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資料來源:和電站

 

《2001-2006年》

 

中丸:終於出道十周年了!

龜梨:該從什麼說起好呢?(笑)

中丸:我和KAME算是同期。

上田:還記得甄選的時候嗎?

中丸:當然記得。

上田:中丸這一代有不少人吧?

龜梨:是的。我和中丸、赤西、塚田僚一,還有增田貴久和藤谷太輔。

中丸:塚是會後空翻的人,最後還在大家面前表演了。

龜梨:我都幾乎記不得了。甄選當天大家都還互相不認識吧。但我只記得那天赤西和另外一個人穿著很時尚的外套呢。(笑)

中丸:對對!時尚軍團!穿著三根線的套裝。

龜梨:是的。有點兒與眾不同的氣質。(笑)上田你是比我們早一點的前輩吧?

上田:是的。通過了45個月之前的甄選入社的。不過我也不怎麼記得那時候的事情了。

龜梨:那個時候哪怕是一個月前入社的前輩也無疑看起來比我們大多了。

中丸:沒錯,因為已經接受了基礎訓練了吧。所以在當時45個月前入社的人也讓我覺得超級有前輩的範。

上田:沒有啦,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我雖然是6月入社的,之後的三個月都沒人叫我來。

龜梨:不過我們入社的時候,上田已經是像樣的Jr.了喲。

上田:我有擺前輩的架子嗎?

龜梨:果然還是記不得了。(笑)

中丸:我記得哦。以前在朝日台的彩排室,上田身上散發著異樣的氣息。

上田:什麼?什麼樣的氣息?

中丸:散發著與別人不同的光芒哦。

上田:你還知道這個。(笑)

龜梨:剛成為Jr.沒多久的時候,上田和中丸在常一個TEAM裡活動吧。走上了精英道路的感覺,經常出現在雜誌上。而我不同,也沒有什麼取材。大部分時間都是做為前輩們的伴舞跟著他們在全國巡迴。

中丸:我和上田時常上Jr.的綜藝節目。

龜梨:所以非常拔尖。(笑)

上田:不過要說的話,中丸比起我更有前途呢。

中丸:額…是。我不否定。(笑)

上田:這麼說來,果然我還是沒什麼存在感。

中丸:我是感覺得到的哦。

上田:知道為什麼中丸很拔尖嗎。

龜梨:為什麼?為什麼?

上田:很會拍照。(笑)

中丸:這個倒是經常被表揚。

上田:就因為照片拍的好,開始在偶像雜誌上照片正中地方被刊登。

中丸:是的。好幾個人一起拍,第二個月看到雜誌時發現自己在最中間哦。我就想“我也能做的很好嘛”

龜梨:你和我還有另外三個Jr.一起拍照的時候,你也是最中間的呢。

中丸:是的,那次穿著制服拍的。

龜梨:是的,拍《金八老師》的前段時間。結果宣佈出演的時候不是中丸,而是風間俊介。(笑)

中丸:這個太奇怪了吧。我那時應該是拔尖的人不是嗎(笑)還有,當時Jr.裡很多人都預定要去夏威夷。我因為沒有拿到護照,就去不成外景。結果這次外景就取消了。這就叫做超級精英吧…這話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笑)

上田: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很疑惑,你那時為什麼沒拿到護照(苦笑)不過。中丸的寫真真的給人一種“喂,這是你嗎”的感覺。每次都很帥。所以當時主要是中丸在活動。

中丸:這樣說我會很困擾的,(笑)同樣有人氣的前輩還有很多。

龜梨:中丸也好上田也好,都在和同樣拔尖的Jr.小孩兒們一起行動。

上田:是的,還有雖然才小學六年級,但卻是我的前輩的的人。我還要和小學六年級的人努力地用敬語說話(笑)

龜梨:看著你們,我最開始還覺得上田是年齡最大的。看到你穿制服的樣子就想“這個人比我們都大吧。”

中丸:確實,我就是小孩子裡的大孩子這樣的存在。

上田:那時KAME說過“我並不是精英”,但在我看來,KAME可是超級精英。

龜梨:我完全不記得這回事了。

中丸:剛剛也說了,感覺我們沒有一起行動。

龜梨:是呢,上田他們經常上《八點》,我很羡慕呢。我從沒有作為新Jr.被介紹過。

上田:這麼想來,KAT-TUN的雛形開始形成是在這很久之後吧。

中丸:是呢。很容易被認為是成為Jr.沒多久就結成了KAT-TUN,其實是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

