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老外天生精力充沛?!要他安靜要他命!!

171107[(004080)2018-01-07-15-13-47]  


哪一國人相處起來特別累人?

巴西~舞陽

俄羅斯人,暖身先跑八公里。他們真的太誇張了,我之前去大陸工作,我的鄰居是一個俄羅斯人,我就問他“這附近有沒有健身房?”他說“沒有,這附近都沒有健身房,若真的要運動,最好跟我一起去,我帶你去附近的公園。”看看他的身材,我覺得還不錯,結果,隔天早上,我們就開始跑步,跑了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我就問他“我們現在是在暖身,對不對?”“對啊,我們在暖身。”“我們現在要去哪裡?”“附近的公園。”跑了八公里,結果,到了公園,都已經有氣喘的感覺,快不能呼吸了,然後,俄羅斯人喜歡使用單槓,在那邊一整天,我已經很累了,但他完全不在乎,“繼續!加油!GO!”

英國~湯姆士

巴西人,整晚跳舞停不下來。之前,我去小酒吧,遇到一些留學生,其中,有一個很辣的巴西女生,我覺得她很漂亮,我們的話題也不少,去小酒吧後,我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比較大的夜店,但是,我們英國人去夜店,大部分時間是在喝酒,只會去跳一兩首,但是,那個巴西女生,一到夜店,她就開始跳舞,一個小時後,我超累的,無法繼續跳,但她還是很有活力,一點汗也沒有,精神非常好。之後,進來一個巴西男生,就陪她跳舞,一直跳,所以,我輸了。

巴西~舞陽

我們覺得,參加派對,跳舞是很重要的事,可是,你很傻耶,跟女生跳了一個小時,還無法把她搞定。

英國~湯姆士

她的層級比我高很多。若是輕微的動,我可以八個小時,但是,她是跳得很賣力。

巴西~舞陽

這樣的話,那個巴西女生根本沒在看你跳舞,就想要拒絕你。

日本~夢多

不喝酒還會很HIGH,就是巴西人。型男裡面有個巴西人,他真的很誇張,每次哦,“呵~怎麼了?”一邊講一邊抓你的下面,很痛耶,法比歐每次都快哭出來了。重點是,我不知道他在開心什麼?

美國~杜力

你也是這樣子,從後面抓我的胸啊,一直摸來摸去。

日本~夢多

因為你的好摸啊。

英國~湯姆士

舞陽也是,我們準備錄影時,就看到他前一分鐘在左邊,後一分鐘已經跑到後面去了,就到處去聊天,跑來跑去。

紐西蘭~愷杰

日本人,效果做太多,想插話都難。

有一個人,我不知道他是壓力大什麼意思的?在攝影棚裡面,好像大老闆一樣,很輕鬆的感覺,可是,一上節目,就變得跟瘋子一樣,就是夢多啊。在休息室看到他,就好像一個大老闆坐在那邊,一上節目,就不知在HIGH什麼?他在講話時,完全沒有一個人可以講話,他就一直講一直講,坐在他旁邊,還要被噴乾冰,我們多衰啊。

日本~夢多

都是你們害的!看不出來嗎?

*********

丹麥~馬克斯

台灣朋友覺得我的體力太好了,有一次,我們去綠島,我問他們,可不可以由我安排行程,他們說好,隔天,我們早上五點半就去搭火車,到了台東,先衝浪三個小時,再坐船去綠島,租了單車,一直騎單車,到了晚上,吃完飯後,去泡溫泉,第二天,我在六點叫醒他們,去潛水,之後,回到台東,再從台東去墾丁,在墾丁逛,第三天,去了台南,再回到台北。經過這一次,他們就說,這是最後一次讓我安排行程了。

日本~夢多

我覺得,瑞典人很厲害,就是馬丁啊,因為我最近跟馬丁去綠島,大家都知道潛水很累嘛,我們去到那邊,一天潛四次,空檔時要讀書,馬丁真的很強,結束之後,我只想要快點睡覺,他說“我們來喝一杯。”喝完一瓶啤酒,差不多了吧,我要睡覺,“你現在在綠島,去走一走,走啊!”走去哪?就騎著摩托車到海邊看一下,天空很漂亮,我就很累,休息一下,把眼睛閉起來,他生氣耶,“你來這裡睡覺?!你是在浪費人生!”隔天早上起來,他又很有活力,再去潛水,中午一點休息,我本來想回飯店,他說“不行!走!”走去哪?“看一看啊,吃個飯啊。”綠島不就那一條路嗎?他就是繞來繞去,“馬丁,你到底想去哪?”“我不知道,但不想要停下來。”你是鮪魚喔!停下來就死了嗎?

