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語言不通靠翻譯,雞同鴨講大爆笑?!

171127[(004103)2018-02-05-17-25-44]  


義大利~韋佳德

要當翻譯,反應要非常敏銳,又要很快,大概是十年前,我剛開始做翻譯時,我還記得,當天是我這輩子最丟臉的一天,那是在上海,幫一個義大利部長翻譯,他遲到了二十分鐘,因為,他…Lost  his  wallet,他找不到他的錢包,他一到現場,就跟來賓說,用義大利文講,大概的意思是,我非常榮幸,能夠來參加這個會議,不好意思,各位,我遲到了,因為,剛剛我一直在找我的錢包,可是,找不到,沒想到你們中國人這麼熱情,大家願意幫我把錢包找回來。到這裡,都沒什麼問題,可是,因為我當下太緊張了,壓力很大,我就把他所說的皮包,翻譯成包皮,我一直跟大家說,不好意思,我剛剛把我的包皮弄丟了…,然後,我發現聽眾有個很奇怪的反應,我看到很多年輕女人,她們慢慢往我的方向轉過來,後來,她們就笑了,接觸之後,她們跟我說“韋老師,我們覺得你翻得很好,但是,我偷偷告訴你,包皮跟皮包是不一樣的喔…,以後要記得喔…”我整個綠掉了,超丟臉。

後來,在台灣,我有很多同學,他們常會講錯一些東西,比如,我們在幫政治人物翻譯時,他們常會說到「G8」(G EIGHT),但他們翻譯成「G 八」,在座者會覺得很不好,所以,我們都習慣以解釋的方式來翻譯。

※八大工業國組織(簡稱「G8」)是現代世界主要先進國家所組成之政府首腦會議性質的國際組織,目前成員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及日本。

瑞典~馬丁

之前,我還在瑞典時,我有一次去德國,那時候,我也是比較喜歡足球,有一天晚上,我一個人下去飯店那邊的酒吧,有個男生,他就主動跟我聊天,我覺得也蠻好的,因為我在那邊也蠻無聊的,那時候是世界杯,大家都在聊足球,他當然就會問我“你喜歡誰?”,我用瑞典文說“GAIS。”想想,好像發音怪怪的,他就開始“你現在是在暗示我什麼嗎?”我就開始跟他解釋。

※「GAIS」是瑞典歌德堡的足球隊,曾勝出四次本土聯賽冠軍和一次本土杯賽冠軍。

俄羅斯~山姆

在俄羅斯,有朋友來我們家,我們一直聊天,突然,他聽到別的房間有小朋友在唱中文歌“狐狸~”,我朋友就臭著臉看我,“你的孩子怎麼會在家裡說髒話?”我馬上跟他說“等一下…,不好意思,你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其實,她是在唱中文歌,不是俄文歌。”因為,中文的「狐狸」跟俄文的髒話發音很像。

義大利~韋佳德

其實,我喜歡翻譯,是有機會可以跟不同背景的重量級人物見面,就可以學習很多東西,翻譯是很辛苦的工作,一個月可以賺到20萬台幣,可是,並無法賺得很簡單。比如,在歐盟的會議,最資深的譯者,他們每天都要熬夜,熬到會議結束,所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我跟你們說,那個環境真的很不舒服,因為,在一個很小的翻譯室裡面,他們一直在抽菸、喝酒,看桌子下面,有一堆威士忌的空瓶,因為,他們得不斷的提神,不然,就會睡著。所以,是很緊繃,壓力很大的工作。

美國~杜力

這好像是我夢想中的工作耶,桌上一大堆威士忌,我一定會很開心。

義大利~韋佳德

我翻譯過最好玩的一件事,是歐洲的電影節,有很多電影的世界首映,根本來不及配音,也來不及上字幕,所以,他們會找我們譯者到現場,要即時翻譯,而且,合約上有寫,要跟著演員的情緒來演,我是還好,因為,當天我遇到的一直在哭的劇情,我就啜泣,可是,我朋友,他多辛苦啊,他翻譯的是「紅磨坊」,從頭到尾一直在唱歌,在這樣的狀況下,其實,他們可以提早拿到片子,在家裡練唱。通常,在翻譯裡面是有兩個人,一男一女,但是,他們也不能要求你像專業的歌手,就是盡量要配合那個情緒。像「霸王別姬」,我的同事快要瘋掉了,京劇要怎麼翻?

