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日韓文化大爆炸!唇槍舌戰開打啦!

日本--棕色、韓國--綠色


葛西健二:

我最近看到韓式的烤秋刀魚壽司,韓國人很有創造性,他們是把整尾的秋刀魚用海苔及醋飯包起來,再來切成一塊一塊壽司,而且,是連魚頭及魚尾都不放過。我很好奇,難不成都不怕被魚骨頭刺到嗎?

小敏:

以前,我唸語言學校的時候,有天找我同學來我家吃飯,可是,有個日本同學卻從背包裡拿出筷子及盤子,我心想,怎麼會來我家用餐還用自己的餐具,你是覺得我的餐具不乾淨嗎?他之後跟我說〝今天你請我到你家作客,還得洗我的碗,我會很不好意思。〞但我覺得這樣壓力好大,為什麼要想那麼多呢?是否我下次去他家,我得帶自己的餐具去呢?

西田惠里奈:

我在學中文時的同學,大部份是韓國人,我同學跟同學的男朋友一起來我家,我特地煮了飯請他們吃,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卻不吃,我只好拿著碗開始吃,沒想到,他們看起來就很不高興。然後,我看到同學的男朋友酒快沒了,我趕快幫他倒酒,他的臉更怪了。

後來,我才知道,對韓國人來講,拿著碗吃飯是不對的方式,而且要等到酒杯空了才能倒酒,而且,他們吃飯時一定要用到湯匙,對我們來講,不需要啊。

PANCHO:

網路上有篇評論,日本人看韓國人把碗放在桌上,很像小狗在吃飯,但是,韓國人看日本人把碗端起來,就好像要飯一樣,但是,沒那麼嚴重,只是文化習慣不同而已。

ZUZU:

我覺得喝酒的文化,日韓有共同點也有差異處,共同點就是都很愛喝酒,也是常常喝酒。若是跟不熟的人在一起喝酒,也能馬上變成很好的朋友,可是,過了隔天,〝你是哪位?〞,因為昨晚喝醉,根本不記得已經變成好朋友了。

差異最大的點就是倒酒的方式,日本是杯中還有酒就會倒,但在韓國絕對不行,一定要是空杯才能倒酒。我之前在韓國上班時,有位主管就很愛喝酒,有位新員工很緊張,看到主管喝一口就馬上幫他倒,那主管就臭著臉對他說〝你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

HIHI:

我有一次跟韓國的朋友一起去韓國餐廳吃飯,一坐下,服務生就端上幾樣小菜,朋友吃了一口泡菜就說〝不行,不好吃,走吧。〞他覺得泡菜不好菜,表示餐廳的水準不夠,但我覺得都吃了,這樣走人,好丟臉啊,會不會讓人覺得我是「奧客」?我朋友還說,若在韓國,泡菜不好吃是違法的。

GINA:

我們都是點好菜,小菜才會出來,而且,我們也吃了小菜,若是因為不好吃就走人,老闆不會輕易放人的。

HIHI:

那位朋友跟我解釋說,〝你是外國朋友,還是我的客人,我怎麼可能給你吃不好吃的東西。〞

GINA:

我以前跟日本同學吃烤肉時,烤好的肉不是要放在盤子上嗎?然後大家一起夾著吃,但是,那位日本同學就一直烤也不吃,我們就想說,是否日本人是要自己烤,然後放在自己的盤子上吃,所以,我們就給他盤子,他才開始吃,可是,他也吃不到什麼,因為我們的性子急,吃得很快。

小敏:

有個韓國朋友交了日本的女朋友,他常炫耀女友很溫柔,可是,他們交往了半年左右,他女朋友突然就不見了,只發給他一則簡訊,〝我不能繼續跟你交往了。〞朋友問她是怎麼回事,那個女生回說〝我跟你只不過是男女朋友,為什麼每次出去約會,都是你付錢?〞在日本,好像男女朋友之間都是各付各的,但對韓國人來講,〝你是我女朋友,我怎可能讓你付錢,讓你丟臉。〞因此,韓國男生還滿喜歡交日本女朋友。

ATSUSHI:

我覺得應該不是付錢的原因,真正的理由是韓國人的弟弟很小。我以前在澳洲時,有很多日韓的情侶也都分手了,後來我有私下問日本女孩子,她們跟我說的,小也是要有限度。

HIHI:

若是男生付錢,有些較獨立的日本女生會認為,男生又不是薪水很多,而且,自己也有在賺錢,就不會全讓男生付錢。若全由男生付錢,女生就沒有決定權,會讓女生覺得自己的地位較男生低。

ZUZU:

我覺得日本人有禮貌到太有禮貌了,我在澳洲唸書時,班裡有個韓國女同學跟日本男同學結婚了,婚後在日本生活,我就和另外一個韓國同學去日本找他們,我們吃飯、喝酒得很開心,之後,那位日本男同學就要開車送我們去飯店,就突然聞到臭屁的味道,我很自然的想要開窗戶,但因為窗戶鎖住,無法開,又沒有人反應,我就說〝你們不覺得很臭嗎?〞我那位韓國女同學就回頭對我比〝噓〞的動作,雖然我們都用韓文講,那位同學是聽不懂的,但她用韓文說,在日本,就算真的有人放屁,旁人也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若是當場就問誰放屁,對真正放屁的人非常沒禮貌。

西田惠里奈:

我覺得韓國的服務生好可怕,我問他〝有沒有不辣的東西?〞他說〝沒有,要不要…要不要…〞我心想,請你們微笑一點好嗎?

GINA:

以前學日文時,有個中國朋友跟韓國朋友吵起來了,正常來講,中國人會說〝你來啊…你來啊…〞,韓國人則說〝你先來啊…〞,但因為日文都是學習敬語,所以,他們就用日文吵架,然後,中國朋友說〝歡迎光臨!〞,韓國朋友說〝您先請!

ZUZU:

我們之前學中文時,有很多日本同學,有一次來一位新的韓國同學,因為他剛來台灣,不會講中文,也不會講英文,但他聽過日文,我們在吃飯時,有位日本男同學很內向,都不講話,那位新的韓國同學對他很好奇,想要跟他聊天,看那位日本同學戴了一條很酷的項鍊,他就夾雜了日韓文說〝項鍊(韓文),好酷哦(日文)。〞那位日本同學臉整個好紅,其他的日本同學都笑到不行。

原來韓文的項鍊就等於日文的〝弟弟硬起來〞。

我在韓國有個日本朋友,專門在教藝人日文,所以,他也很會講韓文,不過,他每次看到我都說我的臉很寬,一開始,我以為是開玩笑,有一次我就不高興了,〝你為什麼每次都說我的臉很寬,我覺得很丟臉。〞後來他才跟我解釋,那是在說我的人際關係很好,人脈很廣,日本人會用臉來形容,但我們是用腳來形容。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