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西方太太來報到!揭開異國夫妻神秘面紗!

2    

一個節目那麼多個「安娜」,不註明一下都要混在一起了。

波蘭「ANNA」的老公是「天銘」,法國「ANNA」的老公是「瀚元」,不要搞錯囉!


來賓~洪都拉斯

我一直認為,能夠娶到西方女生的男生,他們的學問應該都很高,而且,都是文思泉湧,就像詩人一樣,才能娶到西方女生。

來賓~丁寧

跟外國人相處的好處就是,她說不要就是不要,台灣女生有很多潛台詞,就搞得大家很累,跟西方女生相處就可以很舒服,也知道彼此的底限。

醫師~陳保仁

我在去年12月參加一個東西方醫師的會談,那場談的是,女性陰道緊實之會談,東西方的差異有硬體跟軟體,硬體就是大家看到的表象,還有一些是軟體面,大家想像一件事,當梁山伯娶了茱麗葉,你覺得日子會是怎麼樣?其實,不論在語言或文化上,都有一些衝擊,我現在服務的醫療院所,可能台北市的西方配偶都在我那邊,可以確定一件事,願意嫁過來,彈性都比較大,從腦袋的彈性,到身材的彈性,腰要彎得夠低,這些其實都很重要。

香妮的老公~熊哥

娶到西方女生,不認識的陌生人,大部份都是抱著「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人家不會誇讚你,都是用不屑的眼光在看你。我在國外,在那邊,我也算是老外,他們也覺得,這個女生是怎麼了?怎麼會去嫁一個外國老公?就會起衝突,香妮當場就打了他,那時,她還懷了老大,在台灣也是如此啊。

ANNA的老公~天銘

有時候,年輕的男生會直接過來問我“請問...你是怎麼把到妹的?”,可是,ANNA就在我旁邊,他們以為她聽不懂中文。另外,也有看到媽媽帶著孩子,孩子就很害羞,媽媽就走過來問我“你是怎麼樣,才能夠娶到這樣的老婆?我也想幫我兒子找個管道。”更扯的是,曾經有一位年長的大叔,他就把我拉到一旁,“請問,你老婆是這樣子嗎?”他就用手比一個數字,我也不好意思當面反駁他,很不舒服。

主持人~高伊玲

ANNA,妳當下會想反擊他嗎?問他說那是什麼話?

波蘭~ANNA

可是,我的個性不是這樣子,就很想走開,不想待在那邊,不要理他就可以了。可是,我們在國外也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我記得有次在法國,我老公在法國待了四年,法文講得很流利,我是一直不會講的,有次我們迷路了,我老公就跟路人問路,我在旁邊站著,那個法國人就對著我回答,我就覺得很奇怪,我也聽不懂,而且,是他在問,不是我,天銘就繼續問他,那個法國人還是一直看著我。

主持人~謝哲青

他認為你是歐洲人,為什麼不講法文?反而是一個東方人來問?

波蘭~ANNA

大概吧,應該是這樣子的意思,天銘是外國人,也許他有口音,我也聽不出來,可能,我看起來比較像法國人,他就覺得跟我講比較快,所以,我覺得,歐洲人有時候也有點奇怪。

珊珊的老公~膺中

我覺得年輕人還好,大部份人都只是看一下,就走過去了,年紀比較大一點的,就會跟你說“這個漂亮。”

有時候倒垃圾時,他們會問“美國的生活怎麼樣?”,我就說“我老婆不是美國人,是俄羅斯人。”隔一天,他還是說“美國人怎麼樣?”有一次最扯,我們要過馬路,有個中年人開車經過,他就把窗戶搖下來,慢慢的開過去,然後,一直看著我們。

俄羅斯~珊珊

奇怪的是,我跟他一起出去的時候,很多人會覺得我們兩個都是外國人,都說他是日本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人對自己的男生那麼沒信心?

