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15 

這是從大陸的網站轉貼過來的,只是,CAROL把簡體字轉成繁體字,再把人名改成跟「緯來戲劇台」播出的一樣,如此一來,才不會搞不清楚是在說誰。


1

廷楷回憶起以前跟心愛的女人恩愛的時光,十分想念她,可是在聚會上他的朋友們卻潑他的冷水,說他肯定早就被忘記了,廷楷不願多說,只好轉過身去,卻發現在舞池裏跳舞的女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雯熙,可是她卻說不認識自己,廷楷感覺難以置信,還尾隨雯熙回到家裏。雯熙十分害怕,終於逃到家後,她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有個人跟自己長的很像。

雯熙的父親來到老爺家,老爺情緒十分激動,終於打了針穩定了老爺的情緒,又聽到了老爺的兒子已經過世的消息,雯熙的父親表情也十分凝重,好像他也曾經經歷過骨肉分離的痛苦。夫人得知自己還有一個孫子但是卻下落不明,開心中又有擔心。廷楷去見雯熙最後一面,可是雯熙還是說自己不認識他。

2

蔓妮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後,十分憎恨自己的父親離婚時並沒有選擇自己,而是選擇了姐姐雯熙,所以她一直假借雯熙的名字到處欺騙男人。雯熙則是看到廷楷對他喜歡的女人如此癡情而感到非常同情他,可是廷楷卻還在誤會著,以為雯熙就是當時跟他談戀愛的蔓妮。夫人無意間吃到了買回家的甜點,認出了就是兒媳朴婷做的味道,夫人和朴婷相認了。

廷楷回家時發現他父親原來是個有錢人家的孩子,他還是他們家族裏財產唯一的繼承人,廷楷跟隨母親一起,回到了爺爺奶奶的身邊,從此以後,他不再是一個窮人家的孩子了。晚上廷楷和朋友在酒吧玩的時候,蔓妮看見了廷楷,她躲開了廷楷,又遇到了一個看起來很有錢的男人文聖,蔓妮假借雯熙的名義勾引到文聖,她誤以為文聖是個有錢有前途的男人,可實際上他可是騙女人的高手。廷楷則是因為他爺爺去世而有機會再見到雯熙,他對雯熙仍然是不斷用言語來羞辱她,廷楷不斷的回憶起自己和蔓妮在一起時的幸福時光,酸了鼻子。

3

在老爺家裏,雯熙也終於知道廷楷是個有錢人家的孩子,雯熙跟父親說身體不舒服想先回家,廷楷這時卻突然出現說可以送雯熙回家。廷楷仍然認定雯熙就是跟他在一起過的蔓妮,還不斷出言侮辱她。雅麗的男友開車送她回家,卻碰巧看見母親也在家門口,雅麗只好躲起來,她的男友被母親誤以為是雯熙在外面結交的男人。文聖一直在假裝自己是個有錢人,蔓妮還以為自己找對了男人。

康娜則是帶了自己的女兒晏琦來拜訪廷楷的奶奶,按照輩分上說,晏琦是廷楷的阿姨,不過康娜似乎更希望她女兒能夠抓住廷楷的心,因為廷楷已經繼承了全部的財產。廷楷看到雯熙跟一個男人在路邊交談,其實是雅麗的男友在找雯熙幫忙。翁蘭又在家裏偷拿珠寶,被永勝發現後還假裝說是雯熙在外面交的男人偷的。廷楷帶著糕點到雯熙家感謝永勝對自己家的幫助,在翁蘭帶他去找雯熙時,翁蘭故意說了很多雯熙的壞話,讓廷楷以為雯熙是一個有很多異性朋友的女孩。

4

文聖帶蔓妮認識了緯特,一名導演,蔓妮當著文聖的面勾引緯特,她想當女主角,想找更有錢的男人。蔓妮約溫嵐到她家取東西,兩個人在車上都做著明星夢,結果在蔓妮翻找的時候卻遇到了她的繼父蘇達。