美國~杜力

馬丁的體力是永遠用不完那一種。他現在打電話給我,我都不會接,若今晚陪他去喝酒,可能喝到早上七點。睡一下,早上十點又來電話,“欸,要不要出去?”一整天,一直在玩,玩到隔天早上,你突然醒來,會有疑問,為什麼會在馬丁家的屋頂上面?這個人的體力到底是怎麼樣?

紐西蘭~愷杰

不只是他,我覺得是所有的瑞典人,他姐姐昨天晚上來了,他們昨天晚上就出去,他姐姐也是HIGH到不行,比馬丁還HIGH,在那邊一直玩,很恐怖。我到兩點時,就跟他們說,我要走了,我也沒有跟馬丁講,因為他很盧,就不讓我走。

日本~夢多

馬丁真正厲害的是,如果現在這個時間打給他,除非他在工作,跟他說“馬丁,我現在在喝酒,要不要來?”他在五分鐘之內就會出現,真的很厲害。

美國~杜力

我常被台灣朋友罵,到了國外,我會安排一整天的行程,白天去潛水,晚上去喝酒,參加派對之類的,這是應該的,你已經出國玩了,要多了解一下當地的文化。但在台灣,我就不會這樣玩,在台灣,我已經算是一個老人了,我很喜歡待在家裡。若去菲律賓、泰國,我可能一整天一直在玩,睡個三、四個小時,都花了機票的錢、時間,還要睡很晚,台灣朋友都一直罵我,我就說,“不然,我們明天就逛街,然後待在房間睡覺嗎?”幹嘛要浪費我的生命?都出國了,還這樣,太浪費了。

英國~湯姆士

我的美國朋友也有這樣的態度,但他們剛來台灣時,還有新鮮感,所以,我第一次跟他們一起去喝酒,是一個禮拜五的晚上,喝太醉了,早上五、六點回家,我坐一台計程車回家,隔天中午,他們打給我,我就說“我還在宿醉,你們呢?”“我們沒有宿醉,我們持續在喝。”

美國~杜力

剛來台灣時,我也是這樣啊,週末時都沒有在睡覺。剛來時,我們也不知會待在這裡多久,本來以為只有一年。

紐西蘭~愷杰

不是,要避免宿醉,就要一直保持醉的狀態。

我覺得,有些台灣人出國時也很瘋,在台灣,可以做的事,就是去逛街啊,逛夜市這種地方。我有一次跟一些朋友去峇里島,我們是去衝浪,一下飛機,把行李跟衝浪板就丟在飯店,出去找當地的朋友,在那邊喝酒,喝到早上兩、三點,我想說,終於可以休息了,結果,在早上五點,我朋友就說“走啊!”“去哪裡?”“衝浪啊。”我們就出發,騎著摩托車到處跑,去了三、四個海邊,一整天都在衝浪,衝浪是很耗體力的,峇里島的浪又大,一直在水裡面跟浪打架,回到飯店,想說可以休息了,沒有,把衝浪板放著,去吃飯,繼續喝,第二天,還是一樣,到了第三天,我朋友說“走啊。”我就裝死,“我真的不行了。”我覺得,若再玩下去,我一定要去掛急診,我就待在飯店,整天都在休息。