主持人~高伊玲

講到因為老婆而出名的,必須介紹一下,瀚元跟ANNA,瀚元本身是打英式橄欖球,因為太太是ANNA,很多球友都認識他。

主持人~謝哲青

你之前有講過,出去,不要講什麼台灣之光,就是...

ANNA的老公~瀚元

對啊,比較有趣的是,我們若去百貨公司搭電扶梯時,一上一下嘛,在交會時,對面的人,會先看我,再看ANNA,好像沒想到什麼,頭低下去,然後,好像突然又想到了,很驚訝的再回來看我,那時侯心裡就會OS“安怎?!我生的很醜嗎?”

有一次,經驗比較特殊一點,我去做植牙時,它有舒眠治療,就是在做植牙時,會讓你有點半夢半醒的感覺,你雖然已經被麻醉了,還是有一點意識,可以聽到醫生在講什麼,在快結束時,醫生突然對護士說,“聽說他太太是法國人,我們要不要看他多厲害,把他褲子脫下來檢查一下?”

主持人~高伊玲

保仁醫師,確實有很多台灣人都會覺得,“哇,他是很厲害嗎?不然,怎麼可以吃得下西方太太呢?”

醫師~陳保仁

首先,先恭喜四位台灣之光,真的是為國爭光,我們證實婚姻是一場騙局,因為,騙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為什麼會覺得西方女性比較好?會從硬體、軟體、下一代,這三個來看,第一個是硬體,身高、五官、輪廓,感覺上都比東方人好一點點,可是,硬體有老中青,白種人的老化程度比黃種人嚴重,包含皮膚的萎縮,東西方彈性的差異,真的是有很大的差異,所以,這部份也要好好保養。

第二個叫軟體,西方女生就比較熱情、浪漫、好相處,另外,也許親密關係也比較活躍,但也不見得,其實,因為我看過很多病人,你一定有她喜歡的地方,要不然,她不會飄洋過海來看你,而我們是外人,看的點不同,比如,我看到ANNA會嫁給天銘,應該是因為他斯文,這個人搞不好學歷很高,要不然,就是家裡很有錢,我看到瀚元,完蛋了,身材這麼壯,一定是看上他的肉體,類似這樣子,這就是人的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是很糟糕的,可是,我覺得各位要扮演突破的角色,要告訴他們,彼此之間是有真愛的,不一定是看上他的肉體,而且,因為橄欖球員常會衝撞,不一定表現的就會很好,可能是肌肉比較好一點。

最後一個是下一代,很多人會覺得下一代很可愛,我看過的下一代混血兒,還真的生下來就好可愛。

主持人~高伊玲

ANNA,如剛剛保仁醫師所說,瀚元是什麼地方吸引妳?

法國~ANNA

太多了,說不完。

我覺得不管娶哪裡的女生,男生都要夠貼心,我那時候來到台灣,並未開始交往,我就先回去法國,然後,我們有繼續用「MSN」在聊天,我妹妹三年前有來台灣,在台灣留一年,可是,她都沒交到男朋友,所以,台灣人還是比較沒有自信。因為我們不喜歡太瘦的男生,要有肌肉,我老公就是有肌肉,我自己比較喜歡壯一點,所以,我老公就很適合我的口味。

主持人~謝哲青

香妮,熊哥哪一點吸引妳了?

烏拉圭~香妮

可能是我那一天早上沒有睡醒,他問我要不要嫁給他,我就說好。

沒有,開玩笑的,講實話,我們大部份的男生都是又高又壯,若抱我,我就不見了,但是,我覺得,這樣的男生是好看,不好用,就是,看到的都是很帥,很好,但是,那並不是我們家庭所需要的,沒有安全感,沒有責任感,而且,我不喜歡簡單的男生,瞄一下,好像就會跑過來那種。