廷楷的母親教晏琦做糕點,廷楷的奶奶看在眼裏,想撮合孫子和晏琦,廷楷也接受了奶奶的提議。他去雯熙家邀請他們父女兩參加婚禮,可是卻和雅麗一起看到了雅麗的男友將戒指交給雯熙,本來是擔心影響雅麗學習才讓雯熙轉交的戒指,在廷楷和雅麗眼裏卻變成了雯熙和偉忠不潔交往的證據。晏琦因為發現雯熙與廷楷的關係有些異常,所以故意給他們有獨處的機會。

5

蔓妮因為想要勾引緯特故意說想當他旗下的演員,緯特也向大家介紹說蔓妮是他下一部電影的女主角,而文聖也去安慰站在遠處的麗莎,麗莎和文聖親熱的時候,撞見了蔓妮和緯特,兩個女人廝打起來,緯特說自己選了蔓妮,蔓妮以為自己大獲全勝了,其實她並不知道文聖已經把她賣給緯特了。

當夫人知道自己的孫子喜歡的人是雯熙後,就決定要向雯熙提親,可是雯熙卻拒絕了廷楷的求婚,幸好廷楷的奶奶夠英明,所以告訴她先不用急著答復,可是這卻讓廷楷非常心痛,認為雯熙故意抬高身價,在一旁的雅麗聽到雯熙拒絕了廷楷,誤以為雯熙喜歡的人是自己喜歡的男友偉忠。晏琦在學校校長蘇達那裏發現了一張照片,上面的女孩長的跟雯熙一模一樣,是蘇達離家出走的女兒蔓妮,這時蘇達突然病發。翁蘭則是為自己賭錢賭到家當都拿去當的事擔心被永勝知道,她想回去拿回當掉的錶,但是卻表示自己現在並沒有錢。雯熙的妹妹雅麗認為她喜歡自己的男朋友偉忠而鬧自殺。

6

雯熙為了讓雅麗安心就決定嫁給廷楷,結果廷楷卻誤以為,她是因為錢才會改變心意,答應要嫁給他,而不斷說了一些讓雯熙感到傷心不已的話來刺激她。晏琦幫校長找到了本地三個月的死亡名單,上面沒有蔓妮,蘇達很希望能找到她。蔓妮則是被文聖以一百萬賣給了緯特,她被緯特囚禁在房裏,這時她才發現原來緯特是個性愛變態狂。

文聖請辭離開外商公司後,就到了廷楷家開設的公司來應徵,剛好雯熙也跟廷楷到公司,所以文聖見到她後,誤以為她是蔓妮。永勝去問翁蘭有沒有見過她的手錶,她卻閃爍其詞。麗莎看到被囚禁的蔓妮,蔓妮說服她放了自己,緯特追出去後,差點就把蔓妮抓住了,這時麗莎突然出現救了她。范朋先生的女秘書英子因為與文聖看對眼,結果當天文聖應徵完後,就帶她外出並在她飲料裏下藥性侵得逞。

7

文聖又在公司裏見到了雯熙,他打電話告訴緯特說已找到雯熙了。常常有陌生人跟雯熙打招呼,她覺得很奇怪去問爸爸永勝,自己是不是有雙胞胎姐妹,永勝說不可能叫她別想太多,有空就去廟裏拜拜吧。後來雯熙就去廟裏拜拜。溫嵐也帶蔓妮到廟裏說要幫她轉運,結果溫嵐看到了雯熙,雯熙也看到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蔓妮十分恨雯熙,她認為自己活在地獄裏,而姐姐卻一直活在天堂裏。

雯熙趕緊跑回家去問父親,永勝回想起當初問前妻蔓妮的事時,前妻說蔓妮已經死了,讓永勝很傷心。雯熙做夢夢到在自己的婚禮上,蔓妮突然出現,並且搶走了廷楷,雯熙突然驚醒。蔓妮為了要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她打電話約永勝出來見面,假裝很可憐,說媽媽生病了,所以永勝給了她一些錢。廷楷去看了雯熙,還帶了一束花,雯熙真的很感動,她自己也漸漸的愛上了廷楷,她很掙扎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廷楷,她不知道廷楷知道自己不是蔓妮之後,還會不會娶她。

8

英子質問文聖關於雯熙的事情,文聖花言巧語說只是打了個招呼而已。廷楷和雯熙終於大婚了,大家都在祝福他們。永勝又去見了蔓妮,也把雯熙要結婚的喜帖拿給蔓妮,當他看到新郎的名字時有點嚇到,賣甜點的兒子怎麼會變成少爺?

