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混血小孩來爆料?!異國教育有淚有笑?!

140410 


六對親子~

奈及利亞『AUSTIN』VS.女兒『SYLVIA』
烏拉圭『香妮』VS.兒子『毅豪』
智利『芭蒂』VS.女兒『樂樂』
印度『NILAM』VS.兒子『亮德』
美國『歐陽姍』VS.女兒『CHRISTINA』
德國『阿福』VS.女兒『棠棠』

高伊玲:「在你們國家,教育的方式跟台灣最大的不同處是什麼?」

AUSTIN:「我覺得在台灣,小朋友都可以選擇他們要幹嘛?在非洲來講,沒有什麼民主,就是由爸爸決定,不能說我要這個我要那個,沒有。就我來講,爸爸起床時,小朋友要跟著起床,跟爸爸問早,不能說看到爸爸都不理,台灣的小朋友都不會打招呼。若要出去,也要跟爸媽講,去哪裡?跟誰去?幾點回來?交朋友時,一定要帶回家,不能在外面認識誰誰誰,家長都不知道。」

SYLVIA:「前一陣子,我跟一個男生第一次見面,回家時,因為有點晚了,我們就搭計程車,經過我家樓下,我是很晚到家,就被我爸遇到,因為我沒有跟他說我要去哪裡,他就很生氣,他臉超臭的,就先罵我,後來他說〝你們經過我們家樓下,為什麼沒有叫他上來?〞可是,我們才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很奇怪,第一次見面也要帶上來,這樣會很尷尬。他還說下次如果再這樣,他就要把那個人的手砍掉。」

AUSTIN:「重點是,那個人也是非洲人,他應該要知道這件事。」

香妮:「我覺得是台灣的教育跟我們完全不一樣,在台灣,小朋友下課,若沒有去補習,要回家寫功課,若有補習,回家以後也晚了。但是,我們完全不是,再怎麼樣,小孩子也是會有壓力,所以,我們會告訴小朋友,你若下課,先去玩一下,放輕鬆,大人都需要,小孩子也是需要啊,畢竟都是人嘛,他們也需要自己的空間,若是小時候一直讀書,該玩的東西都沒有玩到,難道要等到長大,有了老婆有了孩子,再去玩,根本沒有那個美國時間。」

芭蒂:「智利有個故事,在阿姆斯壯的小時候,有一天,他在跳,跟他媽媽說〝媽媽,我很喜歡跳,有一天我一定會跳到月球上。〞結果,他媽媽跟他說〝好,那你跳到月球去,一定要跳回來,不然,我們會很想你。〞所以,我覺得如果是在台灣,小朋友這樣跟媽媽說,他媽媽一定會說〝屁啦,你最好是啦。還不趕快去讀書。〞有一次,樂樂跟我說,她想要當網路模特兒,雖然她現在是大學生,我也是有點擔心,可是,我還是跟她說〝好,那妳要加油,賺到錢一定要請我們全家吃大餐。〞可是,我還在等她的大餐。」

樂樂:「有啊,我有買宵夜,四碗大腸麵線。」

歐陽姍:「基本上,台灣跟美國比起來是極端,台灣是極端的嚴格,極端的上課時間太長,我女兒早上五點半要起床,晚上最早九點半到家,美國的學生不可能這樣,晚的話是三點下課,我高中時是兩點下課,時間就非常不一樣。台灣的學生,上課的時間比上班族還長,這太離譜。美國是自由得不得了,這點有他的好也有他的壞,美國的自由讓有些父母很怕,像我姊姊的女兒,已經有唇環了,〝媽~妳不讓我穿,學校裡面別的同學都有,幹嘛管我?〞就來這一套,我是沒辦法接受,就算我是美國人,還有刺青之類的,都是青少年,我們這邊也都是青少年,我就覺得好恐怖。」

