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外國中文大爆笑!原來他們這樣學中文...

151216 

關於新住民談到學中文的經驗,前面已經出現過很多次相同的主題,所以,就不再字字句句描述了,而最後的隨堂測驗,是由波蘭的「ANNA」得到冠軍,也不列入了。


來賓『許傑輝』

我們有些介紹方式會讓外國人搞不清楚,〝我姓于,干勾于。〞他就想〝你叫干勾魚?!這是什麼魚?〞

來賓『廖輝英』

做為地主國,我們應該要了解他們的處境,比如,〝我姓廖,廖添丁的廖。〞他就會想〝廖添丁是誰啊?怎麼又多出一個人?〞我們不要理所當然認為他們應該要知道,事實上,他們是不知道的。

泰國『曉詩』

我來到台灣第一天就開始學中文了,直到現在。剛開始,要先記注音符號,我們出糗的事很多,很多聽到的音跟發出來的音,我們覺得是一樣,但台灣人認為不一樣。

我們公司有次要招人,新的菲律賓翻譯,我就想到,之前待過的公司,有個人能力很好,他是台灣人,但有去過菲律賓讀書,所以,他也會講菲律賓話,我就跟主管推薦他,主管就問,〝那他現在在哪裡?〞我就說〝等他「退冰」回來再說。〞我的主管就說〝退冰!那要怎麼等他?〞我就回他〝沒有啊,他在當兵,要等他退兵啊!〞我到現在還是會說「退兵」,因為,有當就有退。

學中文時,我是用聯想的方式,應該說是對照泰文的發音,比如,中文「馬」的發音就是我們的「狗」,中文的「玩」是泰文的「甜」,台灣的「皮」就是泰文的「鬼」,若看泰國電影,一直在喊〝皮~皮皮皮...〞,就是鬼來了的意思。我還會中文聯想中文,像「龐琳」,就是「膀胱在森林」,我每次看到她,哦,膀胱從森林出來了。

法國『ANNA』

我在工作時,要幫忙約客人,有一次,對方跟我說了名字,但我沒有聽到他叫什麼名字,只聽到〝木子李〞,很奇怪,第一次遇到姓「木」的人。

還有一次,我妹妹剛來台灣,我婆婆問我〝妳妹妹還好嗎?〞我跟她說〝哦,自殺。〞我婆婆就很吃驚的看我,我跟她說〝對啊,很累,她都沒睡。〞我老公就過去救我,〝不是啦,是有時差。〞因為台灣人的「ㄕ」「ㄗ」說不清楚,所以,我也搞不清楚。

在學中文時,我給自己的規則就是不要問老公,我覺得當老師真的不簡單,不是一般人都可以當的,如果我有一個字不懂,就自己去查,他沒有耐心教我。

我個人認為中文的音調最難,因為法文也很難,我就習慣要檢查,只是,法文沒有四聲的變化,老公可以分得很清楚,但我覺得都差不多,所以,在吵架時,若搞不清楚,我就用第四聲講,第四聲是最容易的。

俄羅斯『ALEX』

對我來說,一、二、三、四聲真的很難。我有一次去吃日式定食,他們的白飯跟湯都可以免費一直加,我點了一杯飲料,感覺還不夠甜,我就對服務生說〝可以給我湯嗎?〞,服務生就拿了一碗湯給我,我就想一想,那麼貼心的人,看到我的湯沒了,就馬上給我一碗湯,等了一下,再次說〝我的湯還沒來?〞,他就馬上給我第二碗湯,可是,我已經喝不下了,〝夠了,夠了,我只想要湯。〞服務生說〝先生,你是要喝清湯不要料嗎?〞我跟他說〝不是,我想要湯,SUGAR,湯。〞他就說〝啊,你是要糖啊。〞二聲!

我學中文的方法就是跟台客聊天,我很喜歡跟不認識的人聊天,跟台客聊天,不但可以練習中文,還可以順便學台語,一舉兩得。

我覺得要寫中文字最難了,因為要記好幾千個字,根本不可能,我們俄文不一樣,只有33個字母,雖然,文法比中文難很多。

我覺得台灣人很愛用很難的名字,比如,我兒子的名字是「秦凱」,我不知道什麼秦,什麼凱,而且,你們不用原來的名字,都用小名,豆漿、饅頭..什麼的,也常有英文名字,但是,原來的名字卻很難寫,又很難記。

韓國『HONEY』

我們韓國人也會用漢字,很多地方都會寫漢字,我剛來這邊學中文時,我是班上最厲害的,中文進步最快的,每一次都是第一名,我很厲害的。

我發現在學中文時,西方朋友會學比較慢,他們都靠我們一起學中文。有一次,下課後,我們的老師很會打扮,很漂亮,我們就跟她一起吃飯,同學們就想要稱讚老師,平常老師會穿褲子,那天穿了裙子,我們想稱讚老師的腿很漂亮,西方朋友問我要怎麼講,我就想一想,有些韓文跟中文的發音很像,因為我是班上第一名,我就偷偷告訴他,他就跟老師說〝老師,你今天的下體很漂亮。〞我聽了就很得意,其他人也不知要怎麼講,大家都說〝老師,下體很棒。〞然後,旁邊的服務生覺得很奇怪,怎麼一直在講老師的下體,有個同學還說〝你現在才知道嗎?我早就知道了。〞從那天之後,他們都不相信我了。

