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揭開童言童語密碼?!新住民寶貝大作戰!

150310 


緬甸『思思』VS.兒子『VJ』

思思:「我常跟兒子說他是我撿來的,因為他跟我一點都不像。眼睛小小的,鼻子也扁扁的,皮膚也黑黑的。然後,他就跟我說,〝媽咪妳去問阿婆,阿婆說,媽咪才是撿回來的,阿婆皮膚那麼黑,媽咪皮膚那麼白,根本就不像。〞」

VJ:「我小時候就發現,我媽媽才是撿回來的,因為她跟阿婆才不像。」

思思:「我帶他去市場,剪了現在這個髮型,市場的阿姨就說〝你怎麼剪這個頭?這個頭好醜!〞他馬上跟那個阿姨說〝遺傳...遺傳到媽咪。〞我想說,我這麼漂亮,怎會是遺傳到我?他完全不像啊。」

謝哲青:「弟弟,你幾點要去睡覺?」

思思:「我們家是規定八點。之前,為了這個節目,他又吐槽我,他說只有半小時,根本就不夠,他還要吃點心,還要洗澡,氣都快喘不過來了。」

高伊玲:「他七點半才回到家就對了?」

思思:「對。」

VJ:「她有時候煮東西,都不知道火還開著,還在那邊玩手機。」

高伊玲:「思思,那妳覺得妳在孩子心目中是什麼樣的媽媽?」

思思:「漂亮,疼愛他的好媽媽。比如在家吃飯,我都會餵他吃。是在家裡,但在外面,因為他很愛面子,就說要自己吃。他會跟我撒嬌,要我餵他。」

VJ:「哪有!是妳強迫我的。」

思思:「餵他完之後,他會很貼心跟我說〝媽咪煮的飯,真的很好吃...〞一個水煮蛋,他也說很好吃。」

VJ:「我覺得媽媽是兇巴巴的人,是她逼我吃的。我邊看電視邊吃,媽媽就搶過去,然後一直喂一直喂。我覺得媽媽是全世界最兇的人,我明明在看電視,她就說〝把聲音關小一點。〞我若要玩手機,我媽就說〝不行!不行!沒電了。〞明明充電時她還在玩。」

思思:「他很不滿意我讓他早睡吧。」

謝哲青:「你幾點從安親班回來?」

VJ:「七點半。現在改九點睡覺,原本是八點。」

謝哲青:「所以,你七點半回到家,八點要睡覺,中間,你要洗澡,還要吃飯,比當兵還累,當兵都沒有這樣。妳怎麼會這樣要求他呢?」

思思:「因為我之前讓他九點睡,但早上起來,看他精神不是很好,所以,就讓他八點睡。」

小兒科醫師-王宏哲:「小學之後,孩子的陪伴都變少了,我覺得不要七點半從安親班回來後,八點就叫他去睡,中間還是要有一點點談心的時間。」

謝哲青:「有時候,父母親規定小孩子早點睡覺,是方便自己等一下要做的事。」

《VJ的真心話》(思思戴上耳機)
 
VJ:「我有女朋友,但不讓媽媽知道。她若知道,一定會阻止我,〝不可以跟那個女朋友怎麼樣...〞她一定會吃醋。很多女生都要找我去她們家,但我就不想去。另外,我喜歡阿福,我也不讓我媽知道,因為阿福很帥,我有跟媽媽說過,我喜歡阿福,她就很驚訝。」