CHRISTINA:「沒有,我沒有想過。」

歐陽姍:「我不是在說妳,妳是在台灣。假使妳在美國,我希望妳不要這樣。台灣教育最糟糕的地方,因為我是補習班老師,我主要的學生都20出頭了,整個教育就是要拿第一名,造成他們的成熟度不夠,非常幼稚,因為我是老師,得知道學生的背景,〝你是修什麼科系?工程師啊,是你自己想要的嗎?〞八成是父母指定的,都是成年人了,我覺得是教育制度的毛病。」

謝哲青:「在美國,2、3點就放學了,那下課之後,學生都去做什麼?」

歐陽姍:「這就要看各人,如果你要考上好的大學,一定要參加團體活動。」

謝哲青:「阿福,你們高中幾點放學?」

阿福:「1點。」

芭蒂:「2點。」

香妮:「我們也是差不多2、3點。」

AUSTIN:「一樣,2、3點。」

NILAM:「我們是早上10點才上課,到3點50分。」

《我覺得身邊的台灣同學...》

毅豪父母不打不罵,孩子不懂禮貌。
亮德過度安排孩子人生,孩子無法自主。
SYLVIA父母只重課業,孩子沒有其他專長。
棠棠教育方式不夠開放,有愛說不出口。
樂樂父母怎麼說,孩子怎麼做。
CHRISTINA父母很兇太嚴肅,孩子只能偷偷反抗。

毅豪:「台灣的父母就是愛的教育,都輕聲細語的,很呵護,變成有些小朋友,可能也不是小朋友了,都20幾了,跟長輩講話都是沒大沒小。」

SYLVIA:「我爸媽是滿鼓勵我去學各種不同的東西,學不好也沒關係,媽媽會說〝沒關係,妳試試看,搞不好那會是妳的專長。〞」

樂樂:「小時候,我的外表跟其他孩子不太一樣,又很白,國小時,老師要重新排座位,老師會說〝那個誰誰誰,你跟樂樂一起坐。〞同學就會說〝我不要。〞老師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她是阿兜仔。〞我那時候不知道阿兜仔是什麼,我問同學什麼意思,他說〝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媽媽看到妳媽媽,就說妳媽媽是阿兜仔,所以,妳也是阿兜仔。〞超難聽的。」

SYLVIA:「阿兜仔還好吧,我從小都被叫黑人牙膏。」

亮德:「我問過幾個同學,他們父母會幫他們安排好以後的事,讓小孩子不用擔心,小孩子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可是,當父母不在時,他們就會不知所措。我媽都放手讓我去試,她基本上不太會管我。」

NILAM:「管不動...,他們讀什麼我是看不懂,可是,看他們一直在讀書,我是覺得為什麼要那麼累?我沒有給他壓力,他們是自己逼自己,我不喜歡這樣,我喜歡他們出去,打球也好,玩電腦也好,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一直看書。最主要也是他們的功課都還不錯,我也不需要擔心。」

CHRISTINA:「我覺得我媽管我的方式比較鬆,她不會說〝不行...〞,可是,我覺得台灣的家長比較老虎性,他們會禁止穿耳環。」

NILAM:「我都叫我兒子戴一個耳環,我覺得好帥氣,是他叫我不要胡說八道。我在台灣,看到有些男生會戴,我覺得好好看,我女兒就說〝媽媽,妳喜歡很娘的男生。〞好像是耶。」

CHRISTINA:「我國中有個朋友,他爸媽死不讓他穿耳洞,那時候很流行連耳骨都穿,那些孩子的爸媽都說不行,可是,我媽說可以,我也只想穿一個,她也沒有太大的禁止,但是,台灣的家長會一直禁止。結果,我朋友偷偷去穿了一排三個耳洞。」

棠棠:「我同學的媽媽是禁止他晚上玩手機,所以,一到晚上,手機要交給她,隔天到學校上課,他就開始玩,他本來不會在上課做這件事,是他媽媽沒收他手機之後,他才在上課時一直玩。」

香妮:「其實,小孩子不要去做壞事的話,為什麼不可以?」

謝哲青:「外籍的父母親,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教育,我記得NILAM說過,亮德唸書時,妳沒有辦法幫他,因為妳看不懂他的功課?」

