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漂洋過海來台灣,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

英國『ROSS』

我到台灣只有三個月,可是,只要看到台灣的豬血糕,就會想到我的故鄉「愛丁堡」,我們也有類似的食物,叫「黑甜點」,但是,是鹹的,是用豬內臟製作而成。

我剛來台灣第一個月,還不會讀繁體字,在夜市,就看到玻璃窗裡有漂亮的女生在賣東西,我看不懂招牌,不知她在賣什麼?台灣的朋友跟我講是在賣〝台灣的口香糖〞,所以,第一次去墾丁時,我們就去買了檳榔,因為喝醉了,我就一次塞五顆,咬出很多汁,我就吞進去了,同行的台灣人都大笑。

日本『HIHI』

台灣是我的第一故鄉,我現在已經變成假的日本人了,回去日本時,穿著比較隨便,就被我媽說〝HIHI,妳太隨便了吧?妳這樣子很丟臉,妳幾歲了?妳沒有其它衣服可以換嗎?〞她還要求我去跟妹妹借衣服,不然,媽媽不敢跟我出門。

我是直接穿著一件棕色的羽絨服回日本,爸媽到機場接我時,媽媽就說〝妳穿這什麼外套?趕快脫掉,太土了。〞有次我也穿著這件羽絨服去京都玩,媽媽說我看起來像個外國人。

我覺得台灣的蚊蟲又多又毒,我常被蚊子叮到皮膚腫起來,得去看醫生,還曾被跳蚤咬到去掛急診,感覺台灣的蚊子是日本的兩倍大。

法國『東亮』

台灣絕對是我的第二故鄉,因為太太及孩子都在這裡。小時候,我每年會去法國南部的「科西嘉島」,我的願望是住在小島上,而台灣讓我實現夢想。

我受不了台灣的摩托車,又多又快,很恐怖,若要過馬路,我老婆會拉著我,我老婆騎摩托車載我時,我還會叫他騎慢一點。

法國『GEOFFREY』

因為我朋友得花五分鐘來唸我的名字,所以,我都叫他們稱我「JEFF」。我第一次是以交換學生的身份來台灣,一年過後,我回法國兩個月,但感覺台灣比較舒服,台灣人很好相處。曾經在法國的酒吧遇到惡霸,開口就要錢,還要求跟我〝釘孤枝〞(單挑),當然我喜歡法國,但有時候會有麻煩上身,所以,我就決定來台灣了。

法國很少摩托車,台灣不管哪個地方都好多,我在法國搭捷運時,也沒多少人,但是,台北的捷運人多到都不知怎麼走路了。

另外,我無法接受台灣的臭豆腐,都說法國的起司很臭,我覺得臭豆腐才真的臭。還有,就是珍珠奶茶,第一次喝時,很好喝,但我不知道裡面有一顆顆的珍珠,沒想到吸到噎住,太危險了,從此不敢再碰。

韓國『敬錄』

我在台灣住10年了,覺得我的想法都變成台灣的觀念,甚至於看到台灣在國際上受到欺壓的新聞,我也會很生氣、感同身受。另外,我喜歡看政論節目,我的朋友還跟我說〝敬錄,你現在一定要決定穿藍色還是綠色?〞

若回去韓國,才過了兩三天,就開始想念台灣的酸辣麵、水餃,另外,大家知道韓國人吃飯不能以碗就口,但我在台灣已經習慣把碗拿起來,我爸媽看到一直嘆氣,〝我的兒子已經變成台灣人了,怎麼會這樣呢?〞

以前,在台灣當過交換學生一年後,我去了北京,為了要考上北京大學或人民大學,就去補習班讀了八個月,但我一直不適應北京的生活,而很懷念台灣,以前當交換學生時,很討厭臭豆腐、香菜之類的,到了北京時,反而會想念。台灣雖然不像美國那麼廣大或像日本那麼先進,卻讓人感覺很舒服,有著莫名其妙的魅力。

海地『約翰』

有時候在路上遇到台灣人問我是哪一國人,我都會說〝我…是台灣人。〞當然他們會說看不出來,我就說我來自屏東。不過,我真的覺得我變成台灣人了,也適應了台灣的文化習慣,比如會把飯吃光光,不過,在海地,若把飯菜吃完,就表示餓很久了。

在台灣,遇到女性朋友,不能隨便親人家的臉頰,可是,在海地,傳承自法國的文化,看到朋友、家人,一定要親他們的臉頰,我回去海地,卻忘了這回事,我的朋友就覺得我怎麼變得沒有禮貌了。

很多台灣人看到我都以為我來自非洲,跟他們說海地在加勒比海,也不知是哪裡?但若說中美洲,就比較能了解,海地的隔壁是多明尼加,還可以開車過去,不過,多明尼加講西班牙文,我們講法語。

美國『SAMANTHA』

我以前去四川成都唸書時,被廁所嚇到,怎麼會在地上,一開始還很疑惑,不知道怎麼使用,還好我的宿舍還有西式的,只好憋回家再上。

台灣的廁所有個優點,通常每個廁所內都有衛生紙,在成都,經常是沒有的,而我又常忘了帶,而成都的廁所牆都很低,不是密閉的,只好問隔壁間的人要,若沒有人可以給予,只能打電話向朋友求救。

波蘭『ANNA』

我第一次來台灣時,就剛好遇到台灣過年吃年菜,在波蘭,我們不常吃海鮮,就算是魚,也是切塊的,不會是整尾魚,可是,台灣的年菜全都是海鮮,蝦子、龍蝦、魚全都在瞪著我,怎麼可能吃得下,只好吃龍蝦的裝盤配菜。

當然也有拿到紅包,老公也教我要說吉祥話,〝恭喜發財,好運強強滾。〞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