小兒科醫師-王宏哲:「我覺得這只是他小小的秘密而已,為什麼不能保有童年的秘密?伴隨著他純真的長大。」

兩性專家-吳娟瑜:「王醫師,萬一他讓女生懷孕...怎麼辦?」

謝哲青:「思思還沒有做阿嬤的準備啦。」

思思:「兒子,你說了什麼東西?你做了什麼事啊?我血都上來了。」

高伊玲:「我先問妳,妳是不是很常吃兒子的醋?」

思思:「是還好啦。」

謝哲青:「還好就是有啦!什麼情況下妳會吃醋?」

思思:「他若說誰誰誰怎樣,我就不太想要他去愛誰誰誰,或欣賞誰誰誰。我想要他愛他自己,欣賞他自己。」

高伊玲:「弟弟,如果媽媽跟你崇拜的人一起掉到海裡,你要救誰?」

VJ:「用木頭,把兩人都救起來。」

中國瀋陽『小萍』VS.女兒『JUDY』

小萍:「我女兒也是,我也不知道她像誰?超會頂嘴就對了。她平常就很皮,做錯事我會罰她,叫她去面壁思過,她馬上說〝我不要!〞我問她〝幹嘛不要?妳只是罰站而已,為什麼不要?〞她說〝我不要,腿會很痠。〞我跟她說,〝妳真的很皮,媽媽以前犯錯,都是被姥姥直接揍的,妳現在只是罰站而已,已經很幸福了。〞她就說〝妳這是虐待小孩哦,我會打113哦。〞我就想,她怎麼懂這麼多?那要怎麼辦?妳怎麼知道113的?我也沒跟妳講過哦。」

JUDY:「老師教的!老師說家人對你怎麼樣...就可以打。」

高伊玲:「JUDY,妳怕媽媽嗎?」

JUDY:「還好。」

高伊玲:「那妳有沒有發現到媽媽的壞毛病?」

JUDY:「有啊!她會咬指甲,我就說〝媽媽,為什麼妳可以咬,我就不行?〞媽媽就說,她在撫摸,等一下就要剪了。還有,她叫我趕快去房間睡覺,可是,她每次都很晚才睡。」

小萍:「她的指甲很誇張,都沒有指甲,只有肉,她都用撕的,用啃的,我是還好,因為我要擦指甲油。她都會一直摳,我看到就打她的手,〝不要再摳指甲了。〞有時候,有個刺什麼的,就想拔一下,就被她發現了,她就說〝為什麼妳可以,我不可以?不公平。〞我才說,我是摸一摸,檢查一下,才知道等一下要剪哪裡。」

謝哲青:「JUDY,你幾點要睡覺?」

JUDY:「大概九點半左右。」

謝哲青:「小萍,妳在小孩心目中是什麼樣的媽媽?」

小萍:「是全世界最美的人。我女兒每次都覺得我很漂亮,我換什麼衣服,她都說〝媽,妳好美。〞就會在旁邊讚美,放學回來會說〝媽,妳知道嗎?昨天妳去學校,我們的老師在幫我改作業時都會說,JUDY,妳媽媽好漂亮,身材好好哦。〞」

JUDY:「我覺得媽媽是個自戀狂。」

謝哲青:「在妳心目中,媽媽漂不漂亮?」

JUDY:「漂亮。但是,她每次不管去哪裡,她都要拍照,連帶我去醫院也要拍,而且,每次的姿勢都一模一樣。每次試衣服時,也都要問我跟爸爸〝好看嗎?〞」

《JUDY的真心話》(小萍戴上耳機)

JUDY:「我有兩件事,有次,我跟男朋友在手機上面聊天,然後,媽媽問我在幹什麼?我說是在跟女同學聊功課,另外一件事,有次媽媽在睡覺,我在洗手時,不小心把她的牙刷掉到馬桶裡面,我只是隨便沖一沖,再放回牙杯,媽媽隔天起來時,她在刷牙,我在旁邊偷笑。」

謝哲青:「那一整天,心情有沒有很好?」

JUDY:「有!」

高伊玲:「萍姐,在JUDY的成長過程中,妳最害怕哪件事?」

小萍:「就怕她身體不健康啊。」

謝哲青:「如果JUDY有男朋友,妳可以接受嗎?」

小萍:「她一直都有啊!從幼稚園到現在都有。」

謝哲青:「小萍,妳有沒有潔僻?妳會不會很愛乾淨?」

小萍:「某方面。」

高伊玲:「比如,妳新買的牙刷掉到地上,妳會馬上換一支嗎?」

小萍:「我應該不會用了。」

坦尚尼亞『湯達』VS.兒子『齊齊』

齊齊:「我爸爸也是這樣,他說〝很晚了,不要再看電視了,去睡覺。〞但我爸爸還是繼續在看電視。還有,晚上我跟哥哥在玩電腦,我爸說,很晚了,叫我們去睡覺,然後,我起來偷瞄一下爸爸,看到他還繼續在玩電腦,玩得很開心。」

