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住太久有台味,型男回鄉鬧笑話?!

181119[(003843)2019-02-05-13-06-59]  


英國~湯姆士

我會來台灣,是因為…,其實,在英國,當學生很好,當遊客很好,但是,在那邊工作超不好。大學畢業後,我有三份工作,生活費很高,所以,我一個禮拜工作七、八十個小時,我就覺得,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我有兩個朋友,他們想來亞洲當英文老師,我就覺得,那個可以,很適合我,我就開始研究。

我看了很多亞洲的國家,台灣的海邊沒有泰國那麼漂亮,薪水不比韓國及日本高,但是,工作比較穩定,比較好,所以,以平均值來說,台灣是最好的。還有,來了九年,不是不回去,是台灣人對我太好了,太親切了。

我記得,我剛到台灣時是十月,天氣變化很快,早上出太陽,二十八度,下午下大雨,十八度,超不舒服。我去餐廳吃飯,老闆看我一個外國人坐在外面,就送我大碗的紅燒湯麵,加臭豆腐,是素食店。我雖然一直抖,但吃得很窩心。

烏克蘭~蔡博文

來台灣時,我不會講中文,很多人對我很親切,若我找不到地方,也會有人幫我。我已經在台灣八年多了,我在英國交了台灣女朋友,然後,她大學畢業後,就回來台灣,還叫我一起來,我說“噗,拜託,妳回去啊,我在英國有工作。”過了幾個禮拜,我就覺得很寂寞,很想她。以前,她會幫我做菜啊,打掃啊,洗衣服啊,可是,她不在了,我就想,好,我要去台灣找她。

我記得,我是二月一日來到台灣,飛機剛降落就下雨了,我女朋友是基隆人,我們就去基隆,那邊也是下大雨,隔天也是下大雨,連續五天都在下雨,我覺得,受不了了,我跟她說,我要回去英國了,然後,她也很了解我,她知道我喜歡騎重機,她就說“那我們一起去環島。”一離開基隆,就出大太陽了,我們從基隆去了宜蘭,再去花蓮,再到台東、綠島,再去墾丁,之後,又回到花蓮,在花蓮時,從東部騎到西部,過了清境農場,然後,日月潭,再到台中,然後,回來台北。那時候,我就愛上台灣了。因為,我發現,美得不得了。

重點是,我們住了很多民宿,吃了很多當地料理,那時候,我也不會講中文,很多當地人會幫我,他們也不會講英文,還是帶我們去玩,我就發現,台灣是個非常漂亮的地方,食物也好吃,人也非常友善。

巴西~費丹尼

我第一次來台灣,是17歲吧,算非常年輕啊,第一次出國,英文講得很爛,中文完全不會講,連西班牙文,我都是在台灣學的。因為,我之前跟一些西班牙人一起住,就有機會跟他們學習。我第一次來台灣,是因為台灣有扶輪社,我在巴西的家人,也是扶輪社的,然後,他們有交換學生,每一年,他們會送一些年輕人到國外去,我就來到台灣了。

第一次來時,我也是跟台灣人一起住,我有三個不同的寄宿家庭,所以,一起床,我就聽到中文,雖然,我都聽不懂,但他們一直跟我講中文,我要學習,就比較快了。

過了一年,我回去巴西,在那邊找到工作,他們是電腦公司,有跟台灣往來,他們說“耶,你住過台灣,會講中文嘛,那你要不要過去那邊工作?”我就想,這個機會不錯,可以工作拿薪水,還可以學習中文。我在台灣過得蠻開心的。

義大利~吳子龍

我也來10年了,雖然,看起來真的很年輕。我當婚禮歌手是近三年才開始的,因為有這些機會,我才會選擇留下來。之前,我跟費丹尼很像,也是扶輪社的交換學生才來到台灣,交換結束之後,我回義大利,過了一陣子,就再回台灣念書。我也知道,我隨時都可以回義大利,因為我的中文很流利,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可是,那不是我想做的事,我一直都想要演戲跟唱歌,所以,我就試著在台灣做這件事。可是,一開始,我有整年的時間,都接不到工作,我就決定放棄了,台灣,我真的愛你,但若沒有緣分,那就算了。

在那一天,我就拿到了一個音樂劇的演出《重返熱蘭遮》,我當男主角,馬上讓我有很大的曝光。它是很大的音樂劇,全英文,演員都是台灣人,除了我。之後,就開始有很多機會,第一個就是純唱歌,所以,我接了很多婚禮跟各種活動。

然後,一年前,我結婚了,所以,現在,我想要回去,也不容易了?!就是說,很棒,有老婆真好?

