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日本韓國水火不容嗎?今晚砲轟火力全都開?!

韓國『ZUZU』

對日本,我們什麼都愛比較,其他國家不重要~

最明顯的應該是運動比賽,我有很多日本好友,每次日韓有比賽時,我們會一起看,在比賽前會先說好,不管哪個國家輸,都不可以難過,不管哪個國家贏,要〝真心的〞慶祝。可是,比賽開始之後,很難控制自己的表情,韓國贏我就暗爽,若輸就在心裡面罵三字經,等到解散了,我們韓國人回到自己的地方,就開始熬夜喝酒,把當天輸掉比賽的韓國選手罵個透徹,真是太不該了。

韓國人覺得日本男生很可愛,可是身高矮了一點點,韓國男生比較高、比較帥氣。日本女生也很可愛,很會化妝,韓國女生流行素臉。

CAROL:上述這點我就有意見了,個人認為日本男生較帥氣,咱家寶貝就是啊,而且,之前在黑部立山看到那群韓國歐巴桑就嚇到了,妝化得跟牆似的,應該兩邊都差不多吧?

我覺得日本人把日本料理推廣到全世界,行銷很厲害。到國外的日式燒烤店,也有賣韓國的泡菜,但他們把〝KIMCHI〞寫成〝KIMUCHI〞,搞得很多外國人認為泡菜是日本的,都不知道是韓國的(淚~)。

韓國『GINA』

我爸爸喜歡看棒球比賽,如果輸給美國,他會說〝輸了,沒辦法,美國太厲害了。〞但如果輸給日本,就氣到拍桌子、罵髒話,媽媽叫他吃飯,爸爸會說〝吃什麼飯啊?不吃!〞就進房了,爸爸平常很溫和,一碰到比賽就變了。

我覺得日本女生比較溫柔,看姐妹中的『晶晶』就知道了,『ASAMI』雖然傻傻的,但也很溫柔啊。而說到韓國人,我就怪怪的,『ZUZU』就色色的,『小敏』有公主病,沒有溫柔的感覺。

之前在澳洲讀書,有位日本男性朋友,有次他帶了日本女朋友來,那個日本女生化了很濃的妝,背後都是刺青,頭髮也是五顏六色,看起來好像流氓,我以為她會很阿沙力的打招呼,沒想到是用很細柔的聲音問好,講話很溫柔,我就嚇到了,覺得連那樣的外表也是很溫柔。

韓國人對長輩很尊敬,所以,我每次看到『ZUZU』都會點頭問好,但我沒有看過『ASAMI』跟『晶晶』有這樣點頭問好過,所以,韓國人較有禮貌。

之前在澳洲留學時,有很多不同國家的人,大家會分享各地旅遊的心得,而有位日本人,他很禮貌的說〝不好意思,我太累了,想先睡覺,你們可以小聲一點嗎?〞他就去睡覺了,雖然他很有禮貌,但覺得是有距離感的禮貌。

日本『ATSUSHI』

我們不像韓國那麼誇張,若是日本輸了,我們會討論是哪裡不好,若是贏了韓國,當然很開心,如若贏了巴西、英國、法國,我們更開心,像足球,亞洲本來就較不好,韓國跟日本應該要一起加油,提高亞洲國家的等級才是。

日本女生的確很會化妝,卸妝之後真的差很多,但還是一樣可愛,化妝後比較成熟,卸妝之後就像小朋友一樣。像目前的『AKB48』就是屬於可愛型的(噁~摸摸團),而韓國最有名的是『少女時代』,就是高高瘦瘦的,腿很長。所以,日本人是化妝美女,韓國人是整型美女。

我覺得有些韓國人的禮貌,別的國家的人可能無法理解,比如韓國人尊敬長輩,一起喝酒時都要側過身去,不能看對方的眼睛,但對日本人來講,若我的晚輩不看我,就是不尊重我。

日本『ASAMI』

『ZUZU』以前講過,從首爾來的女生都很會假裝,看到蟑螂也不會大叫,而且要裝一下害怕,日本女生則沒有這樣,所以,我覺得韓國女生較溫柔。

日本人的禮貌不只對外人,連家人也是一樣,就算是我的親姐姐,也不可以來碰我的東西。

日本『西田惠里奈』

日本語關東腔跟關西腔就很不同,關西腔講起來很可愛。

日本人很會忍耐,怕直接拒絕,對方會不高興,所以,嘴巴講的話,跟心裡所想的常常不一樣。

韓國『敬錄』

在韓國,常聽到有人說〝全世界最幸福的男生就是可以娶個日本女生〞,日本太太會叫先生〝御主人〞,把自己的先生當作主人,對我來講,是很浪漫的事,很受尊重。我太太叫我則完全沒有稱謂,談戀愛時還會來一聲〝哥哥~〞,結完婚就過眼雲煙了,要做什麼事會先問過老婆,她說可以才可以。我是普通的韓國男人,我所接觸的,大概30歲左右的韓國男人,都很溫柔,怕老婆、妻管嚴,應該是一個時代的轉變,看看在場的三個韓國女人,都很厲害啊。

我覺得日本人很重視別人的感受,有次跟個日本人去老師家吃飯,日本朋友吃一口馬上說〝哦伊細~〞,我就過來,真的好吃嗎?我吃了一口,〝還好啦…〞。曾經把妹妹的相片給日本女生看,她就說〝卡哇伊~〞,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有這麼漂亮嗎?

對我們來講,正直、坦率很重要,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就是禮貌,只是我們表達太過直接,有時候會傷到人。

日本『MAKOTO』

對於日本人的禮貌是否真心,只要看對方的眼睛就可以知道了,若是只有嘴巴笑,眼睛不笑,那代表所說的話跟心裡所想的完全不同。

韓國『小敏』

韓國女生沒有大家所想的那麼兇狠,也許是語言的關係,以首爾跟釜山來講,音調就完全不同,所以,會給人在吵架的錯覺。

雖然我有很多日本朋友,但我到現在還不了解他們的禮貌是怎麼樣的感覺,之前剛來台灣唸語言學校,我跟一個日本女生變成好朋友,我們習慣放假日到各同學家裡去喝酒,有一次換到我家,時間晚了,很多朋友也都走了,我跟那個女生說〝時間有點晚了,大家也都喝了酒,那妳要不要留下來過夜?〞她很客氣的拒絕,應該怕打擾到我,我跟她講沒關係,最後她留下來了。等到隔週,換到她家,她也留我下來過夜,我當然就留下了。隔了一個禮拜,其他同學問我是否那天在那位朋友家過夜,我說是啊,同學說〝妳怎麼會在那邊過夜?她雖然好心留妳過夜,但並不代表妳真的能留。〞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