當蔓妮知道廷楷是舒拉雅康府的少爺,她更加不能把廷楷讓給姐姐,所以準備去鬧場,結果卻在開車時撞傷了文聖。廷楷和雯熙已經辦完了婚禮,但倆人還沒履行夫妻之實。廷楷到浴室找雯熙,卻發現她累的已經睡著了,雯熙心裏很清楚,自己並不是廷楷愛的人,她又做了那個蔓妮搶回廷楷的噩夢。英子到醫院看到文聖躺在病床上,很心疼也很害怕,想讓他去報警。

9

廷楷和雯熙兩個人相處很融洽,雯熙也明白其實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了廷楷,可是廷楷還一直認為雯熙是當時跟他在一起的蔓妮,這讓雯熙更加糾結。緯特到夫人家對昨天沒有參加婚禮道歉,見到了雯熙,雯熙說自己不認識他,廷楷也很煩心一直有男人聲稱跟他的愛妻雯熙有親密關係,這讓他很生氣也不知不覺的吃醋。緯特找到文聖,想要回自己的錢,可是文聖卻說不還給他。

雯熙的爸爸因為翁蘭的好賭,翁蘭偷偷的把他的財產都變賣還把他的家拿去當,一直到他發現時,也被債主上門趕人,家被查封,他氣到病倒住院,這時雯熙因為老夫人的安排下,已經跟廷楷到海灘華欣渡蜜月了,同時蔓妮也找上門來要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翁蘭也上門去找雯熙要錢,卻讓她碰上了蔓妮,但她不知道她不是雯熙,當時還被強勢的蔓妮修理了一頓。

10

廷楷全家到華欣渡假,雯熙跟廷楷相處得很愉快,可是雯熙內心卻很掙扎,雯熙還在不斷的做著噩夢。晏琦跟蘇達到醫院去探望永勝,永勝一直想要跟蘇達講話但他沒辦法講。這時蔓妮跟溫嵐也跟到了華欣。雯熙自己在練習做糕點,可是卻笨手笨腳的,廷楷過去教她該怎麼做,兩個人打打鬧鬧很開心。債主上門來討債了,把雯熙家裏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了,不管雅麗怎麼求債主也不管用。蔓妮穿著第一次見廷楷的衣服,帶著溫嵐去海邊找廷楷,卻看見雯熙和廷楷兩個人在海邊親熱的樣子,妒火中燒,自己還差點被意圖不軌的人侮辱,還好溫嵐及時及時趕到。

雅麗到片場去找工作,她想幫媽媽還債,所以到處找工作,緯特在她的簡歷上發現了雯熙的名字。廷楷的奶奶帶著兒媳去為廷楷祈福。廷楷和雯熙感情越來越好,可是雯熙越幸福反而越覺得不安。

11

廷楷和雯熙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夫妻,雯熙感覺很幸福,也很擔心廷楷知道她不是蔓妮後,還會不會留在她身邊。蔓妮的養父去醫院探望永勝,他給永勝看蔓妮的照片,永勝想告訴他雙胞胎的事情,但是卻無法發出聲音。晏琦去醫院時,翁蘭跟她講的那番話她覺得很奇怪,雯熙不可能是不管爸爸死活的人,所以她找了范朋請他發電報給雯熙,當雯熙接到電報後就馬上趕回曼谷。文聖做假帳的事情被范朋看出來,且叫他把錢還回來然後遞辭呈。雯熙托范朋幫她找工作,她想幫爸爸交醫藥費,想還清債務,文聖在被范朋發現做假帳的當下,就已經託人轉信給雯熙,要她來見面,但後來這封信是被廷楷看到。