上田:當時田中聖也相當拔尖呢。

龜梨:拔尖,非常拔尖。他很有男人味。他也有在做舞臺劇,特殊優待呢。赤西也是吧。

中丸:那傢伙是作為“成人組”,經常都是CENTER

龜梨:田口也是,和赤西兩人一組活動時間很多。

上田:田口入社之後很快就到了一個引人注目的位置。突然的出現讓人覺得“誒…你誰”。6人在成為KAT-TUN之前,各自都意外地有著一個很好的位置呢。

龜梨:集合這樣的門把們,結成了KAT-TUN的話,一定不太平。(笑)

中丸:確實不太平。

龜梨:當時想“為什麼是和這些成員呢,都幾乎沒有和我關係好的夥伴。”。原本Jr.就是和回家方向相同的人關係比較好吧。

上田中丸:是的!(笑)

龜梨:上課的時候沒什麼聊天的時間,所以在一起回家的路上成為了夥伴。

中丸是的,一邊走去車站一邊聊天。還會在中途一起吃拉麵。

龜梨:我是和赤西一起回家的。

中丸:啊~“黃色電車組”嘛(笑)

上田:我和中丸是“綠色電車組”(笑)

龜梨:我當時完全不記得站名。周圍的Jr.說“埼京線”,我還以為是“最強線”(笑)我當時就想“為什麼我坐的電車叫最強線這麼裝B的名字?好土!”(笑)

中丸: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好土!(笑)

上田:我坦白,我也和KAME想過同樣的事情。實際看到這個字,才發現KYO這個音的字不同。

龜梨:不對哦,SAI這個音的字也不同。

中丸:對了,KAT-TUN結成的消息是在什麼樣的時機下宣佈的呢。

龜梨:我正好是要進入高中的時候,已經打算辭掉Johnny's了,這時,社長對我說“我決定組建有YOU和赤西的團。”

中丸:我也是,被告知會組建有自己在內的團,聽到我都驚呆了。

上田KAT-TUNJr.內組建的比較早的組合吧。

龜梨:真正認識到了KAT-TUN的時候是那時,收錄少俱,在NHKHALL。把台本交給我們,裡面寫著有“我們是KAT-TUN”。那個時候第一次知道組合的名字。

上田:這之後就是KAT-TUN的開始吧。不過就像剛剛說的一樣,是聚集起來不同班級的人的組合。

龜梨:最開始我們還經常吵架,比起這個,我們更是處於一個不知該如何相處的狀態。不知道對方實際是怎樣的人。

中丸:不斷地試探著,還有人說過“我討厭KAT-TUN”。當時還有很多的小單元組合,節目不同也會改變。像KAT-TUN這樣,在出道前就穩定地決定了成員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上田:以名字首字母組成的團體名字,給我們傳達了“今後就要用這個名字努力做下去”的意思。

龜梨:是的。但是我覺得我沒有說過“我討厭KAT-TUN”這種話。

上田:我也沒說過。

中丸:你們說過呢!特別是上田。(笑)

上田:你!被發現了(笑)反過來當時沒怎麼把這話掛在嘴邊的是田口和中丸吧。

中丸:你當時說“我討厭KAT-TUN”是出於真心嗎,還是出於害羞。

上田:真心的吧,Jr.的活動就像社團活動的延長線一樣,當時也沒有什麼責任感。有著“為什麼不能和平時關係好的人組成組合來活動呢”這樣的不滿。真是孩子氣(笑)

龜梨:中丸,你怎麼想?

中丸:嗯,我覺得成員之間起爭議也沒有辦法呢。在當時的年齡,前輩與後輩,雖然只有很小的年齡差,但大家都對這個很敏感。我聽聖說過,他覺得“為什麼我要和你們站在一條線上?”

上田:面對聖這樣的想法,我們也覺得很不滿。“為什麼要被你這麼居高臨下的說話呢”反復兜圈子。(笑)

中丸:聖與後進事務所的我們在同一個組合活動,他作為先入社的前輩,有點傷自尊吧。當時我們還經常給聖伴舞的。

上田:現在成長為大人的我能理解了。但當時聖還專門把印有KAT-TUN紙上的T這個字母給撕掉了。(笑)

中丸:哈哈哈,那會兒是會故意做這樣的事的時期呢。(笑)

龜梨:我在剛成立組合的時候倒是沒有反感到這個程度,但是在作為組合活動的過程中,時常成員發生矛盾,我也有覺得“真麻煩!”過。

中丸:大家越說越過了吧。(笑)

上田:大家都是正直的人(笑),NEWS當時先於我們出道了,這件事我很受打擊。KAT-TUN可是比他們先結成的。

中丸:當時STAFF們經常掛在嘴上的話就是“你們出不了道了吧?”

