戶外健身房,突然發現,杜力躺在那邊,正慢慢醒過來,“喂,你們去哪了?怎麼可以拋下我?”“杜力,你在幹嘛?”“我只是在這邊睡一下,你們都不在乎我。”

美國~杜力

沒有,因為,我已經配合他們了,已經陪他們去海邊了,外面的太陽這麼大,我要在外面做什麼伏地挺身?是要我曬黑成怎樣?我得回來台灣,我已經不好找工作了,粉底都不能用,我已經黑成這樣子了,還要我在外面運動?我當然是找個有陰影的地方,躺下來休息一下。

日本~夢多

有次,在國外,我們有個比賽,是美國隊跟日本隊,我們相處得蠻好的,所以,我們就去喝酒,喝完酒,很開心,有兩個美國人,跟七個日本人,之後,我們大家要一起分攤,美國人說“我剛剛只有喝兩杯。”但對日本人來說,大家都一起喝了,為什麼要斤斤計較?但是,我說“好,算了。”就我付嘛,然後,都已經說好,下一攤要去哪裡,我們七個日本人都很開心要去下一個酒吧,那個美國人說“那個比較貴,我們去便利商店買啤酒來喝,在那邊聊天。”那個氣氛真的很尷尬,他就很堅持,到後來,日本人只好配合美國人。

美國~杜力

你為什麼要害賈斯汀?你明知道他沒有工作!帶他去那麼貴的地方幹嘛?

美國人沒有那麼合群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一直就是這樣教育,老師都跟你說“你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要有自己的創意,不可以跟其他人的答案一模一樣。”我念高中時,大家最想要的就是喬丹鞋,我朋友若買紅色,我不可能再買紅色,我若買藍色,我朋友一定會買黑色,雖然我們都想要喬丹鞋,但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

德國

義大利~吳子龍

我認識的所有德國人,非常非常的不合群,跟他們相處時,他們都不想知道,在當地的其他德國人,就只想要過自己的生活。我之前有個德國朋友,在台灣,我們去一家餐廳,我們吃飯時,有對情侶進來,那個男生,聽他的英文就知道是德國人,他女朋友是台灣人,我跟德國朋友說“你要跟他說哈囉嗎?要認識一下嗎?”他說“NO…,不用認識,過自己的生活就好了。”他就是怕麻煩。

德國~賀少俠

我在台灣也是,有幾個台灣朋友說“我有德國朋友要介紹給你。”我說“為什麼要介紹給我?”“他是德國人,你不會想認識嗎?”我若想認識德國人,我就留在德國了。我覺得,德國人很難相處,所以,我不想認識德國人。

日本~夢多

老實講,我已經覺得他(賀少俠)很不配合了,後來想一想,其他的德國人,更難配合。我們有時候一起吃飯嘛,他永遠都選那一家火鍋店,但是,至少他在說這家時,他不會抱怨,我們說好就好。但是,有一次,我帶另外一個德國朋友,我們一起吃飯,他說都可以,我的台灣朋友就選了一家餐廳,一進去,他就開始嫌,“有一點髒耶。”“這是什麼?我覺得還好。”一直在批評那家餐廳,我好心跟他說“好,沒關係,那要不要換個地方?”所以,去了另外一個地方,他又說“看起來還好。”那你來決定啊!最後,他就說“沒關係,那你們先吃,我先離開,吃完之後,再打電話給我。”真的很難相處。

義大利

美國~杜力

義大利人是非常不配合,非常難溝通,我有認識幾個義大利的歌手、樂手,我們有一首歌,大家都知道,是一首簡單的歌,「CLOSE TO YOU」,我是跟薩克斯風的老師一起表演,中間有段薩克斯風的獨奏,第一次跟他表演時,“接下來,介紹我們的薩克斯風老師~”他沒有SOLO,我就想是為什麼?到了這裡,不是該有一段薩克斯風的獨奏嗎?到了第二次,“介紹我們的薩克斯風老師~”,他又不SOLO,到了第三次,我就說“老師,這首歌你是不會吹嗎?到底是有什麼問題?”他說“沒有,我很不喜歡這首歌。所以,我永遠不會SOLO。”怎麼會這樣子?想害到我的工作?

義大利~吳子龍

沒辦法,我們都是有自己的想法,在學校也是,我們的老師,也是叫我們要一直想,老師也不會要求我們要聽他們講的東西,如果我們有意見,課都上不完,但沒關係,他們就是要我們討論,動腦筋比較重要。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