NILAM:「我曾經有講過,我女兒讀一年級時,我看不懂連絡薄上面寫什麼,我也沒辦法等到老公回來,我就拿聯絡薄去隔壁問,我就覺得我讀那麼高,可是,都幫不上忙。」

香妮:「哥哥小的時候,有次老師打電話給我,〝為什麼毅豪的功課都是寫注音還有西班牙文?〞他不會直接寫國字,後來,我去學校,跟老師解釋,因為我想在家裡教他西班牙文,那個是我的母語,一定要學,而且,免費,不用錢,我跟老師這樣講,但是,老師的表情好像不接受我的方式,我想再講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我就讓小孩子去補習,學國語。」

歐陽姍:「他們很忙,所以,我不會給他太多家事,可是,一般的美國父母會給孩子一大堆家事,這個才叫做家教。基本上,我對她很滿意,我給她的家事也很少,我每天也很樂意幫她準備便當,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覺得非常合理,便當盒拿回家後,就把它打開,然後沖水,難嗎?我發現她都丟在那裡泡水,就變成媽媽的工作,偶爾我會做,可是,有的時候,我的高血壓來了,我就說〝妳為什麼不洗這個便當盒?〞她就跟我理論,〝媽,妳知道嗎?不是我不要洗這個便當盒,妳看,這個便當盒有邊緣,我不喜歡洗邊緣。〞」

CHRISTINA:「因為我們學校的蒸飯箱,每一次在蒸飯時都蒸得太熱了,在邊緣的那些菜就會焦掉,然後會很乾,就黏在上面,我要用湯匙挖也很難,所以,就泡水,通常,早上它就洗好了。」

歐陽姍:「這是足簡單的代誌啊,為什麼妳不會做?」

CHRISTINA:「因為邊緣都乾掉了,那個很難洗。」

NILAM:「他們很奇怪,小學時都會自動幫我做家事,現在高中了,叫他幫我做什麼,都說〝好啦~〞後來就沒了。」

AUSTIN:「在我家,基本上是你煮給她吃,她自己不會煮,只會泡麵。」

阿福:「我一直在努力中(叫棠棠做家事),我一直跟她說〝這裡不是飯店。〞」

棠棠:「垃圾是我倒的。」

阿福:「一、兩個禮拜才倒一次。我在切起司到麵包上,她過來,就搶我的刀子,我叫她拿別支刀子,她說〝我不要洗。〞〝爸爸,今天你去倒垃圾,我還要做功課,我有很多功課,我答應你,下個禮拜,我每天都會去倒垃圾。〞隔一個禮拜,到禮拜四,我們廚房的垃圾已經像座山了。」

**********

亮德:「有次我要考試,大概讀了兩個小時,我媽進來說〝去玩電腦,該休息了。〞我媽唯一的缺點,就是管我太鬆了。」

NILAM:「因為他若有玩電腦,都會考前五名,若一直看書,一定會掉到五名以外。我也覺得奇怪,也許他也怕玩電腦玩過頭,而會好好讀書,全部都有吸收。」

**********

棠棠:「上次在學校寫作文,92分,也沒有很爛,媽媽一看到就會說〝妳用了幾個成語?下次用多一點。〞然後,爸爸拿過去看,〝妳有沒有用很多不同的創意?有沒有豐富的想像力?〞所以,我每次寫作文,手就會抖,又要有成語,又要有想像力。」

阿福:「不然,92分從哪裡來?我是不會盯,她講得太誇張了,當她問我〝這個要怎麼做?〞我會反問她〝那妳會怎麼做?〞她就去試,如果真的不行,我再幫她。」

**********

SYLVIA:「我爸真的很兇,他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是〝I WILL KILL YOU.〞(我會殺了妳)」

AUSTIN:「那不是真的〝KILL〞,只是口語。」

SYLVIA:「哪有人會這樣罵人?因為我從小到大,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一句。前陣子,他突然叫我的名字,我本來是在寫作業,就被他嚇到,還抖了一下,我想說,我是做錯什麼事了嗎?結果,他說〝我要出門一下哦。〞好險,真的太恐怖了,從小到大,他都跟我說那句話,我都死多少次了?」