美國~賈斯汀

在美國,我們若耍帥,很容易被取笑,連唱歌都說你唱得不好聽,你就會很受傷。來到台灣,我們唱得很難聽,你們還在那邊拍手。

德國~賀少俠

我覺得,你們常講,德國人不浪漫,不對!我以前是很浪漫的人,為了第一個女友來到台灣,她,欠我的心~

來到台灣十三年,在這中間,我有很多機會回德國,可是,每次都有命運的時刻讓我留下來。比方說,跟第一個女友分手時,我讀大一,我覺得,我都讀大學了,應該要讀完。大學畢業時,有另外一個女友,那時候,我就發現,在台灣,要有好工作,得有碩士學歷,但我一開始不知道這件事。那時候,我就在考慮,要回德國工作嗎?還是要繼續讀書?因為我愛那個女生,我就留下來了。雖然,她已經跟我分手了!沒關係,我可以挽回她。後來,失敗了。

後來,讀研究所,研究所畢業之後,一樣找不到工作,沒有一間公司要錄取我,那時候,我已經準備要回德國了,突然,有一通電話,各位觀眾,你們要感謝這個節目,若沒有這個節目,我早就回德國了。

型男被台化

英國~湯姆士

我每次回英國,會一直說「嗯」,然後,被媽媽揍。第一次回去時,我已經住在台灣兩年了,誰說什麼,我都是「嗯」。我問學生“有帶鉛筆嗎?”“嗯。”“有帶書包嗎?”“嗯。”“作業寫了嗎?”“嗯。”所以,我自己回英國,媽媽說“今天,我們可以去看奶奶,好不好?”“嗯。”她就揍我一拳,“你幹嘛這樣?沒禮貌!你沒有文化嗎?你不知道怎麼講英文嗎?”

美國~賈斯汀

我是英文當中文用,讓家人痛徹心扉。我上一次回去,去找妹妹,她在罵小孩,我就說“She's crazy. 齁!”回去後,我是要說“Go to the in the bed or I miss you later. 齁!”然後,他們不回我,而是說“齁!”

另外一個,我們來這邊開始學中文時,我們是用英文思考,再把中文講出來。後來,我們學會中文,變成會用中文思考,再把英文講出來。你們有個文法「○得懂」,看得懂,聽得懂。我那時候在家,幫我媽媽洗碗,她就跟我聊天,她就問我,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就想,我要說「我聽得懂。」然後,我就說“Yeah, I hear...understand...I got it.”

巴西~費丹尼

我們已經住在台灣這麼久了,就很習慣,想東西時,會用中文想,或者,我會用英文想,完全不會想到我們的葡萄牙文。而且,在台灣的巴西人很少,真的用不到葡萄牙文,所以,每次回去巴西,要跟爸媽溝通,我的葡萄牙文真的退步了,講出來會卡卡的,有一兩個字一直想不出來,我就必須先停下來,想個兩秒鐘,才能講出來。所以,每次回巴西,我需要一、兩個禮拜,把我的葡萄牙語先練習好,之後,就不會卡卡的。

德國~賀少俠

在台灣四年後,我回去德國,住我哥哥家,有一次,他把我叫醒,我就講一堆中文,自己都沒感覺到不對,他就聽不懂,“你在講什麼?!”“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你在講中文嗎?”“啊,好像是耶。”家人問我問題時,我就用中文回答“我不知道啊。”他們就說“你在說什麼?”“啊?”我自己都沒有感覺。就是常常,一兩個字,第一個反應是講中文,不是講德文。其實,我最常用的是英文,第二個是中文,第三個才是德文。

