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得知一青為自己同父異母之兄,雫決定要放棄遺產之爭奪,但在事務所同事的協助之下,才又加入戰局,但不為遺產,只為了解自己的父親,此集的使徒,由嚴峻的高山所衍伸而出,第一次出現白酒,雫為了理解當時的感覺,所以,隻身前往白雪覆蓋的高山住了一夜,等登到頂峰,才發現,什麼都沒有,只有寂寞,也什麼都沒有改變,卻也因此體會到週圍人帶給他的溫暖,還是好難懂,一青的雙眼出問題了,到底會如何發展呢?












    全站熱搜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