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飄洋過海來讀書,老外心酸誰人知?!

180129[(004993)2018-04-15-16-36-38]  


美國~賈斯汀

我第一年來到台灣,交朋友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我們都是一個人來到這邊,一定要交朋友嘛,但我剛來時,中文沒有很好,尤其,外國男生來到台灣,最容易交到的是女性朋友,其實,這不是好事,我純粹想交朋友,但她可能會喜歡你,若再交另外一個女性朋友,她們就會吃醋,你又會再少一個朋友。

反正,我就認真交一些台灣的男性朋友,我就去參加很多社團,我有參加銘傳大學的功夫社,但也沒有交到台灣朋友,可能是因為我那時候的中文沒有很好,然後,對方可能也…怕講英文。

西班牙~佩德羅

台灣人是搶著跟我當朋友。真的!我是學校的大牌明星,跟我在一起就是他們的榮幸。

韓國~姜勳

我跟賈斯汀不一樣,賈斯汀剛來台灣時,交朋友很難,對我來說,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我剛來台灣時,交了一群好朋友,去唱歌,吃飯,都約我出去,也一起出去玩,但是,我們都忘記讀書了,快到期中考時,我跟澳門人就覺得很緊張,因為我們都是外籍生,不知道怎麼讀,中文也沒那麼好。我們就開始問那一群好朋友,問每一個人,他們都是回答“完蛋了,我也不知道。”我就覺得,算了,他們也都跟我們一起出去玩,也沒時間讀書,但是,考完試,老師要公布成績,我們那一群是前幾名耶,原來,他們有重點,只是,不想給我們。

每次分組時,知道我是外國人喔,沒有一個人會邀請我,去問他們,都說已經滿了,然後,我就去問老師,老師就在班上說“哪一組還有缺人,可以幫他嗎?”每一組都舉手,只是,他們不想請我去。

美國~賈斯汀

我剛好跟他(姜勳)相反,那時候,我在銘傳大學的國際學院,我們上課都是用英文,只有要分組時,我才會有朋友。

西班牙~佩德羅

說真的,我都沒有被排擠的經驗,因為,我是我們科系唯一的外國人,也是一個最近很紅的人,所以,我是忙著粉絲來跟我拍照,這也是很辛苦,因為,我去學校只想要念書,但是,大家都要跟我合照,要跟我做朋友,我又沒有時間應付那麼多人,真的啦!但是,我要承認,台灣人是很友善的,真的很照顧我。照顧到,我有一點感動,覺得…這樣合理嗎?分組時,他們都會想幫我做那些課業,我有任何疑問,他們都會搶著幫忙,他們會覺得,一個西班牙人在這裡,什麼都不會,就需要特別的照顧。後來,算了,我覺得他們對我好就好了,但是,台灣人也是有很可怕的一面,有一次,他們排成一圈,講話很認真,我就覺得,我是錯過什麼課業嗎?不是,他們在講一個不在現場的同學的壞話。

南非~肯納

來台灣的留學經驗還蠻特殊的,因為,我是來念小學,我去念萬華的龍山國民小學,幾乎整個萬華只有我是外國人,所以,我就變成學校的觀光景點,幾乎每一天,吃飯、睡覺的時間,窗戶外面都會有人,先把他的午餐快速吃完,為了要看這個外國人吃飯。不是因為我是大明星,長得帥,雖然這是事實。而是因為我太獨特了。

德國~賀少俠

你跟佩德羅的個性一模一樣。

南非~肯納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爸爸寄我過來台灣,就是要學中文,但是,我在學校五年,都沒有人用正常的中文跟我講話,都是用很爛的英文,跟很爛的中文,跟我講了五年,因為他們這樣跟我講話,所以,大家都覺得我很笨,是我講話這樣,所有人才這樣跟我講話。

美國~賈斯汀

很多台灣人看我們是外國人,就故意假裝他自己也不會講中文,我昨天就遇到了,我就點餐,“不好意思,我要吃一個蛋包炒麵。多少錢?我要外帶。”員工就用很怪的腔調說“哦,你是外國人,歡迎來台灣。”我就說“你是外國人嗎?”“不是,我是台灣人。”我就問老闆“他中文是怎麼樣?”