在餐廳吃飯時,我常聽台灣人說〝我要打包。〞我當時沒有聽得很清楚,有次跟女朋友去吃飯時,我先問服務生〝這邊可不可以打炮?〞他們就很尷尬的表情,〝嗯...你們想要的話,出去向左轉,那邊有一間汽車旅館。〞我就說〝這麼麻煩。〞我只是想要外帶而已,為什麼要去那邊?我女朋友是台灣人,她一直想要笑,我還是解釋給她聽〝這家餐廳的打炮在另外一邊,我帶妳去。〞她就一直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帶她去汽車旅館,我就說〝我要打炮。〞服務生就問我〝你是要休息或是...〞我就想,打包需要這麼久嗎?後來,女朋友才說〝你發音不標準,是打包,不是打炮。〞

我學中文的方式就是交台灣女友,我本身不太喜歡學中文,看漢字也頭痛,快昏倒的感覺,來到台灣,很多台灣人會講英文,我就用英文跟他們溝通,後來就沒辦法了,才開始學中文,大家給我的建議就是,若跟台灣女生在一起,多吃她的口水,就會學得很快,他們都這樣開玩笑跟我講。

其實,我在語言中心學習時,沒有很認真,也沒有動力,但是,交女朋友以後,就想要認真學,比如,跟女朋友第一次去餐廳吃飯時,我問她〝好吃嗎?〞她說〝好吃。〞然後,就不知道要講什麼了?覺得很無聊。也擔心這個女生是否覺得我是沒趣的人,所以,我就開始學中文,下次要約會時,我就先準備好一套劇本,〝妳好,妳今天吃飯了嗎?〞她的回答,再分幾個選項,〝吃了。〞〝還沒。〞〝不要吃。〞然後,若回答〝吃了。〞我就回她〝那我們今天去看電影。〞再寫出她會回答的選項...,大概有兩三張,全部背下來,跟她見面時,再很自然的說出來。從那時候開始,我的中文就進步很快了。

我覺得漢字真的非常難,有的詞,只要換一個字就不同了,比如「台灣」,有「台」跟「臺」,因為我是班上第一名,在考試後,我會幫同學看看,我學的是「台灣」,西方朋友都學「臺灣」,我就笑他們,哪來的字啊?後來才發現,他們才是對的。

還有,他、她、牠、它,這我就不知道了,我以為只有一種,在考試時,我一樣笑別人,你我他,就三個字而已,怎麼寫「其它」,真的很難。而且,一開始,老師還跟我說,若去台灣的餐廳吃飯,只要看得懂「飯、湯、麵」三個字就可以了,這是騙人的,我就看到很多種飯,同學若問我,我就亂講,我點到炒飯,他們點到燴飯,全都怪我,我就說〝飯啊!〞,麵也有很多種麵,很複雜,漢字真的太頭痛了。

有時候,課堂上所學,並不是生活上用的,比如,我們第一次就學「您好!」「幸會!幸會!」每次跟朋友見面時,〝您好...我叫...您貴姓?〞對方就說〝你剛學中文喔!好可愛!〞


美國『那三牛』

剛到台灣時,有人跟我說「香蕉你個芭樂」是台灣人的「你好」,我那時在台大語言中心,他還叫我跟老師講一聲,他一定會很開心,後來才知不對。然後,我最早是在東北,就很喜歡學成語,有時候學一學就會亂用,曾經看過「慾火焚身」這個詞,因為有「火」「焚」,代表一肚子火氣,就想我可以用,因為有時候真的很生氣。有天,老闆可能不高興,就對我們很兇,我跟同事說〝老闆這樣子,讓我慾火焚身。〞同事全都想歪了。

我在學中文時,就是全身跟著動,我們都覺得聲調很難不是嗎?在美國,若要學聲調,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小撇步,一聲就跟正常講話差不多,二聲就要挑眉毛,自然發音就會往上,三聲就要聳肩,四聲則要跺腳。一開始,我們在教室裡面學,都是這樣子,就會說得比較標準。

日本『葛西健二』

我覺得跟別人聊天可以加強中文能力,我會常出外遊玩,多看電視。要盡量到外面去看一看,若是騎機車等紅燈時,也可以看看旁邊的招牌,可以學習目前流行的字,若是在家,就是要多看電視,我覺得日本人在台灣學中文的環境非常好,因為台灣有播日本的電視節目,也都有中文字幕,所以,日本人可以邊聽日文,邊看中文,可以了解,原來中文是這樣說的。

我覺得中文最難的是文法,因為中文跟日文的順序不一樣,比如「我吃蘋果」,日文是「我蘋果吃」,所以,最難的是文法的順序。除了文法之外,對我們日本人比較有利的地方,就是讀跟寫的部份,因為我們是用同個漢字,但是,很多日本人會覺得,我大概看得懂中文,卻有陷阱,雖然是同一個漢字,但是,意思卻不同,比如「真面目」,日文是「認真」的意思,「迷惑」在日文是「麻煩」的意思,還有,「愛人」在日文是「小三」的意思,「大丈夫」的日文就是「沒問題」。

匈牙利『CHRISTINA』

我是來這個節目學中文的,因為這個節目有很多不同的題目,我就可以練習我的中文,所以,我很高興來到這邊。

我覺得中文的發音很難,特別是四聲的變化。

波蘭『ANNA』

若是學漢字,很多外國人都說很難,當初,老師有跟我們講,要學漢字一定要了解筆劃的順序,才可以把漢字記住。來到台灣,我們班上的同學都在台灣住很久了,還有個同學已經來七年了,但我幾乎是零程度,可是,我發現我比其他同學進步得快,我覺得是因為我有正確的觀念。我那時候花很多時間在寫字上,我也喜歡寫字,那時候,我的字都寫得很慢,就是為了能記得住。

我覺得成語最難,根本沒有可以聯想的東西,若跟我說,某句成語是從某個朝代來的,對我來說,是完全抽象的東西。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