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此次日本行在日本吃的最後一餐,還是在大飯店的地下商場,原本還以為要帶我們去大飯店吃午餐,想太多,不過,也算很好,看到那鮭魚沒,之前的餐點有時會出現,都一小塊,但CAROL幾乎動也沒動,因為我不喜歡鮭魚,但因為此餐同行的人一直跟我講,很好吃,為何不吃,好吧,吃了幾口,還真的不錯吶,跟台灣的差很多,雖然我還是沒吃完,大概吃了一半吧,果真沒魚刺的魚入不了我的心啊。

最後PO上這張,不是要說拍的技術如何,而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拍的。這是在三之町中橋的一顆櫻花樹,相中的這小欉是在橋外的,CAROL是如何拍的,手拿著相機,然後靠在橋上,手伸得遠遠的,不知這樣形容清楚嗎?總之,在寒冷的天氣,CAROL又帶著手套,然後,相機又沒任何帶子,只要手一滑,相機就會掉到下面的溪流了,所以,要拍這張,不簡單啊,簡直是瘋狂啊。

    全站熱搜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