俄羅斯~龍書明

聽起來,大家都被欺負過,我沒有,我剛來台灣時,因為是俄羅斯來的,他們就會覺得,你們…蠻恐怖的,所以,大家都不敢跟我講話。過了一年,我慢慢融入他們的生活,開始熟了,才不會有害怕的感覺。我們雖然是很嚴肅,臉很臭,但是,我們人也是蠻好的。我們會想跟別人交流,認識別人。

美國~賈斯汀

我覺得,台灣跟美國教育最大的差別,在老師的教學,前幾天,我才跟一個台灣老師討論這件事,像我們國外,我們會很希望跟老師互動,老師會一直問我們問題,讓我們用腦袋去思考,教授在上課,他也是在學習,所以,我們就會有互動。然後,我來到台灣,我們也是國際學院,有很多國外來的學生,但是,很多台灣的老師,還有一些教授,喜歡用PPT,只是講話而已,學生就乖乖聽他講,都不舉手,不問問題。我記得,那一年,我們有個老師,很有名,他就是會照著PPT唸,他一直看著PPT,一直看,唸…,好,下課了。有一個加勒比海來的女生,她就舉手“老師,我有一個問題。”他就停住了,然後,好像在冒冷汗耶,他說“什麼問題?”“為什麼…”老師就說“好,妳回家上網查。”

韓國~姜勳

我覺得,台灣跟韓國的教學方式差不多,比如說,不是為了學習而學習,是為了考試才學習,考完試就忘光光了,開始準備下個考試。我發現,台灣教授有個點,他們課講到一半,很愛講自己的事情,比如“今天講到這裡,我兒子,快要結婚了,不知道要訂哪一家飯店?你們推薦一下。”“墾丁很好玩,快要夏天了,你們一定要去看看。”其實,是蠻好的,他這樣說了,我也有去墾丁玩。還有一個點,台灣老師會叫我們買課本,但他都不會按照課本講,就是用PPT講一講,那不是浪費我們的錢嗎?

美國~賈斯汀

我記得,我們也有一個老師,我那時候的中文名字是「李靖」,他就覺得,這個名字超級有趣,每次點名,他就是要講我的名字有什麼來源。我們每天是上三個小時,結果,有一天,他特地在課程中,放了一個小時的李靖跟哪吒的卡通,為了我,讓全班看我名字的來源,我覺得超丟臉耶。

德國~賀少俠

我也遇到一個教授,他每次都要誇獎德國,每個禮拜都重覆說,“我們德國同學,賀少俠,我真的很愛你們德國人。你們是很優秀的民族。”但我知道,其他同學沒有很愛我,我坐在前面「三條線」。然後,他還說“我覺得,台灣同學應該要學他的精神,他這樣子才是對的。”我的天啊,拜託,不要再講了。

很多老師,都是在國外讀大學,他們知道,在國外會很辛苦,所以,回到台灣,就會覺得,外國人在台灣讀書,就要多幫忙。

我很討厭點名,全班只有我一個白人,其他都是華人,其他人來上課,發現老師大概上個十分鐘,很多人就開始上廁所,就直接回家了,老師不會點名,但是,只要我不來,馬上必點,“今天那個白人沒來,好,點名了。”我就完蛋了。

台灣的高中生畢業後,比較沒有那麼成熟,所以,本來就存在著代溝,然後,老師對待我們,好像我是一個無知的小孩,我真的覺得好奇怪。教官進來,叫我們填一些問卷,家裡有安全門嗎?有滅火器嗎?我就說“為什麼要問這個?”“就是要關心你們的安全啊。”“我德國的家也沒有裝安全門、滅火器,我媽媽也不在乎我在台灣怎麼生活,你為什麼要在乎?你是我的誰?”但他們就覺得,你一定要填,“好,那我家裡沒有安全門,沒有滅火器,會怎麼樣?”“不會啊。”那我跟你們講那麼多幹嘛?我覺得,這樣只是雞婆,我長大了,我做我的事就好了。