香妮的老公~熊哥

你們剛才講的問題都沒出現在我身上,是香妮來倒追我的。

烏拉圭~香妮

我喜歡他,因為他,不好追。

香妮的老公~熊哥

我在烏拉圭是萬人迷耶,她不知道是我第幾個女朋友去了,排在很後面,我當初會選擇她,是因為她最幼齒,18歲而已。

烏拉圭~香妮

以前,我的朋友都在談論一個人,就是他,很酷,很不好追,我就一直很好奇,這個男生到底是哪裡酷?因為我沒有看過他,我就想說要來試試看。我看到他的時候,算不錯,我就想要追他,我覺得不簡單的東西,應該每個人都有那種想法,就是不好追,不好弄,才能一直有興趣,一開始是這麼想,後來,我就真的喜歡他。

主持人~高伊玲

珊珊,那妳跟阿中怎麼認識的?

俄羅斯~珊珊

我那時候在中國唸書,也有很多大陸的朋友,有次,她們說,會有台灣男生過來,要一起吃飯,他就發現我會講中文,覺得我很有趣,然後,就開始慢慢相處,我發現他真的很貼心,很親切,我有什麼興趣,他也會去了解,我覺得很好,就這樣嫁給他了。

主持人~謝哲青

台灣的男朋友哪裡吸引妳?

俄羅斯~珊珊

配合度很好。像生活上,會願意做家事,以俄羅斯的大男人主義,這是很不可思議的。我就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男生。

他的缺點就是不浪漫,從不準備驚喜給我,應該說有準備,但他會先跟我說,那時候,他準備去俄羅斯向我求婚,他不只先跟我說要求婚,還把戒指的照片寄給我看。

珊珊的老公~膺中

其實,我是知道求婚應該會成功,又想到,台灣過去俄羅斯那麼遠,機票也滿貴的,戒指也要花一筆錢,對不對?若不先給她看,萬一,我給她的驚喜,她打槍,機票跟戒指的錢都沒了。

俄羅斯~珊珊

什麼!你說什麼?

主持人~高伊玲

那來聽一下,波蘭的ANNA呢?

波蘭~ANNA

那時候,我高中就去中國旅行,就發現我的長相在東方還滿吃香的,在東方,我的市場會比較大,比較容易找到好老公,後來,在德國就認識了天銘,說真的,算是緣份,只是,那時侯,我是跟外婆一起住,他會定時過來找我們,我去上學,他就跟我外婆在一起,就陪外婆聊天,跟外婆去買菜,跟外婆一起準備午餐,幫外婆切菜、洗碗什麼的,若有空,他還會跟外婆去教堂練琴,因為我老公是管風琴師。

ANNA的老公~天銘

其實,去教堂練管風琴,我帶外婆去,是想請外婆用波蘭語幫我借場地,再來,我第一次去的時候,被狗咬過,所以,請外婆特地,保護我。

我還是有缺點,第一,其實,我只會在外婆家做家事,第二,這個可能已經無法彌補了,我沒有跟妳求過婚。

波蘭~ANNA

對,這已經來不及了。

ANNA的老公~天銘

我們是想說,戒指只要有一個就好了,結婚戒指就好了,這是最重要的,通常,求婚會有一個求婚戒指,我們也買不起,再來,既然結婚戒指是最重要的,一個就好了,唯一的。

主持人~謝哲青

天銘有沒有送過妳花?

波蘭~ANNA

從來沒有。

主持人~謝哲青

珊珊,阿中有沒有送過妳花?

俄羅斯~珊珊

有,可是,這好痛苦的一個問題,因為,我們在俄羅斯,送花給女生是很普通的事情,我跟他一直講“我很喜歡花。”他去俄羅斯時,我們去見我媽媽,我就先帶他去買花送給我媽媽,我想,他應該知道我的意思,但是,我講了好久,“老公,節日要不要送花?”一直都沒有。有一次,我生病了,我在家,他來了,我開門,看到一大束花,我哭了,我就覺得,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要弄得那麼複雜?

來賓~丁寧

所以,熊哥應該也沒送過花囉?