巴西~舞陽

剛來台灣時,我發現,台灣朋友跟外國朋友喝酒時,可能喝一下,玩一下,到隔天天亮,都已經累了,不像我們巴西,我們的派對都是三天起跳,嘉年華會差不多是七天,不停的喝酒。我前年回去巴西,那時候,剛好有一個三天兩夜的派對,就是「Rave Party」,巴西的「Rave Party」基本上不會在城市開,幾乎都在海邊,或者在山上,那次的派對是山上,我跟妹妹準備要去時,她的男朋友就帶了一群外國人,大家一起去,第一天,大家玩得很開心,一直喝到天亮,我們一定要等到日出才可以睡覺,所以,我們會休息一下,大概是五點半到六點,七點半到八點就起來吃早餐,那些外國人都繼續在睡覺,他們睡了一整天,我跟我妹妹就覺得好奇怪,為什麼他們會累成這樣?到了第三天,我們覺得好可惜,因為每一天都有好多活動,好多表演,根本不用睡覺,可能是睡兩、三個小時就好了,可是,那些外國人都累到不行,第三天,就回家了,根本沒有玩到什麼。

*********

日本~夢多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一個美國人,相信大家也是受害者,不是杜力,他還好,是另外一個年輕人,大家都知道,他的體力都用在不對的地方,每次錄影,腳一直抖,有一次,少俠真的生氣了,“賈斯汀,可不可以不要抖腳?”“哦,抱歉。”然後,移到我旁邊,繼續抖,好,都習慣了嘛。重點是,私下多吵都沒關係,但是,在節目進行中,比如主持人在講話,他就過來“夢多,我跟你講…”跟節目完全無關的東西,你可不可以好好做節目?

紐西蘭~愷杰

要跟他認真的對話,是一件非常難的事。

美國~杜力

因為,他不是正常人啊,你們現在才知道嗎?

丹麥~馬克斯

我也有一個美國朋友,他應該很怕安靜,比如,我們去爬山,他就一直講話,一開始是沒關係,一邊爬山,一邊聊天,其實很舒服。最麻煩的是,跟他去看電影,他也會一直說話“馬克斯,你覺得,是誰做的?”“我覺得是他做的。”其他人轉頭過來看我們,他還是一直講。要離開時,別人都很生氣瞪著我們,真的是很丟臉。

美國~杜力

不是每個美國人都這樣,但是,我也有認識幾個,我也會怕的,這輩子,我最怕的美國人,就是我表哥。他每次準備來台灣時,我會變得非常緊張,不只是要花我的錢,這沒關係,他第一次來台灣找我時,我來台灣差不多一、兩年了,他去嘉義找我,我就帶他去一個小酒吧,我們就開始喝,因為我隔天要上班,差不多兩點時,我就說“我可能要先回家了。”他說“不然,我就留下來,再喝幾杯。”“好。”然後,我就先回家了,差不多四點半,我突然醒來,聽到哈哈大笑的聲音,我想,是發生什麼事了?趕快穿一下衣服,到客廳看一下,在客廳裡面,有三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三個台灣朋友,他們在那裡玩得很開心,吃鹹酥雞,喝酒,“欸,你到底要不要睡覺?”“沒關係,我們再喝一杯。”我不知道他們喝到幾點,反正,我就回去睡覺了,差不多十點半,我醒來,想說我哥應該在睡覺,他竟然在準備早餐,又泡了一壺茶,播他的音樂,我就問他“你到底有沒有睡?”“我有,睡了兩、三個小時啊。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喝?”

英國~湯姆士

剛到台灣時,對美國人來說,時差是很大的問題,睡覺的時間不一樣,之前,我們學校有新來的老師,德州人,那時候,我早晚都要教課,所以,我中午一定要睡覺,他沒有地方住,就先住我家,在中午時,我跟他說“我要回家睡覺。”他說好,我要去睡時,他在我的門口跟我說“我們等一下要幹嘛?”“我先去睡個午覺,等我一、兩個小時,我們再來安排。”一個小時後,打開我的門,他在門外面,臉很嚴肅,“好,你起來了,等一下要幹嘛?我們要去哪裡?晚上要吃什麼?”我就說“我知道你有時差,你可以先去睡一下嗎?”“OK!然後呢?我們要幹嘛?”我都覺得,我在睡覺時,他是不是想進來殺了我?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