謝哲青:「他說很晚了,是幾點?」

齊齊:「九點半。」

湯達:「我是規定他們九點過後就要去睡覺。」

謝哲青:「你規定他們早點睡覺,但你有時候要上夜班,你就會在那邊先打電腦?」

湯達:「可能是上班的關係,我的日夜就有點顛倒,他們在睡覺,我精神還很好,我就會起來打電腦,小孩子才會覺得,你為什麼叫我們去睡覺,你自己卻在看電腦?我有跟他們解釋,但他們還是聽不懂,沒辦法接受!所以,最後,我就跟他們一起睡,就算沒有睡著,也會假裝閉著眼睛,假裝打呼。等到他們睡了,我再起來,不過,他們若起來去尿尿,還是會看到我在玩電腦。」

謝哲青:「湯達,你覺得你在小孩子心目中是怎樣?」

湯達:「像朋友,他們比較怕媽媽。我跟他們就像朋友一樣,有什麼事都用溝通的,就算他們做錯了,我也是用講的,我不希望用打的方式。後來,就發現他們比較怕媽媽,因為他做錯事,我老婆會開始罵他們,他們就頭低低的,不吭聲,不講話,如果是我,他們做錯了,我唸他們,我講一句,他講一句,一直頂嘴。」

齊齊:「我覺得他是恐怖的爸爸,跟媽媽比起來,也是爸爸比較恐怖。因為他比媽媽還要兇,爸爸兇起來,講話很大聲,而且,被罵的人還有可能被打,所以,爸爸比較恐怖。」

高伊玲:「是媽媽比較常處罰你,還是爸爸?」

齊齊:「爸爸!」

謝哲青:「若是爸爸比較兇,你為什麼會跟爸爸頂嘴?」

齊齊:「爸爸剛才也講了,我跟爸爸就像朋友。」

高伊玲:「王醫師,很多父母都期望跟孩子培養成像朋友一樣的關係,可是,有時候還是要有點威嚴,要怎麼樣去拿捏?」

小兒科醫師-王宏哲:「有時候,爸爸跟媽媽比較放時,會突然驚醒,我好像讓他無法無天了,突然要收斂起來,就不知道怎麼拿捏,有時候是朋友,有時候又很嚴格,一嚴格起來就過度了,所以,平常雖然是有一點平行的,但還是要讓他知道,我是爸爸,我是媽媽,這個家庭裡面,還是我說了算。」

湯達:「我們會一起玩,但是,該要我教他們時,〝你這樣子不對,媽媽剛才叫你,你為什麼沒有回答?〞我會給三次機會,第三次還是不回答時,我就生氣了,但他看我手上沒有拿竹子,就以為沒事,我就說〝我不會找竹子,我用手也可以打,所以,你還是要回答,為什麼媽媽在叫你,你不回答?那是不對的。〞他看到我臉色不對了,就會說〝那時候,我是沒有...〞我跟他說〝你是沒有什麼!〞後來我再問他,他就說〝我本來要回答了,但是那時候你很生氣,我怕你會打我。〞」

兩性專家-吳娟愉:「所以,一個孩子在家裡,要有兩個安全感,一個是愛的安全感,他們絕對有足夠的愛的安全感,第二個是表達的安全感,像齊齊,就沒有得到表達的安全感,因為他看到大人變臉,聲音恐怖,然後,你一站起來,那麼大隻,連我們都怕了。重點是,要容許孩子有情緒自由表達的安全感,有時候讓他靜一靜,〝十分鐘後,爸爸再來問你。〞不要在當下。」

小兒科醫師-王宏哲:「爸爸的教養還是比較偏理性,就容易變得咄咄逼人,媽媽則是比較複雜的情感,比較發散的,孩子對媽媽有時候是很迷惘的,〝妳到底要我做什麼?〞」

《齊齊的真心話》(湯達戴上耳機)