美國~賈斯汀

我現在唯一可以練習英文的機會,就是他(賀少俠)來我家的時候。那時候,我根本不想跟他聊天。

義大利~吳子龍

除了語言的問題,還有一些文化上的問題,問候太熱心,導致場面很尷尬。其實,義大利能問的東西,跟台灣能問的東西,有一些不一樣,有時候,在這裡這麼多年了,都習慣了,也不會多想。之前,在義大利,遇到很久不見的朋友,我們一起去海邊,他跟我分享,他有找到一份新的工作,我就替他很高興,要在義大利找到新的工作真的不容易。他是在銀行工作,在聊那個工作內容時,我就問他“那你賺多少錢?”他馬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場面很尷尬,一看到他的表情,我就意識到,我怎麼那麼白目?怎麼可以問這個問題?然後,我就說“如果你不方便講,就不用講了。”但他無法接受,就問我“為什麼你想知道,我賺多少錢?”其實,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想知道?只是,習慣問,就直接問了。最後,他也有跟我講,在義大利的銀行工作,一個月可以賺四萬多台幣,最普通的櫃台人員。

烏克蘭~蔡博文

看吧,大家一直說,外國人很直接,其實,我覺得外國人很複雜,因為,很多東西不能問,不敢問,他們覺得這是沒禮貌的。之前,我到台灣時,女朋友帶我去見她的家人,他們就直接問我“你在英國讀書,那你應該有錢嘛?”我不曉得怎麼回答?“你到底有沒有錢?”我也不回答。“那你現在薪水是多少?”一樣不敢回答。還有,去上班時,我的助理會每天看我的臉書,“耶,你最近怎樣呢?為什麼臉那麼黑?你睡不好嗎?為什麼有很多皺紋?你有什麼病?”我就覺得,關你屁事!怎麼那麼沒有禮貌?

但是,我在台灣八年了,我也變了,我最近回去烏克蘭,我鄰居來找我聊天,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跟我年紀一樣。她來到我家,我看到她的臉很臭,我就直接問她“為什麼妳的臉那麼臭?”她臉上有很多痘痘,“妳最近怎麼了?生病了嗎?睡不好嗎?生理期來了嗎?”我媽就很生氣,“你怎麼那麼沒禮貌,問女生那麼多私人的問題。”“沒有啊,擔心她而已啊。”然後,我還問她“或者,妳跟先生離婚了嗎?”她就說了一句話“關你屁事!”就走了。

美國~賈斯汀

若跟別人說賺了多少錢,那個人就會去八卦,在我家,就有搶劫這個東西啊。

德國~賀少俠

我在台灣養成一個習慣,點頭示意,卻被當成怪人。因為,我是一個…讓人家有點害怕的人,看起來很兇。可是,我買東西時,跟櫃台人員說“謝謝”,點個頭,很有禮貌的樣子。回到德國,我跟我哥哥一起去買東西時,我也是這樣做,我哥哥就說“你在幹嘛?你的脖子還好嗎?”“謝謝他啊。”他覺得,很怪,好像我腦子有問題。

義大利~吳子龍

回到我的國家之後,我會覺得很難適應,其實,義大利的飲食習慣,跟台灣很不一樣。在義大利,早餐的桌上會出現奶油、果醬、麵包、巧克力餅乾、牛奶、可頌,全部都是甜的。但我在台灣很多年了,印象中,我想要吃飯糰,或是蘿蔔糕,或是蛋餅,但那些東西,在義大利,是完全沒有的,沒有人會在早上吃鹹的。我跟哥哥、弟弟一起吃早餐,十年沒有一起吃了,他們都狂吃餅乾啊,果醬啊,我看到傻眼,但又沒有辦法。我就自己去煎兩顆蛋,放在麵包上,再配一杯拿鐵。我弟弟就很擔心我,他問我“你是不是在台灣得了糖尿病?台灣是不是跟美國一樣,糖尿病很嚴重?如果你有糖尿病,是不是我以後也會有?”他就很緊張,我就跟他說“沒有…,台灣是吃比較鹹的東西。”“都沒有甜的?那你這樣會不會有憂鬱症?”義大利有一種麵包,上面塗一層奶油,再在上面塗一層砂糖,超甜,我媽媽做給我的,她認為,這是營養的,超好吃的。可是,過了這麼多年,若吃了,我會頭痛,太甜了。

