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異國夫妻來鬥嘴!相愛容易!相處難?!

121027  

日本『HIHI』VS.老公『巴特』

巴特:「我們房間裡面有個沙發,她會在沙發上堆滿衣服,大概過了一個禮拜,她才會把衣服丟進洗衣籃內拿去洗。」

HIHI:「我是真的會亂丟衣服,在家裡,我比較像男生,他比較像女生。」

巴特:「通常我上班回家衣服若沒換,她是不會讓我躺到床上。」

--------------------

巴特:「她在其他地方規矩很多,我們家餐具有一大堆,吃不一樣的東西一定要用不一樣的餐具,有啤酒專用杯、燒酒專用杯、日本茶專用杯、紅茶專用杯,這些還算正常。再者,就是台灣跟日本文化衝擊很大,我想大部份人吃飯時,會用吃飯的碗再去盛湯,但是,在我們家不行,有納豆專用碗、白飯專用碗(炒飯不能用)、味噌湯專用碗(漆器)、其他湯品專用碗(瓷器)。」

HIHI:「我們從小就這樣教育,而我也習慣如此了。」

巴特:「去到丈母娘家,他們確實是這樣〝玩〞的,大大小小的碟子很多。若她不在家,我會用碗公,什麼食物都丟進去。」

HIHI:「若他沒照做,我會生氣,斥責他〝你是哪裡來的?你好下流。〞」

CAROL:日本人確實是如此,去日本旅遊吃會席料理時,那餐具才真的是多啊,看得眼花瞭亂的。

--------------------

巴特:「牙膏不是有分鋁管及塑膠管嗎?我都會從屁股開始擠,但她都從肚子擠,導致破洞,只要一擠,牙膏就從中間碰洞的地方冒出來,弄得我整隻手都是牙膏,那種感覺很討厭。到最後,我們就各用各的。」

英國『宜玲』VS.老公『JERRY』

宜玲:「他很會亂丟衣服,一踏進門就喊熱,然後,脫衣服,丟沙發,穿內褲,開電風扇。真的很奇怪,明明洗衣籃就在旁邊。我若順手拿去洗,還會被他罵,因為他隔天還要穿,會找不到。」

JERRY:「因為我的襯衫裡面會穿內衣,所以,就只更換內衣,襯衫可能兩、三天才更換一次。」

--------------------

JERRY:「她在煮飯時,可以一個人在廚房裡面,弄得到處都是麵粉、咖哩粉,因為我們的廚房是開放式的,有時候我在客廳等她,轉過頭去看時,就覺得很不舒服。最離譜的是,她在打蛋時可以敲好幾下,因為我也愛作料理,看到她這個動作,真的快抓狂了,想去幫她,她又開始生氣。炒蛋需要大火,她炒到焦掉還會生氣,所以,我根本不知到底該不該去幫忙?」

宜玲:「你只會覺得很煩,但又不是你做,又不是你清理,若覺得煩,那就你去做,你去清啊。」

--------------------

宜玲:「他完全不會幫忙做家事,當然,我叫他去洗碗,他是會去,就是不會主動去洗。若我不去洗,就算放在那裡兩天,他也不會去動。」

JERRY:「我若要使用碗筷就會去洗了。」

--------------------

JERRY:「她有個地方很妙,常常睡得好好的就突然起身,然後講一大串我聽不懂的話,之後再躺下去睡。或者睡到一半,她會突然間打我,然後又起身開始說〝不要...不要...〞,最誇張的是,前兩個禮拜我又被她吵醒,我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她在拜拜,唸了一大串,拜完之後,又倒下去睡。」

宜玲:「我小時候更誇張,我房間在二樓,從我三、四歲就開始了,我就自己下樓,打開大門,走了出去,我爸媽就跟我出去,然後再保護著我回家。但是,我完全沒有印象。」

JERRY:「剛剛才發生的事,我們從台南坐車要到台北來,她在最前面的位子上睡覺,突然她就大叫,用英文講不要再吵了,全車的人都在看她,我坐在後面,都不敢去認她。」

宜玲:「這個我有印象,因為我夢到在坐客運,車上有兩個外國人,他們就很吵,我覺得只有我是外國人,我應該要去制止,我很努力要起來去看一下,可是,我就起不來,覺得好奇怪,所以,就大聲罵出來〝KIDS,BE QUIET.〞但是,奇怪,怎麼沒有人回?」

CAROL:其實這點我感同身受,好像自己也曾經如此過,那種半夢半醒的感覺,真的很奇怪。

波蘭『ANNA』VS.老公『天銘』

ANNA:「我覺得講不聽總比沒在聽的好。有時候,他在使用電腦時,我跟他講話時,他就一直〝嗯!嗯!〞等到我講完,他又問〝妳在說什麼?〞」

天銘:「其實我都在做正事。」

ANNA:「看著我的臉,你在做什麼正事?」

天銘:「因為妳的臉很美啊。」

CAROL:這一對實在是...無言,不過,ANNA確實長得很漂亮,難怪她老公面對她就失神了。

天銘:「她在作夢講的夢話都是中文,因為我較晚睡,若我上床碰到她的時候,她就會有反應,然後說出夢話,前陣子,我滿喜歡玩這種遊戲的。」

印度『慕哈德』VS.老婆『陳潔』

陳潔:「我覺得沒在聽總比記不住好。我們結婚時,他是選我生日那天,因為他是回教徒,我們一定要經過台中清真寺有位老師幫我們證婚,而我生日時是禮拜一,老師說禮拜一沒有空,禮拜三才有空,所以,這滿好記的,就是我生日過後的兩天是結婚紀念日。有天我問他〝我們是禮拜幾結婚?〞他說〝禮拜幾?誰會記得這個東西啊。〞因為,我當初每個禮拜只有禮拜三可以跟他見面,我想他一定記得住,為了這件事,我唸了好久。當然,我後來想想是我沒理啦。」

--------------------

陳潔:「也許他是外國人比較不一樣,通常,我們家裡若缺少什麼家具,就會去購買,他卻是什麼東西都要自己做,家裡大大小小的東西,若是壞掉,他一定要自己修,之前冰箱壞掉,我們第二天就去買新的,怕他連冰箱也要修。我是覺得有些事可以交由專業的人去做,我就不想他去做危險的事,讓我跟著擔心。」

慕哈德:「我覺得自己做可以做漂亮一點,而且,可以依照我們自己的需要來做,若找專門人員,還要花更多錢,而且,時間還拖得比較長。」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