上田:這也是真心話,我是無法裝作冷靜的那種人,很容易說出真心話。

中丸:但是真心很受打擊。

上田:當時流傳著“離出道還有四年的組合”這種說法。

龜梨:所以,當時我也陷入了“我們出不了道了吧”的想法裡。

上田:當時也聊過“四年後,我們都多少歲了?”

龜梨:是的!全員在一起,像發牢騷大會一樣。(笑)

中丸:我記得的是大家聚集在一起討論“一起做演唱會吧”或是“LIVEDVD該如何做”。任意的制定著妄想計畫(笑)。因為當時有讓我們做過單獨的LIVE。

上田:直到如今才有了“靜下心來,等待屬於自己的機會”這樣的想法,當時可是聚集著一群血氣方剛的少年啊。(笑)

中丸NEWS宣佈CD出道那天,我和赤西一起在電視上看到了這個新聞。之後還一起去壽司店暴飲暴食了一頓。

上田:真的嗎,吃了多少個

中丸:因為壽司店老闆說,我們家的壽司的料非常足的,所以我們還沒暴飲暴食到自己滿意的程度…這之後沒多久,我和KAME還有赤西就直接去找了傑尼斯桑,問他“我們是不能出道了嗎”

龜梨:去了。他說了“別著急,時機還沒成熟”,這樣似懂非懂的話,但聽了之後還是有能夠繼續前進的感覺。

中丸:那天是個晚上,正好後面街道的路燈把傑尼斯桑的背後照亮了。我們暗自以為“哇,傑尼斯桑的背後在發光”(笑)

上田:哈哈哈,讓人有安心感呢。

龜梨:在這段安心的時間裡,關8CD出道了(笑),但是8團的大部分都是前輩。所以就完全沒有“被後來居上”的感覺。

中丸:這之後發生的大事,是發生在NEWS CD出道的2年後吧。

上田:不就正是“還有四年才能出道的組合”嗎?

龜梨:不可思議的是,由於我當時和出道了的關八一起共演DBS,對於未能出道的焦慮感也就消失了。雖然有想要出道的想法,但焦慮和消沉的情緒變少了。回顧Jr.時代的KAT-TUN,我覺得我們的確做了很多其他Jr.沒有做過的事情呢。


《2006-2016年》

上田:“正直並且自由”不正是
KAT-TUN的顏色嗎。我也有過被傑尼桑說“你別留黑色頭髮”這樣的時期。(笑)

龜梨:是沒有規章條款的一個組合。

中丸:確實是一直在告訴我們“請自由發揮吧”

龜梨:中丸也努力染過紅頭髮,留長了後頸的頭髮,穿耳洞…有點勉強呢。(笑)

中丸:是啊,這些我都做過(笑),為了能跟上KAT-TUN的概念,我也很拼呢。但看看現在,只有我變得看上去像個好學生。

上田:田口是一直保持著“極其普通”的感覺(笑),不過他一開始就是很普通的樣子吧。這一點就分出勝負了。

中丸:傑尼桑對我說“不管是外表還是穿著,一定要自由的去發揮”。這可能是別的組合所沒有的特色吧。

龜梨:但這樣一來,當時也惹怒了很多人呢(笑),很容易被說“那群人可真狂妄自大”

上田:是的,但因為被告知“自由狂妄也是OK的”,所以我覺得我們是很正常的。當然,當時年紀還小,也有點缺乏考慮。

龜梨:到大家都理解“KAT-TUN就是這樣一種風格”為止,花了不少時間,直到現在也還在為此努力。KAT-TUN的每個人都不聰明()雖然是可以給自己打開“努力讓外表看起來像個好孩子”這樣的開關,但卻還是按被大家所認為的樣子做了下去。

上田:我在出道好多年之後,有一次和STAFF單獨在房間裡,11的聽他發洩了2個小時的憤怒。(笑)對話的開始就是,他說“給我把墨鏡摘下來”。()

龜梨:出道之後才是真正的戰鬥。大家也都滿20歲了,CD出道,進入了大人的世界。最開始是“為什麼不理解我們?!”,到後來則是思考“到底能把到現在為止KAT-TUN的風格貫徹到什麼時候呢,該在什麼時候改正這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呢?”

上田:我到現在為止也時常就陷入困惑,但還是長進了不少。

中丸:真的太自由了…出道曲的衣服也是,大家都是按喜好隨便穿的,引起了不少爭議。

龜梨:我們對著給我們準備好的衣服說“我才不想穿這樣的衣服”,也確實因為這個讓PV拍攝延期了一天…

上田:真是傲慢的KAT-TUN(苦笑)。

中丸:現在的話,會穿那個嗎?