美國~賈斯汀

我們來到台灣,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適應台灣的東西,適應之後,回去美國,就得再適應美國的東西。我住在南卡羅萊納州的約克縣,回去時,一定要吃台灣吃不到的美式餐廳,每天都有不同的攤,吃得很飽,但是,一直有空虛的感覺。

有天晚上,我媽媽說“我煎你最愛吃的牛排。”“好,一定要啦。”“那你去買飲料。”“好。”我就開車,經過一家中式餐廳,我就停下來,走進去,就好像瞌藥一樣,“老闆,這裡有白飯嗎?”就跟他買一碗白飯。

英國~湯姆士

因為大家都說英國料理不好吃,所以,我回去英國時,不管去吃什麼,我都會拍照上傳臉書「誰說英國料理不好吃?」結果,旁邊的人都用異樣眼光看我。

巴西~費丹尼

若是很特別的東西,我們是會拍照,但是,我們不會跟台灣人一樣,什麼東西都要拍,包括米飯,還要拍照喔。

美國~賈斯汀

我最討厭的是,我自己點的東西,不是你的喔,我準備要吃了,“欸,先不要吃,我先拍一下。”我的飯關你什麼事啊?

英國~湯姆士

我已經習慣台灣的便宜計程車,我住在離市中心半個小時路程的地方,若在台灣,計程車資幾百塊。但是,我上次回去英國,我跟媽媽還有繼父,要去繼父的酒吧,距離也是差不多半小時,喝完酒,我就說“我們可以搭計程車回家。”他們開始大笑,“誰有錢可以搭計程車啊?那麼貴。我們可以找朋友載我們回去。”“為什麼?”“你知道計程車費用多少嗎?”若在台灣是二、三百塊台幣,在英國,就要二、三千塊台幣,起跳就要三百五十塊台幣了。

美國~賈斯汀

在台灣開車,你看對向車道有一台車,剛好看到空隙,就可以左轉,而不是等前面的車開過來,但在美國,等得對向車道完全沒有車,才可以左轉,不管那台車開得多慢,都要等。

回去美國時,我跟舅舅一起開車出去,在我家那邊,大家都開得很慢,我看到對向車道的遠方有一台車,還沒過來,那我就先左轉,我舅舅就抓住我的方向盤,我就煞車,我說“你怎麼了?”“人家還沒過你就左轉,你想要害死我們嗎?”“但他開得那麼慢。”還有,在美國,我逆向停車,30分鐘,我回來,已經被開單了。

烏克蘭~蔡博文

我第一次來台灣時,從基隆坐火車到台北,就被嚇到。我坐火車時,看到所有人都戴著口罩,現在正常,但那時候很可怕,到了台北車站,都有人戴口罩,去到台北熱鬧的地方,也有人戴口罩。為什麼會覺得可怕?因為,在歐洲,沒有人會戴口罩。就算去醫院,醫生也不會戴口罩,他們只在開刀時會戴。所以,我們就會覺得,你們有傳染病,很危險。

之後,到了冬天,我有過敏,鼻子很不舒服,朋友跟我說,試著戴口罩,我戴了口罩,舒服多了。所以,我也跟賀少俠說,因為他的鼻子也常不舒服。現在,我的包包裡面都是口罩。但是,若在歐洲,飛機飛來飛去,你戴口罩,沒有人敢坐在你旁邊。

《網路彩蛋版》

主題:來台多年被同化?老外無法適應哪些事?

美國~賈斯汀

台灣人很熱情,愛管我們的事。之前,我跟一個台灣女生交往,那時候,我還是大學生,但我想往演藝圈發展,她爸爸就說“你確定嗎?若之後不順的話,怎麼辦?”我就想,我又沒有要娶你的女兒,關你什麼屁事啊?