雯熙到醫院探望爸爸時文聖也跟在後頭去,然後文聖就去抓住了雯熙要跟他談,但雯熙並不認識文聖,剛好這一幕被廷楷看到,廷楷對雯熙的誤會就越來越深,不管雯熙怎樣解釋他都聽不進去。蔓妮回曼谷後也去探望父親,這時才被文聖看到,原來是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雯熙,蔓妮在慌忙逃跑的路上差點被廷楷撞到,廷楷下車後看到蔓妮,蔓妮說其實自己一直在找廷楷,自己只愛廷楷一個人,這一切都被一旁的文聖看到了。永勝被送進手術室了,廷楷的奶奶和媽媽也趕到了醫院。蔓妮編了謊話裝可憐博取廷楷的同情,廷楷相信了,但是十分疑惑為什麼還有另一個雯熙,後來經過蔓妮陳述才知道,原來她之前一直是是假冒她的孿生姐姐雯熙,這時他也才清醒原來雯熙一直講的是實話,她不是他愛的那個人。

12

廷楷一直認為自己是很愛很愛蔓妮的,他還承諾會跟她結婚,但是他現在已經跟雯熙結婚了,而這段時間來的相處,他也有動搖不知道是不是愛。可是蔓妮是有備而來的,安排及設計一些對雯熙不利的事情,甚至還跳河自殺對廷楷以死相逼,廷楷慌了神,還承諾蔓妮一定會跟她在一起的。

廷楷把蔓妮的事告訴家人,還表示自己深愛的人是蔓妮,雯熙失散多年的妹妹,他還堅持說要娶蔓妮,這讓老夫人很生氣,也很反對。廷楷的母親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才明白原來自己一直都錯怪了雯熙,可是廷楷卻已經決定要娶蔓妮了,母親沒有辦法阻止他,只能讓他好好考慮清楚再做決定。緯特又去向文聖要債了,文聖說他已經想到了好辦法,很快就可以籌到錢了。蔓妮和廷楷到醫院看永勝,她演戲給廷楷看,說想和廷楷永遠在一起,但是廷楷說奶奶要求等蔓妮爸爸好了才能談他們的事,蔓妮在醫院撞見了養父,並且說她已經跟永勝相認了,以後跟養父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13

雯熙實在無路可走,只好向范朋借錢。可是廷楷卻還在誤會她,雯熙很傷心,於是回到廷楷的家裏開始收拾行李,說要搬走。奶奶以讓蔓妮搬進來為條件,讓廷楷先不和雯熙離婚。奶奶想知道到底這兩個女孩,哪個是善、哪個是惡。

蔓妮和溫嵐兩個人還在展望以後有錢人的生活,文聖跑來要封口費,卻被蔓妮潑了一身水。雯熙在醫院碰到晏琦,晏琦以為雯熙是蔓妮,雯熙向她解釋說蔓妮是她雙胞胎妹妹,而且現在已經以廷楷的妻子名義住進舒拉雅康府了。廷楷帶蔓妮回家及介紹給家人,全家人都很不歡迎,朴婷夫人問蔓妮當初為什麼會離開廷楷,蔓妮編了故事她說因為家裏出了事情,廷楷的地址也不見了,所以無法聯繫廷楷。和蔓妮談完話之後,雯熙決定跟廷楷離婚,但是因為已經答應夫人等父親病好了之後才能搬走,所以雯熙搬去了偏僻的小屋。

14

雯熙到處找工作,並且把范朋借給他的錢還了回去,但是這時廷楷突然出現,聽了范朋的一番話之後,他突然回憶起以前雯熙說的話,他認為雯熙從來沒有愛過他,只是一心想著要跟他離婚。雯熙努力想靠自己賺錢,所以到學校找工作,蘇達看到雯熙時嚇到,因為跟蔓妮長得一樣,後來才知道是雙胞胎姐妹。文聖知道了事實後就去威脅蔓妮向她要錢,若不給他,就跟廷楷講說蔓妮曾經是他的女人,嚇得蔓妮不得不給錢。

