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好難過哦,不是為人性醜陋,而是為戰爭的無情。
 
我想起在『阿信』中也有類似的場面,當世界各國同聲譴責日本的帝國主義侵略行為時,當各國都飽受戰爭摧殘時,誰能想到其實發動戰爭的日本國內也同樣在受苦,什麼為天皇效命,什麼能為國家犧牲就是偉大,該覺得光榮,當澤野久子得知丈夫的死訊,當阿信得知長子戰死沙場時,有誰可以真正覺得那是光榮的事,沒有,作為一個母親,一個妻子,所求的只是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如此而已。
 
戰爭的無情讓人們迷失自我,就像小夏責怪其母的冷酷無情,罵她是個魔鬼,但能怎麼論斷呢?在那物資缺乏的時期,能看到米是多麼令人欣慰的一件事,身為一個母親,當然要捍衛自己的家庭,保護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都吃不飽了,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去照顧其他人,只是為了拚命活下去,因為活下去才有未來不是嗎?我們這代的人太幸福、安逸了,何謂戰爭,根本無法體會,所以,也會一味的責怪久子,怎麼那麼狠心把兩個無家可歸的孩子逼出去,怎麼那麼狠心不管已殘障的叔叔,還要求他將錢拿出來,也許哪天我們若能親自體會到戰爭,可能會做出比她更狠十倍、百倍的事,誰說不可能,世事難料啊。
 
松嶋菜菜子把這個前後完全不同表現的母親詮釋得很好,說實在話,當初在看宮琦駿的卡通版時,我真的看不下去,除了看到那位狠心的嬸嬸之外,覺得結局實在太傷感了,不想去接觸,但電影版意外的表達得更好,至少可以看到自私的母親那無奈的一面,而且,由當祖母的小夏向其孫講這段歷史為開端,再由其將糖果盒內的節子骨灰撒至初見到螢火蟲的那條河為結尾,以戲劇的角度來看,我真的覺得很讚,戰爭後六十週年紀念,很懷疑日本一直不願碰觸這段歷史,怎麼還以這種形式當紀念呢?不過,讓後代子孫了解曾經經歷過這一段,要飲水思源,不可浪費一粒米飯,想想戰爭時期有多少人餓死,有多少人為了活下去而展現人性的醜陋面,其實很有教育意義。
 
不過看到節子因營養不良而餓死,清太最後橫死街頭,真是令人傷感,不知當時全世界有多少孩子是這樣消失在這個世間的,曾有過的家庭溫暖,並以爸爸是海軍大佐為榮,結果還不是家破人亡,多令人痛心啊,遇到這種情況,有誰還能說為國犧牲是光榮的事,只是“屁話”而已。
 
演節子那位小女生的演技真好,感覺像卡通中的節子跑出來一樣,最後手垂下那幕,雖然震撼,但也覺得生命的脆弱,戲裡面的空襲場景真是震撼人心啊,再次看到日影對於品質的講究,節子火燒那個場景,雖然我也落淚,但其實我的眼睛還看向對面,多美的地方啊,節子長眠於此也算不錯了,至少戰後還是有一段辛苦的路要走,也許就這麼離開世間也算解脫了。
 
太感傷了,不講這些了,松嶋菜菜子在此劇中飾演井上真央的母親,但在花樣男子中卻演道明寺的姐姐,井上真央的杉菜也叫她姐姐,雖然如此,一點也不衝突,可見得菜菜子的演技也很讚哦,之前聽說菜菜子很怕接演這部電影會被討厭,但我想很多婆婆級的人都會體會到她的無奈,畢竟她並不是真的願意如此啊,看一開始還那麼親切送節子糖果罐,而且還把那個罐子流傳了六十年,實在是戰爭的無情逼得她也得表現出無情的一面,大家都會判斷的,因此只會讓她人氣提昇吧,松嶋太過於擔心了。
 
對了,多久沒看過螢火蟲了,記得十多年前家裡前面的道路未拓寬前還曾在草叢中看過幾次,已經多久啦,時代的變遷使得螢火蟲也生存不下去了吧,也許現在的台灣要到深山裡面才看得到了,有時覺得時代的進步真不是好事。

    全站熱搜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