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世界語言百百種?!翻譯實在不好當?!

130801 


主持人~謝哲青

翻譯其實在古代就有了,最有名的就是李白,他是來自西域(烏茲別克)的混血兒,所以,他的詩跟同時代其他詩人都不太一樣,他的文字有很多白話。當年,外國的使節寫國書侮辱唐朝時,就是李白翻譯的,然後,他再寫一封措詞嚴正的信,就是「嚇蠻書」。

在台灣,我們經常吃的「DONUTS」,甜甜圈,這個名字我們是經過20多年才確定下來的,它以前有多少名字呢?糖先生圓圓圈、當肯圈圈餅、幸福餅、多拿滋、多福餅。當年,我們台灣進了做甜甜圈的機器,結果找不到人翻譯,後來他們就找了七、八個外國人,創造十幾個名詞,同樣的東西,卻同時有十幾個不同的名字在市面上流通,後來,它有正式的「甜甜圈餐廳」,就去申請專利,這個東西才變成甜甜圈,而之前其他的名字就再也不能出現了。

韓國『GINA』

我是幫牧師翻譯,台灣的教會在公園辦活動,有一些韓國的青少年團體過來參加,牧師就叫我順便翻譯一下,那是我第一次翻譯,就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翻譯,牧師講話又很快,我聽一聽,直到最後兩、三句再翻給他們聽,到後來,因為我太專心聽牧師在講話,就忘記要做翻譯的工作了,就看到旁邊那些青少年一直看我,我還覺得奇怪,才又想到我要翻譯。

我結婚時,那時我們有請了翻譯,可是,老公戴耳機不好看,我就說我來翻譯好了,牧師是一個很傳統、很保守的男士,他說〝老婆要把老公當成天一樣,順從他,珍惜他,聽他的話。〞我就跟老公說〝牧師說,要把老婆當成天一樣,順從她,珍惜她,聽老婆的話。〞老公在旁邊就一直點頭〝阿門、阿門...〞

智利『芭蒂』

我平常在學校需要做主持人的翻譯,不是我要的,是被逼的,我們學校每半年會辦一次活動,班導師要很辛苦的訓練小朋友,我們英文老師也不能沒事幹,所以,就得當主持人翻譯,有人講中文,我們就在旁邊講英文,因為我們是雙語學校。

其實,平常若要翻譯,我們都會練習兩、三次,也都滿順的,那次是輪到六年級的女生要出來表演,主持人就說〝這些小女生很不得了,她們練習很久囉,我們來歡迎她們的處女秀。〞我想,完蛋了,我沒聽過處女秀,我就用英文說〝歡迎這些小處女的表演。〞我想說應該沒事了,沒想到就被叫到辦公室去了,有家長反應〝我女兒才六年級而已,妳需要介紹她是處女嗎?她本來就是處女啊。〞

法國『馬修』

我在中國唸書的時候,也是常常帶來自法國的朋友出去旅遊,我帶我朋友出去旅遊時,我覺得我除了當導遊,還要做翻譯,還得兼任保母,我幫大家介紹景點,幫他們跟店員買東西,可是,他們不知不覺就開始依賴我,連〝廁所在哪〞這種很基本的問題都特地來找我幫忙,其實,可以比手劃腳問一下,很簡單嘛。

日本『葛西健二』

我是專門介紹日本文化,就是翻譯A片,在10年前,我是某間光碟片販賣店的VIP,所以,我會順便幫老闆或客人翻譯封面是寫什麼?就跟他們有良好的關係,有一天我去那家店,老闆跟我說〝有人在找翻譯A片的人。〞我說〝那就找我吧。〞是這樣開始的,其實呢,大家都覺得翻譯A片很簡單,很難,因為每部A片都有劇情,比如,謢士跟患者,老闆跟秘書,但是,開始那個行為之後,就突然變得很簡單了,〝不要啦〞〝還不行〞〝等一下〞〝舒服〞〝這裡...就是這裡...〞都很簡單。

因為我喜歡收集A片,我翻譯過的作品都可以當自己的收藏品,不過,我也只做一陣子,因為那個工作做太久對身體不好。

泰國『曉詩』

我在警察局及法院做翻譯,當初去翻譯時,是不管那個泰國人會不會講中文,一定要有翻譯在,有次我要去法院當翻譯,在開始之前,我得先發誓,〝我游曉詩...〞然後就停頓了,因為那些要唸的誓言,我看不懂,我就說〝警察先生,我看不懂。〞他說〝妳不是來當翻譯嗎?〞〝對,口上翻譯沒問題,可是,字不行。〞可是,我還是得做完這個工作,就變成他唸,我再跟著唸。

當翻譯真的很難,當我翻譯給我們同鄉的工人聽,也有一次出錯,因為我把〝你若要出去,得去找警衛。〞翻成〝你若要出去,得去強姦警衛。〞因為我把泰文的發音搞錯了。

美國『歐陽姍』

我有做過醫療翻譯,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得有執照才能做,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拿到執照,那是「HARVARD PILGRIM HEALTH CARE FOUNDATION」,就是有個在新英格蘭很大的保險公司,他們跟哈佛大學有合作關係,課程由他們負責,會給你很厚的一本書,各方面的專有名詞都要背起來,他們一直強調翻譯不能錯,不能自己認為是什麼意思就直接翻出來,因為中文及英文有時候差很多,所以,非常不容易。

假設翻譯錯誤,還會被人告,有個案例,以前有很多南美洲過來的人,有個婦女在麻省發生問題,可是不會講英文,是講西班牙文,沒有翻譯要怎麼辦,就找打掃的歐巴桑來翻譯,〝瑪麗亞,過來。〞而那位婦女有婦科的疾病,醫生說有個地方要割掉,瑪麗亞就跟那位婦女講〝妳子宮有一顆瘤,要把瘤割掉,若是妳同意,就簽名。〞等到手術結束,那位婦女才知道,她的子宮被拿掉了。

德國『可樂』

我是翻譯專利證,這個不是為了生活,而是樂趣,因為薪水真的很差,不過,這是很辛苦的工作,因為字典裡面沒有那些字,因為,都是新的發明,有時候我必須要創造新的名詞,不過,我也翻得很差,因為我不知那是關於軟體還是關於機器,還是其他什麼的,我翻完之後就寄給翻譯社,本來覺得會被罵,結果,卻接受了,還給我另外的案子。

如果有一天那個專利成功的話,就會用我創造的名詞,可是,到今天,都還沒有成功的案子,可能是跟我的翻譯有關。

英國『宜玲』

我也是翻譯專利證,可是,不能隨便創造字,若遇到一個字,怎麼查都查不出來,那就得去搜尋,找出一些相關的專利書,看他們是怎麼翻類似的東西,才可以去創造一個名詞出來。

我也有翻過遊戲,要把日文翻成英文,是要給完全不懂日文的人看,比如〝飯糰〞,我就想要怎麼翻,是「RICE BALL」嗎,或是直接改成別的東西?

西洋電影譯名

中國版   台灣版

夢斷花都  紅磨坊
颶風營救  即刻救援
綠燈俠   綠光戰警
速度與激情 玩命關頭
卑鄙的我  神偷奶爸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