韓國~姜勳

口譯真的很累,人家都覺得,就是吃喝玩樂嘛,其實不是,我們不能跟影星拍照,因為,我們是去工作。

義大利~韋佳德

真的不行,像我那時候,當女神卡卡的翻譯時,她也堅持,不可能拍照!

韓國~姜勳

若被發現,要被罰錢。

很累的原因是,有些韓星過來,那個韓星在台灣有很多朋友,一個晚上都不睡覺,去找他們開趴,他們不睡覺,我也不能睡覺,其實是不需要我,但我還是要跟著他們。之前,最讓我為難的一次翻譯,是一個韓國旅行社的老闆,當時在韓國開遊覽車時,載了台灣觀光客,出了點車禍,那個韓國老闆就來台灣向旅行社的老闆道歉,一進去就是開始哭,我在旁邊也不能嘻嘻哈哈,他真的很認真在哭,我也跟著哭,跟著下跪。

我覺得大部分的韓星都很好,沒有,說實話,就是有好有壞。有個韓星的工作人員,他的行李不小心遺漏在機場,他叫我去問機場人員,可以由別人去代領嗎?我就問了,機場說可以,他就把護照給我,他說“去啊!”“我去嗎?”“你怕嗎?”“這個跟怕有什麼關係?”

義大利~韋佳德

姜勳有次被瘋狂的粉絲攻擊,他都流血了。

韓國~姜勳

在錄實境節目時,我是李光洙的翻譯,去了之後,藝人沒有出來還好,但是,藝人一旦出來了,後面的粉絲就一直往前衝,我那時候是戴著帽子,帽子都不見了,我本來也在保鏢裡面,但是,人太多了,我就出去,就被打。

義大利~韋佳德

女神卡卡本人非常需要溫暖,跟被保護的感覺,我就是陪她聊,重點是,你們應該記得,她來到台灣,在機場時,有多可怕啊,她從私人飛機下來,全台的媒體都在那裡,她可以裝得很好,也可以演得很厲害,可是,一上車,就是小女孩的樣子,她一直說“Finally some silence.”就是,終於安靜了。我覺得,這種國際級的明星,他們都有,還蠻可憐的一面。

美國~杜力

我今天什麼話都沒有講,我是來支持所有來賓朋友,我很懂,為什麼翻譯很累?特別是我自己,雖然我沒有當翻譯的工作,但是,我有一個問題,在我們家,我們平常就是講黑人話,但若帶一些台灣朋友去美國,我要先想,黑人話要怎麼講?要怎麼變成一般的英文?再把它翻成中文。我帶台灣朋友去我的農場,我阿姨她們的口音非常重,而且,她們很愛講一些黑人的話,或是黑人的成語,雖然我聽得懂,但要翻成簡單的英文,再把它翻成中文,很難又很累。看看下面這段影片,請問,我叔叔是在說什麼?

  

英文就是:

Wasp   way   over   there   up   in   the  tree   and   he  jumped  off the  ladder   talking   bout  a  wasp  bout  to  get  him.

(黃蜂在那很遠的樹上,他跳下梯子說,有隻黃蜂差點叮到他。)

我帶朋友去美國,他就在調整一些攝影機,就被黃蜂叮到了,後來,我們去教會, 在那邊有很多黃蜂,我們就去噴藥,殺了牠們,也被叮到了一次,後來,我們回來台灣,再次去美國時,我叔叔跟其他朋友講這個故事,我就請他錄這一段。然後,回到台灣,給朋友看這一段,他聽了好幾次,但他一直覺得我叔叔在罵他。

韓國~姜勳

當兩方在吵架時,就是最為難翻譯了,韓國人性格很急,演出之前,若還沒準備好,韓國人就會很生氣,他要我翻,我當然要翻成好話,給台灣人聽,韓國人就很生氣“用我的語氣跟他說!為什麼還沒準備好?”就很為難我啊。

義大利~韋佳德

我最怕的是遇到數字,那個系統完全不一樣,萬、十萬、百萬、千萬什麼的,幾乎所有的西方語言,都跟中文不一樣,每次聽到數字,我就開始冒冷汗,有一次,我偏偏接到,義大利的經濟部長要來台灣,做一個年度報告,那個數字都很長,可是,那次對我來說太重要了,一天…錢不少,所以,我一定要翻得好。那時候是在台北信義區的國際會議中心,離捷運站很近,但是,結束之後,我的腦子真的轉不過來,我繞了三個小時,找不到捷運站在哪?後來,我就問一個人“不好意思,你知道捷運在哪裡嗎?”他說“就在這裡啊。”它明明就在我的眼前,我累到看不到。