**********

樂樂:「媽媽都會唸我的房間又髒又亂,是亂,沒有髒,我覺得亂跟髒不一樣,我只有亂而已,亂中有序。其實,若擺整齊,我就不知道東西在哪裡了?」

芭蒂:「絕對不只我認為她房間亂,是沒有什麼髒東西,但感覺就是髒。有次,她帶兩個朋友來家裡,他們就直接去房間,我心裡想,樂樂真敢,房間那麼亂,竟然帶朋友去她房間,可是,居然是同學一進她房間就跟她說〝樂樂,妳的房間這麼亂,我們幫妳整理好不好?妳給我們100塊就好了。〞」

**********

毅豪:「媽媽會趁我洗澡或不在房間時,跑進去我的房間,鬼鬼祟祟的,翻我的包包,我也不知道她想找什麼?因為媽媽知道我有些東西會藏在書本裡,她也在那邊翻。她現在都很正大光明,〝你的包包在哪裡?〞」

香妮:「他是會打掃房間,但是,有個地方,我真的很討厭,就是,床舖底下為什麼沒有打掃?他不讓我進去,沒關係,我不進去。」

謝哲青:「那妳就幫他打掃床底就好了,為什麼要翻包包?」

香妮:「呃...順便看看有沒有灰塵?」

毅豪:「她都偷看我的照片。」

香妮:「這個我可以解釋,因為我想要知道他去玩的地方好不好?我也要去。好幾次,他要去夜店時,我跟他說〝沒關係,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謝哲青:「怎麼會有人去夜店帶著媽媽去?很解HIGH耶。」

CHRISTINA:「我爸管我比較嚴,我媽是只要讓她知道我在做什麼就可以了,但不能讓我爸知道,他若打給我,問我在哪裡?我說〝在學校啊。〞他又問〝有男生嗎?〞不然呢,然後,他會去看我的臉書,〝這個男生是誰?〞也會看我手機裡面的照片,〝這個男生是誰?〞他會調查,因為他是電腦工程師,就很厲害。」

AUSTIN:「像我說的,因為她們都沒有把朋友帶回來給我們看,我們就會怕。」

亮德:「在選組時,同學都認為印度人該選自然組,我媽也是這麼覺得,可是,我數學跟物理真的不太好,所以,我就選了文組,媽媽那時候就有點難過。」

NILAM:「應該又哭了吧?」

亮德:「她想要我當醫生,我比較喜歡經濟。」

NILAM:「我兩個孩子都一樣,我要他讀什麼,他就讀不一樣。後來,我自己想通了,反正,是他們自己的人生,就好好賺錢給我用就好了。」

SYLVIA:「我本來地理就很不好,可是,每次讀到非洲地理,我就會很會開心,因為就比較熟,而語文,也是因為爸爸媽媽都會教,也比較好。爸爸很奇怪,平常也不會管我哪一科考怎樣,可是,他只要看到我,就會叫我去讀書,他就是要我24小時都在讀書。」

AUSTIN:「非洲需要很多醫生,我也希望她去讀醫生。」

SYLVIA:「我喜歡的是語文,我爸爸也很鼓勵我學,他當初一直希望我上台大,可是,後來我讀到自己喜歡的語言,他還是會支持。」

*********

毅豪:「我小時候是覺得為什麼要長得跟人家不一樣,很難過,現在開心的咧。差不多到國中、高中,感覺就不一樣了,別人會說〝你的五官好深邃哦。〞」

香妮:「媽媽在這啦。」

毅豪:「我會問比較好的女生朋友,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謝哲青:「你問樂樂。」

毅豪:「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樂樂:「頭髮很高。」

毅豪:「妳還更高。」

*********

NILAM:「我兒子很貼心,很多細節,我老公都不知道,比如,我哭的時候不會讓大家看到,我會默默在房間裡面哭,他平常在家裡玩電腦都會戴耳機,叫他根本不會理我,可是,每次,不管我哭多小聲,他都會過來,可是,他不會說什麼,就拍拍我的肩,看到我不哭了,他再離開。平常我個性很活潑,可是,他一回家,若我沒有理他,他都會一直問〝媽媽,妳怎麼了?今天心情不好嗎?〞可是,我老公跟女兒都不會知道我開不開心,是否哭過?」