上田:不會,但我會好好說話。我也成長為大人了。

龜梨:如今已經出道十年,和STAFF們也培養起了信賴關係,可以好好地交流了。但是當時都是初次見面的STAFF呢。

中丸:而且Jr.時代讓我們做了很多事,也慢慢積累了經驗。成員也意外地有了堅強的意志。

上田:從出道開始就踏踏實實地努力,一點一點構築起了信賴關係。自身也反省了自己不對的地方。現在與STAFF的關係非常好。我們的性格基本也還是那樣,但已經成長為大人啦。

龜梨:出道後,不僅僅是組合的工作,也開始做很多個人的工作。雖然現在為止的組合一度陷入混亂,但出道之後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嘗試,也看到不同領域的樣子。

上田:中丸也曾認真的表達過自己的意見吧。

中丸:聖剛剛退出的時候,那時候我開始覺得“要把心裡想的東西清楚地表達出來”。當然有的事情是不用說也明白的,但還是說出口來才能讓大家更明白。

龜梨:之後中丸就按照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努力著,雖然每次的積極性程度不一樣,中心是絕對不會動搖的。

上田:接著,我覺得他變的更柔軟了。比如,即使是同樣的意見,就不僅僅是個人的希望,而是為了這個組合發展的意見去考慮。

中丸:作為被評論的當事人,這時候我該作何反應(笑)?但上田,你也變柔軟了哦。也變得能夠認真聽取別人的意見了。

龜梨:赤西和上田一起合作歌曲的時候,兩個都是決不妥協的人,在完成之前都很費勁。

中丸:在電視台的休息室…

龜梨:是的是的,兩個人打了起來,我們說了“我們先出去了”,就4人坐在了走廊的凳子上。接著就聽見裡面劈裡啪啦的聲音。

中丸:和中學生一樣(笑)

上田:那是我敲牆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STAFF把我叫到廁所去了,叫我冷靜點。(笑)我和KAT-TUN每個人都打過架呢。

龜梨:和中丸也有過嗎。

上田:和中丸只是口頭吵過。察覺了我快要動手了的中丸冷靜的說“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我就停手了。(笑)

中丸:哈哈哈哈。我做了件好事。(笑)和聖也有過吧

上田:有過哦。和聖是在組成KAT-TUN之前,眼神一對上就開始打架。(笑)

中丸:你…現在是真的長大了。

上田:是啊,托你的福(笑),KAME的變化是在出道之後,變得非常“社會人”。豐富了很多知識。也被大家認為,這些財產也是從他各種各樣的經歷裡得來的吧。

中丸:說道KAME的成長,舞臺的經歷有很大影響吧。DBS什麼的,帶著“自己成為了座長,必須得全力以赴”的自覺,做舞臺的能力也被磨練出來了。不僅僅是表現自己,而是具備了能看清周圍的能力,這一點上,我感受到了KAME的變化。

龜梨:原來如此。確實曾經的我是,想到什麼就說出來。周圍的人也都說“年紀小的人是最狂妄的”。

中丸:儘管這麼說,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KAME都是為團隊考慮的人。

上田:是的,從很早開始就有著“把KAT-TUN放在第一位”的想法。

龜梨:你們這麼說我很開心。確實過去和上田打架也是因為組合的原因。

中丸Jr.世代,每個人開口閉口都是“我”,一起好好交流的機會都沒有。但是,赤西,聖,田口,三次成員退出。從那時開始,大家才開始交流。

龜梨:先是赤西,總覺得出道前就有了預感。對於KAT-TUN的工作沒有太多執念。

中丸:這正是“自由吧”,他難道不是比誰都更符合KAT-TUN的風格嗎?(笑)

龜梨:這就是“年少時才有的內心糾結吧”,在這個年齡段不論是誰都會經歷的,當然我也有過內心糾結的時期。當時很年輕,所以很小的事也會非常在意。實際上他在留學的時候,從美國頻繁的給我打過電話。

中丸:誒,是這樣嗎?