正在文聖心煩意亂的時候,英子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在醫院裏,文聖看到了雯熙,並且表明了自己需要錢的意圖。翁蘭故意跟范朋說是永勝抵押的房產,她栽贓永勝的事情,范朋回家告訴了廷楷的奶奶,這時廷楷的母親才意識到,當時翁蘭說的話都是故意給雯熙抹黑的。蔓妮接到文聖的電話,出去陪了文聖一晚上,第二天只好翻牆回家,並且被善姨看到之後,告訴了夫人。

15

因為廷楷口是心非說不愛雯熙,所以夫人故意告訴廷楷不再反對他跟蔓妮結婚,廷楷聽到後有點緊張,因為他並不想要那麼快娶蔓妮。蔓妮成功的讓自己住進了舒拉雅康府,她雖然被文聖勒索,但她還是有辦法叫文聖替她辦事去污蔑雯熙,去糾纏雯熙說他是雯熙前夫,讓雯熙名譽受損,也讓廷楷生氣。雯熙在學校教課,結果廷楷卻突然出現,說她必須要在泰絲公司工作,償還債務。

老夫人私下也在調查蔓妮的底細,因為大家都覺得蔓妮不是好人,除了廷楷,所以得找出證據來,得到晏琦小姐的幫忙,她找上了賭鬼文聖,付他錢叫他出面講出真相誰才是他的老婆。翁蘭得知蔓妮的秘密即將被拆穿,但她還沒跟她要夠錢,就急著找蔓妮要錢,而蔓妮也急著找文聖,看要怎麼做才可以阻止文聖出面拆穿她的惡行。

16

文聖知道蔓妮要跟廷楷結婚,他就向蔓妮勒索,要她不但要給他項鏈且還要不斷的給他生活費,不然他要把事實講出來。當文聖收了蔓妮的錢後,他就跟大家講說,曾經跟他交往過的人是雯熙。廷楷再也不相信雯熙了,雯熙很傷心很無助卻無能為力。

翁蘭因為去找蔓妮要錢結果被蔓妮打得半死,到家門倒下,早上被雅麗看到,問媽媽是被誰打,翁蘭告訴女兒是蔓妮。而英子發現了文聖跟蔓妮的關係後,要打電話告訴廷楷,但還來不及打就被文聖發現,把她推倒,導致英子流產,在路上看到英子的雯熙和朋友把英子送到了醫院。蔓妮跟廷楷到廟裏向翁蘭上香,但被雅麗罵她是殺人兇手,蘇達看到蔓妮也叫蔓妮過去談了幾句,勸她別一錯再錯了,但蔓妮聽不進去,蘇達很氣的說,如果蔓妮不停止他會親自來停止這一切。

17

母親詢問廷楷是否真的決定了要跟雯熙離婚,然後要跟蔓妮結婚。蘇達和永勝想去阻止他們結婚,但是卻還是無功而返,最終,蘇達決定讓蔓妮不要一錯再錯。雯熙和廷楷離婚的時候,蘇達突然出現並把蔓妮帶回了家裏,回到家後,蘇達越講越激動導致心臟病發,他請蔓妮給他藥,但蔓妮卻不理會,蘇達昏了過去。

後來夫人他們也跟著去了,蔓妮看到夫人就開始大哭,說蘇達要強暴她,但沒有人相信她,所以蔓妮更加傷心的大哭,演戲給廷楷看,其他人卻並不為所動,甚至永勝也出來質問她,廷楷看她這麼難過也不忍心所以安慰了蔓妮。