韓國~姜勳

我覺得台灣的教室規矩差異很大,我到現在都無法理解,台灣人在課堂上吃飯這個行為!若是吃個三明治,或麵包,可以,但在那邊吃午餐,不好。有一次,課程是從十二點到兩點,剛好是中午,我去上課,教授也到了,過了二、三十分鐘,同學都不見了,我以為是下課了,他們都出去買東西,再拿進教室吃,我就傻眼,我以為教授會唸他們幾句,結果,教授說“欸,你今天午餐吃什麼?”在韓國,是可以吃小小的東西,不能吃香豆腐之類的。在我們學校附近,香豆腐很有名。但是,我現在也習慣了,一起在那邊吃飯。

南非~肯納

台灣呢?只要早上報到點名,就可以回家了,若下課時,四、五點再回來點名,那你就沒事了,成績都會很好。這就跟南非差很多,在南非,你只要付學費,要不要來上課,隨便你。若成績不過,再付一次錢,學校就再賺一次。

美國~賈斯汀

美國有分,若是那種100多人的課程,就可以點個名就走人。而我的科系都是人數很少的課程,老師會說“遲到三次就會被當掉了。”遲到或不來一定要有理由。

南非~肯納

我覺得,台灣的大學有一個很酷的,社團文化不一樣。南非沒有社團,南非有校隊,沒有了,因為,在南非,沒有人會在下課後,還想留在學校。因為我不知道社團是什麼?那時候,就不知道要選什麼社團?有個好朋友就跟我推薦,康輔社,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康輔社是什麼?但是,我的認知是,康輔社是把妹社團。為什麼呢?我第一次去,他們在玩一個遊戲,很特別,是抽鑰匙的遊戲,所有男生,把摩托車鑰匙放在一個籃子裡,給女生抽鑰匙,哪一個女生抽到你的鑰匙,你就要負責帶她出去玩一天。但我不知道,沒有人跟我解釋,有人抽到我的鑰匙,但是…我沒有很滿意,所以,我就把鑰匙拿回來,假裝沒這回事。我在學校走一走,發現後面有個學妹跟著我,我不知道她要幹嘛,但是,身為南非人,我對被跟蹤很敏感,當我發現有人跟蹤我,我就全速跑走,這個學妹,就再也沒來過康輔社了。

俄羅斯~龍書明

是我自己選擇來台灣的,父母就很反對,很明確跟我說“如果你要去,生活費、學費要自己賺。”那時候就覺得,嗯,應該可以吧?我來到台灣,因為生活費太高,我的課業就被當了。我是一邊賺錢一邊上課,因為課比較多,要一整天待在學校,下課再去上班。台灣學費也是蠻貴的,半工半讀的情況下,就跟不上課業的進度,被當很多科。

德國~賀少俠

你們都知道,我都在為錢煩惱,因為我唸語言時,是在輔大,可是,我大學讀的是台北科技大學,那時候,捷運還沒有蓋好,就算換了大學,我還是住在輔大,因為台北市的房租很貴,所以,我每天要坐一小時的公車到台北科技大學。

俄羅斯~龍書明

因為我是讀台大,附近是公館商圈,非常貴,那時候,就搬到新店烏來那邊,要到捷運站也要花15分鐘。

南非~肯納

我最大的困擾是,因為佩德羅是我的室友,可能房東遇過太多這種人,就開始不信任我們外國人,最後,我終於讓房東願意把房子租給我,他一個禮拜來我家一次,就只為了看,他的房子是不是好好的?我長得不讓人信任嗎?

西班牙~佩德羅

我以為房東每天來,是為了欣賞我這個古希臘神像的身材。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