還有,去早餐店吃早餐,阿嬤在旁邊說“年輕人,吃這個不健康。”我就是想吃,我想要不健康啊。還有一些節目啦,我留鬍子,就說“這個鬍子很難看,你趕快給我刮掉。”我的鬍子有讓你家不順嗎?還有,頭髮也是,若剪了不好看的髮型,在美國,不會直接講,台灣人卻說“你剪這個髮型真難看,你怎麼敢?”

德國~賀少俠

我覺得,台灣人真的很愛管別人的外表,自己的外表都不會批評,但別人的外表…

我有時候也會留鬍子,有時候,看粉絲的留言,「少俠,我覺得你留鬍子,看起來好髒,趕快刮。」那是我自己的身體,難不成,要我跟你講,你要怎麼弄你的身體嗎?還有,餐廳還要替我決定,我要怎麼點我的餐點,我覺得很奇怪。或者,我帶背包,裡面放一包衛生紙,跟一瓶水,有個台灣人看到“少俠,你怎麼帶那麼大瓶的水,這樣很重,為什麼不帶小瓶的?”關你屁事,我自己要喝的。“那麼大包的衛生紙,你真的會用嗎?”會!不然,我不會帶,好不好?

義大利~吳子龍

我覺得,你們真可憐,我的問題沒那麼嚴重,因為,我沒有你們紅。其實,很少人跟我說,那個難看,那個怎樣,其實,我希望台灣人可以多跟我講一下,多關心我一下。

在台灣很多年了,我不能習慣的是,台灣的餐廳無法客制化,菜單上面寫什麼,就是那樣,若要求別的,通常都是不行的。上次,我去一家很高級的義大利餐廳,一個人要五、六百塊,很貴。番茄義大利麵,很簡單的東西,上面要放什麼,起司,他沒有附起司,我就跟服務生說“我要上面加起司,可不可以?”“我幫你問問看。”他們不缺起司,之後,他回來,只給我一小塊起司。

英國~湯姆

我去學校附近的泰式料理店,點了炒河粉,我說“不要加蛋。”因為我不能吃蛋,但他們說“不行。”“就蛋不要加進去。”“那個要怎麼做啊?”“不要加進去就好了。”

德國~賀少俠

有時候,我說“我不想吃蝦子。”“為什麼?你對蝦子過敏嗎?”沒有,就不能單純的不想吃嗎?一定要有一個過敏的理由?不要說我脾氣差,若因為吃,被唸十三年了,誰會受得了?在德國,從沒人跟我講,我要怎麼吃。

烏克蘭~蔡博文

我不習慣台灣太吵,我最近去找房子,在夏天時,跟房東見面,OK,很安靜,我把錢付了。差不多晚上十二點開始了,摩托車,卡車,沒辦法睡,早上六點,早餐店出來了,啊,吵死了。

德國~賀少俠

還有,早上六點,廟會的活動,好大聲。

巴西~費丹尼

我覺得,台灣蠻安靜的耶,像廟會,也不是每一天都有,還是可以接受。巴西還比較吵,若在大城市,都是槍聲。

烏克蘭~蔡博文

我覺得台灣很吵,所以,週末時,我很喜歡去爬山,想要尋求安靜,可是,很多台灣人,他們會帶喇叭去爬山,所以,去山上,也很吵。

義大利~吳子龍

我之前住在長春路,我發現,24小時都有很多車,非常吵。若關了氣密窗,一定要開冷氣,不然會悶死。但我又不喜歡開冷氣,所以,我都打開窗戶,就很吵。

巴西~費丹尼

我不習慣台灣人那麼愛排隊,在巴西,若有排隊,我們就不去,但是,台灣有排隊,就是要去。之前,我跟女朋友走在東區,她看到一家餐廳有人在排隊,她就說“我想去這邊吃飯。”“不要了,這邊人那麼多。”“我要去…”“好…”那我們就去了。到了那邊,多無聊啊,我們在那邊等了30多分鐘,太陽很大,一直流汗,這個,我的無法習慣。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