18

永勝希望有一天可以彌補過失,讓蔓妮能原諒他這個不稱職的爸爸,雯熙安慰爸爸說,願意為妹妹做任何事,甚至是放棄自己的幸福。朴婷問兒子是不是真的要和蔓妮結婚,廷楷說他很同情蔓妮,因為她一直過的很苦,他不想讓蔓妮再受到任何傷害嗎,媽媽告誡他同情和愛情並不是一碼事,不能因為同情就放棄了自己一輩子的幸福,廷楷陷入了沉思。另一邊,雯熙哭著取下了她的結婚戒指,她決議要為了妹妹的幸福犧牲自己。

雯熙離開舒拉雅康府後,就找到翻譯書的工作,可以在家一邊工作一邊照顧父親。廷楷內心還是很愛雯熙,但不表達出來,朴婷和善姨幫蔓妮和廷楷整理房間時,發現奶奶送雯熙的結婚項鏈不見了,廷楷說也許是雯熙很喜歡,所以帶走了,善姨卻說,當初她勸雯熙把首飾拿走,雯熙卻婉言拒絕了她,這時大家都懷疑蔓妮,但問她,她表示未曾見過,所以廷楷打算去問雯熙,是不是她帶走了。英子的孩子流產了,她回想起當時是雯熙救了她並把她送到了醫院,當她跟文聖說起時,文聖卻說自己從來沒想過要這個孩子,英子悲痛欲絕,這時蔓妮急著去找文聖要回項鏈,但被拒絕,可卻被英子發現一切,還偷偷的偷走項鏈,打算拿去還給雯熙並揭發一切,被文聖發現而追殺,途中她把項鏈郵寄給了廷楷,可是最終被卻還是被文聖抓到,但是文聖因拿不到項鏈憤而掐死了她。蔓妮知道後又生氣又恐慌,這次因文聖要跑路又向她勒索一筆錢。

19

蔓妮再也不想忍受文聖的勒索了,加上她也怕文聖被抓而連累她,所以她決定除掉文聖,只有死人才可以信的過。蔓妮約文聖到偏僻的地方給他錢,在溫嵐的幫助下,蔓妮將被刀捅傷的文聖放在小屋裏,準備放火燒掉。蔓妮草木皆兵,看到傭人拿著別人寄給廷楷的包裹,以為是英子寄的項鏈,在奶奶的逼問下才將包裹拿出來,打開後卻發現是雯熙寄給廷楷的債務合約,廷楷十分氣憤,在范朋的一席話之後,廷楷又開始陷入了迷茫,他到底愛雯熙有多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可是文聖其實沒有死,被人送往了醫院,蔓妮請溫嵐去確認看他還活著嗎?結果溫嵐正好看到員警去給文聖筆錄,嚇得趕緊回來跟蔓妮講。蔓妮若有所思,並說自己有了好主意,叫溫嵐送信到雯熙家。

20

蔓妮發現廷楷已經開始質疑她了,並且說結婚的事情還要再考慮一下,她假裝生病去博取廷楷的同情,這時溫嵐卻突然出現,差點說漏了嘴。夫人借此機會說,希望廷楷能分清楚誰是鑽石、誰是玻璃。蔓妮想到了個方法就是讓文聖分不清楚到底是雯熙還是蔓妮去探望他。所以蔓妮叫溫嵐送信到雯熙家,假裝是文聖寫給她的信,內容寫說若想知道項鏈的下落,請雯熙到醫院找他,所以雯熙也去了。

到醫院時,雯熙先去問護士文聖住幾號病房,在往病房途中被蔓妮下藥迷昏了,然後蔓妮就換上了雯熙的衣服,假裝是雯熙然後去找文聖,文聖看到她以為是雯熙,就把一切告訴蔓妮,蔓妮聽完,文聖才發現她不是雯熙,這時蔓妮用枕頭蓋住他的臉不讓他呼吸,導致文聖斷氣,這時有護士進來,蔓妮就匆匆忙忙的離開病房,當雯熙醒來到病房去看文聖時,發現文聖已經死了。後來警方來抓雯熙,因為文聖死前最後一個跟文聖在一起的人是她。