謝哲青:「你為什麼會知道?」

亮德:「因為看久了...」

NILAM:「可是,怎麼老公看久了都不知道?」

**********

阿福:「棠棠真的很貼心,我們剛到德國時,我老婆要先考德國的駕照,我也幫她買了車子,可是,後來我後悔了,我去上班,她沒有上班,很閒,她就開車子出去,用我們的信用卡,刷刷刷,晚上回到家,就看到新的皮包,〝這個打折,很便宜,才三百多歐元。〞我就很生氣〝妳已經有100多個皮包了,什麼牌子都有,妳還要去買皮包,可不可以先把錢花在重要的地方?〞她就開始跟我吵,〝你這個德國人,你看我們以前在台灣過得那麼舒服,到了德國,我這樣子不舒服,你也讓我高興一點,我買個小東西,也不會怎麼樣。〞我們就在那邊吵起來了,棠棠聽到了,她就跑到她房間,把門關起來,我們兩個一直吵,也沒有想到小朋友,突然,她從她房間出來,拿了兩張紙條,一張交給媽媽,一張交給我,然後,她又回去她的房間。我們就打開看,我說〝妳那邊寫什麼?〞她寫給老婆的是中文,我的寫德文,在我這邊寫〝媽媽要買那個東西,你就給她買,有什麼關係?她自己一個外國人在德國,她這樣也會比較開心。〞在我老婆那邊寫〝爸爸就是這樣子,妳也知道,德國那個死腦筋,妳就不要理他。〞我們兩個看完後,真的覺得我們是白痴,小朋友還比我們成熟。我們就到她房間,她很無辜的坐在床上,我們兩個就過去抱她,後來,就三個人抱抱。」

高伊玲:「棠棠那時候幾歲?」

棠棠:「國小...」

阿福:「那是很久以前,現在根本不會,她現在都跟媽媽出去,〝我們去買皮包好不好?〞」

棠棠:「因為那個時候,我在德國最好的朋友,他爸媽剛好那時候離婚,我聽到他們在吵架,我也不要我發生那種事,所以,聽到他們吵,就會擔心。」

**********

毅豪:「謝謝爸爸媽媽,在某一天的晚上,努力之下,把我帶來這個世界。」

樂樂:「我想跟媽媽說,雖然妳常常沒有給我飯吃,不過,我長大後,還是會煮飯給妳吃。因為媽媽都會煮一些很奇怪的豆子。」

芭蒂:「很健康啦...,不過,我現在也很少煮飯了,因為我要工作,我也很累。我也沒辦法煮飯給他們吃。」

棠棠:「我要謝謝爸爸都會支持我,像我們上次足球比賽,我們是去高雄,也沒有家長來看,突然有人大叫〝妳的爸爸來了。〞我還以為是別人的,我就去看,耶,我爸爸來了,他就一直在旁邊幫我們加油。」

CHRISTINA:「我要感謝爸媽的是,讓我能夠去學跳舞,也很支持我。」

亮德:「我不要講很感性的話,我想說的是,內在美最重要。」

NILAM:「可是,我有外在美耶,不是只有內在。」

亮德:「她每天一直跟我講,〝我好胖...〞」

NILAM:「因為他很愛運動,每次運動完,他都在鏡子前面看他的肚子,我也過去看看我自己的,他說〝肚子太大了,妳走。〞因為我也想跟他比一下,我也是每天運動啊。」

SYLVIA:「我想跟爸爸說,開心一點,因為人生只有一次嘛,不要再想要殺我了。」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