香妮的老公~熊哥

我為了她,在家裡種了上百棵的花。

烏拉圭~香妮

他沒有跟我說過這句話。

香妮的老公~熊哥

我用行動表示啊。我自己種了上百棵啊,玫瑰花會凋謝,百合會凋謝,我種的都是盆栽,百年都不會死。

俄羅斯~珊珊

我還有想到一件很誇張的,我們有次在逛街,看到乾燥花,他看到就很開心,因為,可以送一次,然後, 一直擺在家裡,也不會凋謝。

珊珊的老公~膺中

到現在都還沒壞,蠻香的。

法國~ANNA

對法國人來說,結不結婚不重要,他不求婚,我們不結婚,我也不會覺得不好,我聽到很多西方女生說,“我的台灣老公很貼心,很會照顧小孩,做家事,還會照顧我。”可是,聽到這些故事,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老公完全不會做這些,每次我生病時,就會比較麻煩,因為我不想去醫院,我就想讓他多多照顧我,可是,他第一個反應是“妳不舒服就去醫院啊。”我們就會開始吵架。

ANNA的老公~瀚元

生病不去醫院要幹嘛?

法國~ANNA

就假裝一下,照顧我吧。

那一天,我跟他說,冰箱有兩瓶牛奶,一瓶過期了,要注意看,然後,我就喝光了,他說“ANNA,妳知道我加了什麼東西嗎?”他一說這句話,我就開始想吐了,因為我知道他會拿錯,我跟他說“你不要亂講話啦,這樣很危險,我會死掉的。”

ANNA的老公~瀚元

我只是問妳有沒有覺得喝起來怪怪的,但我沒有加任何東西。

生活中,少了浪漫,那麼,多了一點刺激也不錯。

她剛來時,很喜歡吃日本料理,我有次帶她去吃生魚片,法國人喜歡吃加州捲,加州捲裡面有酪梨,弄得很漂亮,那個生魚片送來時,就有一大盤,哇沙米是一整垞放在旁邊,我沒有注意到,她就有看到,就很開心,馬上夾起那一垞起來吃。

法國~ANNA

我都哭了,你們看,他就是不會照顧人啦,他應該要說“ANNA,不要,這個很危險。”,他是故意不講的。

ANNA的老公~瀚元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就一直哭。

法國~ANNA

有時候,我想要浪漫一點,就會邀他去野餐,他就說“幹嘛去野餐,去夜市就好了。”還有,我喜歡自己煮飯,他就說“幹嘛煮飯,要買菜,要洗碗,要做一大堆事。”你可以吃到法國料理,免費的,多好。

烏拉圭~香妮

我剛來台灣時,也是不習慣,我來的時候是63公斤,不到半年,變成56公斤,我不喜歡全身都是骨頭。

香妮的老公~熊哥

她現在是68公斤。

她瘦不好看,只要低於60公斤,就很醜了,每個人喜歡的不一樣,我不喜歡太骨感的。

主持人~謝哲青

問一下熊哥,香妮會煮飯嗎?

香妮的老公~熊哥

你們都怎麼煮蕃茄炒蛋,是不是先洗蕃茄,再切蕃茄?我看到她,竟然是先切蕃茄,這樣怎麼對?她說“烏拉圭也是一樣啊,先切蕃茄再洗啊。”那洗了,那個湯汁怎麼辦?她還說“用漏斗接。”漏斗都流光了,還用漏斗接?都變成蕃茄殼了。

煮飯,人家是倒沙拉油,她倒沙拉脫。

烏拉圭~香妮

顏色一樣啊,我又分不清楚瓶子,也看不懂字啊。

我公婆還有我老公也是,為了怕我跟家人無法溝通,怕我無聊,就教我打麻將。

俄羅斯~珊珊

台灣的生活節奏跟莫斯科差很多,我習慣大家走路很快,大家都很忙,我覺得,俄羅斯人很有珍惜時間的觀念,台灣是完全相反,台北只比高雄快一點,不過,比莫斯科慢很多,我若按莫斯科的速度,他都跟不上我。