21

雯熙被逮捕了,因為警方證據確著,加上還有證人指證歷歷。連保釋都不行,廷楷跟所有人都不相信雯熙會做出這種事,廷楷想盡辦法要救雯熙出去。雯熙原本不相信蔓妮會如此對待她,但是蔓妮和廷楷去探望她的時候,她聞到了蔓妮身上的香水味,明白了確實是蔓妮迷暈她的,但她都不願說出來,無論廷楷怎麼逼問,雯熙問廷楷是不是真心愛妹妹蔓妮,她想犧牲自己成全他們的幸福。

英子死前寄給廷楷的包裹也被蔓妮給攔截了,最有利的證據也被她燒毀了,善姨發現了署名英子的信,但是內容已經被燒毀了,廷楷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當他去公司找英子的時候,才得知英子已經死了。但廷楷還是找到些有利的證據,將文聖的求職信和屍體上的信做筆跡的比對,發現不是一個人寫的,讓雯熙終於被保釋出來。

22

緯特發現文聖逃走之後,就到范朋這裏找人,當他得知文聖已經死了之後,跟廷楷說,想要文聖死的只有蔓妮,因為他們曾經關係不一般。廷楷回憶起雯熙的一舉一動,明白她是為了妹妹隱瞞了事情的真相。警方也有新的線索,就傳蔓妮及她的好朋友溫嵐到警局做筆錄,也把她們列為嫌疑人。威脅了溫嵐之後,蔓妮回到了家裏,夫人和善姨在一旁好像無心的說警方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正在收集證據,這讓聽到的蔓妮決定鋌而走險,她不想放過自己的姐姐,她又計畫嫁禍雯熙,而這次一定會讓雯熙逃不掉的。

廷楷和永勝到警局提供線索,讓警官知道了與文聖有親密的關係的人不是雯熙而是蔓妮,廷楷說雯熙一定知道誰是兇手,但是她為了保護妹妹才決議閉口不提。警方在做筆錄時蔓妮又說了謊,她說姐姐會殺害文聖,是因為姐姐曾經跟文聖有過關係,怕廷楷知道所以殺人滅口,但此話被永勝否認。蔓妮為了要加罪于姐姐,所以自己捅自己一刀,溫嵐看到這樣也嚇到,蔓妮跟溫嵐講說若誰背叛她,她一定不會放過那個人。

沒有人相信雯熙是殺人兇手,但又找不到對她有利的證據,但廷楷相信雯熙是清白的,所以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把雯熙救出來。溫嵐越來越害怕蔓妮,且一直心裏很不安,想要告訴別人事實但又不敢。溫嵐去找了晏琦,什麼話都沒講就回去了,晏琦覺得很奇怪。

23

蔓妮懷疑溫嵐會出賣她,所以找了兩個人去殺害溫嵐,但是溫嵐卻沒有死。廷楷為了要找出證據,開始策劃,跟夫人說要跟蔓妮結婚,蔓妮很高興的在結婚登記書上簽了名,這時夫人出來反對,說如果廷楷跟蔓妮結婚,她就要和他斷絕關係,結果廷楷堅持,所以廷楷帶著蔓妮離開了舒拉雅康府,住到一個很破舊的小屋。

廷楷看透了蔓妮,他說要去外地談生意,去探望了雯熙之後就離開了,這一切蔓妮並不知情。蔓妮愛的是廷楷的錢,當廷楷什麼都沒有時,她跑回去向夫人求情,結果夫人不答應,所以晚上她就要去殺害夫人,原來這一切都是廷楷計畫好的事情,但是他沒有想到,蔓妮竟然真的會如此狠心,躺在床上的不是並不是夫人而是廷楷,這時蔓妮被逮個正著,廷楷聯絡警方來抓人。