後來,我就知道了,若遇到這麼大的人物,一定要跟他要稿子,先看過一遍。

還有一件事,就是詩,有一次,我去參加一個文學界很大的高峰會,那次對我來說太重要了,因為他們要測試我,我若翻得很好,他們會給我一本書,可以翻譯成義大利文,一本書,四十萬台幣跑不掉。有一個北京的文學教授,他在講中國歷史上第一首同性戀的詩,就是「詠懷詩」,他講到「願為雙飛鳥,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我的媽呀,我就開始冒冷汗,當天,我不知哪來的靈感,他講完之後開始掉眼淚,我對自己說,現在怎麼辦?我問我的同事,他說“不好意思,我聽不懂。”下一秒,我就開始講古代的義大利文,20秒之內,我就把這首詩翻譯成古代的義大利文,他們喜歡我的翻譯到什麼程度呢?後來,他們就直接出版我的版本。我不是一個自誇的人,但是,當天,我真的以自己為傲。

瑞典~馬丁

我最怕遇到什麼狀況呢?就是人家請我幫忙翻譯,但是,當其中一方的語言沒有相同概念,就會變得很難,開完會,雖然是沒有合作成功,我的主管要我講一句話,“今天能見面,代表我們是很有緣分的,雖然不能合作成功,但是,謝謝你們今天能來到這裡。之前的幫忙,算我欠你們一份很大的人情,辛苦了。”我就直接說“Thank you for coming.”我主管說“你確定你剛剛講的是對的?因為,那一句話我也聽得懂。我前面講那麼多,跑去哪裡了?”什麼緣分、人情這些…

美國~杜力

緣分很難翻,我也遇過一模一樣的狀況,因為我平常是婚禮或活動的歌手,有時候,突然間有個人喝醉了,想要跟其他的外國客戶講話,我就覺得,要請專門翻譯的人,比如說韋佳德,不要突然就說“杜力,你會講英文,你趕快過來幫忙一下。”然後,開始講一些很長的東西,“謝謝你們來參加我女兒的婚禮,她跟她老公非常有緣分…”那你要怎麼翻?“Hum! Thank you for coming.”

義大利~韋佳德

若是我,我會先去理解客戶想要表達什麼,比如“辛苦了。”,它有很多意思,“Thank you for your  time.” “Thank you for your  passions.”

西班牙~佩德羅

有一些概念,在某一個文化不存在的原因是,語言本來就是來描述,來反應文化的工具嘛,為什麼這些概念不存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方便,有時候,我的西班牙文學生都不知道要怎麼翻譯成西班牙文,若講「C'omodo」,就是舒服的意思,沒有完全的相同語,我就發現,西班牙根本是一個不方便的環境,就不會有這個詞。

義大利~韋佳德

還有,看得懂字,卻看不懂意思。像菜單,比如,什麼叫做「花好月圓」,我媽媽來台灣時,第三天,她受夠了,她每次都說“你幫我點一份臭豆腐。”至少,她知道那就是「Stinky tofu」。我覺得,住在這裡,真的是有詩意,很浪漫,很棒,“今天我要吃一份花好月圓。”若要翻成英文,若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誰來負責?

西班牙~佩德羅

若要把那些菜翻成西班牙文,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我朋友從西班牙來吃熱炒,我陪他們去逛夜市,真的是太刺激了,第一個,是「左宗棠雞」,我只能給他們一個關鍵字,Pollo,雞肉,好,下一個,青蛙下蛋,我自己也沒看過,Frog   lays  eggs,好,下一個,皮蛋,Rotten  egg,皮蛋就是壞掉的蛋。

瑞典~馬丁

我發現台灣人也習慣了,若去一家餐廳,有英文菜單跟中文菜單,英文菜單大概就五樣而已,他們也知道,你們不會喜歡,就只翻譯我們喜歡吃的。

西班牙~佩德羅

我回到西班牙時,我的親友都會叫我翻譯這個節目的內容,他們很好奇我在講什麼?我講一個在西班牙很正常的東西,我們不喜歡工作嘛,但是,台灣人很喜歡工作,翻譯時,我就說,對,我在講我們的夢想,拿一個被動的收入,騙政府的錢也是種方法,他們聽完,也跟我一樣很淡定,但是,看你們在笑,他們覺得,你們很奇怪!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