我最有意見的是,台灣人一直遲到,從小,我媽媽會說“妳有什麼特別的?為什麼要別人等妳?妳有比別人重要嗎?妳要珍惜別人的時間。”所以,我最討厭遲到的人,沒想到,我就嫁給很會遲到的人,我聽他朋友在講,他最多遲到了三個小時。

珊珊的老公~膺中

因為他們都是約吃飯,我本身是不太想去,已經拒絕好幾次了,我就說“你們先吃飯,等到喝飲料時,我再過去。”

並不是台灣人都會遲到,有些人不會這樣。

俄羅斯~珊珊

沒有,我抗議,現在,他是跟我在一起,我們當然會準時到,但是,我們準時到,卻沒有看到半個人,比方,大家都是情侶,就是一對一對的,我們先到,過五分鐘,下一個到,再過10分鐘,再下一個到,我真的受不了。

主持人~謝哲青

我聽說法國人也很會遲到?

法國~ANNA

我不會,台灣人會啦。

我要跟珊珊講一下,因為我老公也很會遲到,所以,我會騙他,比如,我來這邊錄影,本來是12點半要到,我會跟他說12點到,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不然,真的很會遲到。

波蘭~ANNA

我是覺得我適應得還不錯,之前,我就看過很多書,看過很多電影,就還滿了解的,只是,有些東西要靠想像,那就不見得像我想得那種樣子,像我們第一次到天銘家去祭祖,那時候是過年,那個祖先牌位就一直讓我很不安,這件事我就想很久,後來,我們結婚了,我就想一想,我老公是長孫,想說那個祖先牌位會不會到我家,我就跟老公說,我有點怕那個東西,他問我為什麼怕,我就說“裡面不是有骨灰嗎?”它就長得很像嘛,我也沒有看過啊,想說,要把祖先的骨灰放在我們家,就覺得毛毛的 。

主持人~謝哲青

請問一下,娶西方的女生當太太,很難搞嗎?

香妮的老公~熊哥

結了婚,我在烏拉圭求了一年多,她才跟我回台灣。

烏拉圭~香妮

那時候,我是故意的,那時候我們已經結婚了,他要來台灣,我就說“我不要,你要去就去,我沒有關係,你要回來,你也知道我家在哪裡。”因為,我不希望從一開始,他講東,我就往東,等了一年,我才說好。

ANNA的老公~瀚元

我覺得還是要看人,因為,我晚上還要回家。主要還是文化差異,她也覺得我很難搞,基本上,我以前交過的台灣女朋友,很少,她跟台灣女生最大的差異,就是真的很獨立,以前,我可能對女朋友太好,好像有點公主病,遇到ANNA之後,再加上我們又自己創業,很多東西是我不想碰的,像什麼財務、會計、報表,甚至是稅法,勞健保,全都是她自己搞定,現在,也不能沒有她,很依賴她。

醫師~陳保仁

我想給四個建議,第一個,不管她是不是西方太太,有些話,打死都不能講。第二個,不管她是不是西方太太,所有女性在婚姻當中,要求的就是關心、陪伴跟傾聽,不管怎麼樣,都要慢慢學著去做這三件事。第三個,我也學到了,若遇到語言不通的配偶,其實,打麻將是一個不錯的方式,因為只要學會四個字就可以了,吃、槓、碰、胡,就可以很快跟大家融成一片了。最後一個,我要提醒大家,最大差異是在親密感,其實,外國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對親密感的重視,是跟我們華人不一樣的,包含肢體上,或者是情感上,你們都還年輕,到了50歲,若突然沒有親密關係,她就會覺得你有問題,對他們來講,親密關係是生活的一環,再來是,親密感的表達,包含對小孩的親密感,對家人的親密感,這可能是你們未來要進行的課題。親密感的營造呢,就真的要花一點點時間,個人目前也正在學習當中。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