24

蔓妮蓄意謀殺廷楷的奶奶,被廷楷當場抓住。然後被直接扭送到了警局。廷楷想保釋雯熙,可被告知,因為是兩個不同的案子,如果能找到證據證明雯熙是清白的,她就可以被釋放。另一邊,晏琦祈禱著被自己救下的溫嵐可以早一點醒過來。蔓妮和雯熙關在同一個監獄,蔓妮和雯熙發生了爭執,害怕的獄警只好把兩人分開。就在這時,溫嵐終於醒了。她和晏琦一起來到了警局,指證蔓妮的一切罪狀,並澄清了一切都跟雯熙無關。

蔓妮在要出庭受審時,打傷了員警,並搶了配槍還挾持了雯熙。打算要同歸於盡,但是兩人卻被突然沖出來的汽車撞到,而送進了加護病房急救。醫院的工作人員手忙腳亂,忘記給兩個人戴上手腕標籤。這讓更早醒過來的蔓妮有了假扮雯熙的機會。而真正的雯熙卻因撞擊太大,引起腦部淤血。使血管堵塞而暫時性的失憶了。為了〝雯熙〞重獲新生,廷楷奶奶決定重新幫廷楷和雯熙舉辦婚禮。

25

醫院裏是失憶的雯熙,而家裏假扮雯熙的蔓妮正準備要和廷楷重新舉行婚禮。蔓妮提出要去醫院看雯熙,廷楷執意要送她過去。蔓妮聽說醫生正在努力幫助雯熙恢復記憶。於是急忙提出不要讓她回復記憶。廷楷很納悶身邊的〝雯熙〞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念頭。這使得他開始對〝雯熙〞產生了懷疑。

廷楷無意中聽到溫嵐來探望〝蔓妮〞時說,為了陷害別人而捅傷自己的秘密。廷楷知道該如何分辨誰才是真正雯熙的辦法了。他拜託范朋先生拿來了蔓妮的病歷,知道了蔓妮左腹處有傷疤。廷楷想先看看住院的〝蔓妮〞身上是否有傷疤,但被告知不能接近〝蔓妮〞。晚上回家後,他假裝要和〝雯熙〞親熱,實際上是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故意用力按了〝雯熙〞的左腹傷疤處,〝雯熙〞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就在要舉行婚禮的當天,廷楷拿著同意書見到了〝蔓妮〞。而〝雯熙〞在家裏發現了自己的病歷,她開始深深害怕著,她知道真相要被揭開了。

26

廷楷確定了住院的人是雯熙。就在結婚當天,廷楷回家後向大家宣佈,他帶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來到婚禮現場。就在每個人看到〝蔓妮〞後,紛紛指責廷楷會什麼要帶〝蔓妮〞來家裏。廷楷才向大家解釋,這個女孩才是真正的雯熙。一開始蔓妮還死鴨子嘴硬,直到溫嵐的出現,她把實情告訴了大家,大家才恍然大悟。已經無法再爭辯的蔓妮只好跑回房間,偷偷哭泣。警方也來到了現場。廷楷好心好意勸蔓妮向警方自首。假意答應的蔓妮讓廷楷給她一點時間。沒想到就在這等待的過程中,蔓妮用玻璃割腕自殺。

最後蔓妮告訴廷楷,她終於知道自己要的不是金錢,而是愛。她假扮雯熙在家裏生活的這段時間,被大家關愛著,所以很幸福。最後蔓妮在廷楷的懷裏死去。眾人在蔓妮的葬禮上紛紛表示,已經不再怨恨她,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可以過得很好。雨過天晴後,廷楷催促著奶奶去向雯熙提親。沒想到永勝先生告訴廷楷,雯熙去檳城深造了,也許還會定居在那裏。沮喪的廷楷回到家後,奶奶告知,他是舒拉亞康家的子嗣,不能讓家族斷了香火,所以一定要結婚。廷楷一口咬定自己非雯熙不娶。就在廷楷氣衝衝的準備出門時,被永勝先生叫住,他才知道奶奶要他相親的人,居然就是自己牽掛著的雯熙。兩個人終於開心的在一起了。

    文章標籤

    無盡的愛

    全站熱搜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