齊齊:「我有句話想跟爸爸說,但是,我很猶豫,錄影時,他們問我,最想感謝的人是誰?爸爸或是媽媽?我最想感謝的人是媽媽,不是爸爸,因為學校的作業,我不會的地方,媽媽會教我,還有,媽媽也會幫我查資料,所以,我有點對不起爸爸,但我還是很愛爸爸。」

高伊玲:「湯達,你看到我們在聽齊齊講時,都沒有在笑,你會不會擔心齊齊說了什麼?他講了一件事,但猶豫要不要跟你說,因為他怕你會難過。」

湯達:「我是不會難過,因為他是講心裡面的話,也許是我應該要改進的地方,所以,我沒關係。」

美國『STEVE』VS.女兒『AUSTINA』

STEVE:「我會跟她玩,把她舉起來摔啊。」

AUSTINA:「爸爸有一次,沒有,不是有一次,是很多次。每次爸爸在吃巧克力時,我也想去拿一個,爸爸就一邊吃一邊說〝不要再吃巧克力了!〞」

STEVE:「那是媽媽不給妳吃。」

AUSTINA:「對啊,那你還在那邊說。」

STEVE:「我媽媽是住在舊金山,她叫奶奶,妳的媽媽叫〝LILY〞,不一樣,而且,那是我媽媽送的,哼!很多次,她想吃,她就笨笨的〝我要問媽媽可不可以吃?〞我說〝不要講了啦,吃就對了。〞我是想讓他先聽她媽媽跟她講的,因為她媽媽再怎麼兇她,再怎麼吼,她的成績還是維持在一定的水準,就讓她去管。而且,寶貝女兒,妳要吃巧克力,找我就對了。」

兩性專家-吳娟愉:「你那樣是錯的,若媽媽說〝妳不可以吃巧克力哦。〞爸爸在旁邊一定要說〝對,聽媽媽的話。〞夫妻要有共識,孩子才會更好教。」

STEVE:「我覺得我在小孩子心目中,是安全感跟依靠。有時候,她在餐桌寫功課,她媽媽在旁邊一直罵她,我就會說〝不要罵了。〞但越跟她講,她越生氣。有時候,不曉得她哪根筋不對,她做錯事還會罵我,把責任都推到我的身上。」

AUSTINA:「我覺得爸爸很怕媽媽。我被媽媽罵,他要去講的時候,我會跟他回應一下,叫他不要去,所以,他有時候就跟媽媽說〝我去健身房找朋友了。〞〝我要去喝咖啡了。〞」

STEVE:「我不是落跑,因為我跟老婆都講好了,一個黑臉,一個白臉。她在寫作業時,我就不出聲,因為我幫不上忙,可是,我還是會心疼,因為這是我女兒,所以,我就選擇到樓下跟管理員聊天,到咖啡廳跟店家聊天,他們也許會認為,這個人是不是家裡不溫暖。我家裡很火,很火熱,所以,我才跑出去。」

高伊玲:「你真的很怕你老婆耶!」

STEVE:「我不是怕他,我是...(>_<)」

兩性專家-吳娟愉:「我幫你講話,真的,我看到一個有肩膀的男人,因為民族背景不一樣,他的教養過程都是民主、尊重,但他的老婆是東方人,習慣就是要管東管西,比較會要求,而且,競爭這麼厲害,怎能不從小教起,他才會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做的都是對的。」

STEVE:「有時候,她媽媽會激她,〝AUSTINA,為何妳的功課沒有做好?〞理所當然的答案是〝因為我不知道答案。〞她媽媽就問〝為什麼不知道?老師不是有教過?...我心想,小孩子不知道答案,妳應該要跟她講,這個要怎麼做,她馬上就知道了,不要浪費時間在那裡。妳激她,她也不知道答案,100分不是用罵的就會出來啊。」

《AUSTINA的真心話》(STEVE戴上耳機)

AUSTINA:「有次,本來要上游泳課,可是,我腳受傷,就沒辦法上,媽媽也沒讓我去上,我怕這樣,就會有點對不起爸爸,因為浪費錢。」

高伊玲:「STEVE,如果有一天,女兒為了男朋友,蹺課,不去上課。


STEVE:「不去上課!」

高伊玲:「你是覺得蹺課比交男朋友嚴重嗎?」

STEVE:「對!」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