龜梨:嗯,跟我聊了很多。

上田Jr.時代開始,赤西和KAME作為一組的活動很多吧。所以對於赤西的退出,有著特別的思慮。

龜梨:當然了,我考慮了很多。

上田:那時都沒有6人聚齊一起講過真心話。直到赤西退出,大家才一起交流,說“從今以後要好好溝通,一起向前看吧”。

中丸:從那時開始才認真的意識到需要互相溝通。

龜梨:嗯,出道之後還仍然是小孩子,不太能冷靜地聽別人講話,但之後也逐漸的成長起來。所以聖也對大家說了“大家打起精神來,好好幹”,這樣的話。

上田:所以說真的,從5人變成4人的時候,我相當受打擊。

龜梨:是啊,大家都受到了相當大的打擊。

中丸:雖然赤西的時候已經經歷了一次,但…再一次有成員退出的現實。

龜梨:是啊,我們才決定要花時間好好交流下的。

上田:聖只能對我說抱歉。既悲傷,又悔恨。

龜梨:接著,田口在去年的歌曲節目中發表的一瞬間,會場的空氣一下子就變了。

中丸:是的,什麼聲音都聽不見,感到了冷冷的空氣。用這種方式向我們傳達了心情,我嚇了一跳。

上田:回到後台的時候,STAFF也一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表情,每個人都滿臉蒼白。

龜梨:幾乎沒有向大家講過,但絕對不希望被大家誤解。我從來沒有對離開的3人抱有恨意。

上田:說實話,我覺得很不甘心。

中丸KAT-TUN真是多災多難(苦笑)但這些經歷也確實使我們成長了。

龜梨:我也這麼覺得。這次也考慮了很多很多。我們經歷了很多普通藝能界的人根本不會經歷的事情。

上田:是啊,我們也很悲傷,但比起其他,更想把飯的心情放在第一位考慮。所以為此,我們也決定要帶著強烈的努力與堅持的想法繼續做下去。

龜梨:是這樣的。即使人數變少了,支持我們的飯還是有那麼多。一想到飯的心情,就覺得讓他們體驗了這樣的事,真的十分抱歉。

上田:我在田口決定退出之後不是還在演舞台劇嗎。認識的STAFF過來見我,我們在休息室碰面。他看見我之後就哭了起來。對KAT-TUN懷著愛情,並且一直支持我們的STAFF也很多。

中丸:前段時間,向一直關照我們的人道歉的時候,對方說“不該你們三人道歉哦”。我覺得說的不對。沒能阻止成員不停減少,是我們能力不足造成的。是我們讓大家悲傷了,這也是事實。飯和STAFF們都給了作為組合的我們許多珍貴的經驗。這個組合給大家添麻煩了,果然還是要我們作為組合來道歉才行。

龜梨:成員人數變少了這件事,毋庸置疑是令人悲傷的,沒有比因為這件事而讓許多人傷心更不是滋味的事了。正因如此,KAT-TUN也是由大家支撐著走過來的。

中丸:成為KAT-TUN的飯,體驗了喜歡別的組合所沒有的悲傷。我很高興即使這樣,還是會說出“我愛KAT-TUN”的人,真的謝謝你們了。我們對於飯的感激之情也年年增加。

上田:確實如此。變得不喜歡了,離開了,這些都不奇怪。我做為組合成員,作為KAT-TUN的上田龍也,想向現如今還支援著這樣一個組合的飯們表達感謝之情。

龜梨:雖然這麼說,但我們不會就這樣銷聲匿跡。我們的使命是讓大家快樂!所以想給大家好好地展示KAT-TUN一路走來這十年。

中丸:正是如此。經歷了很多,這次也交流了很多的3個人的心情是一樣的。

上田: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龜梨:我也覺得。但繼續“現在為止的樣子”是不行的。組合的平衡,從6人到5人、4人、再到3人,完全不一樣。雖然每人有各自的角色,但位置會變化,必須找到“和到現在為止不一樣”的部分。

中丸:這次的演唱會,也是首次三人體制。

龜梨:是的,挺惱火的。細說的話,如果唱10年前的歌,站位和歌詞分配都和當時不一樣了吧。

中丸:是啊,要全部重新記!MC的部分怎麼辦呢?

龜梨:到現在為止,田口都經常作為MC話題的來源呢,這一部分也要改變吧。

中丸:那麼之後拿上田來製造話題吧!

上田:不要不要,別拿我當話題。

中丸:哈哈哈,開玩笑的。不找成為話題的角色也挺好。交往了這麼多年,就3人普通地說說話,自然的進行。讓大家享受這種氛圍。

龜梨:這次的演唱會結束之後,如發表的內容一樣,作為組合,我們要進入“充電期間”了吧。

中丸:最初在這一點上,沒有達成完全一致。交流之後,3人都同意了。

上田:是的,是把KAT-TUN這個組合放在第一考慮之後最好的一種結果。因為還是想守護著KAT-TUN

龜梨:比如未來12年都沒有KAT-TUN的團體活動,我們不專門發表也是可以的,但以現在的狀態做下去的話,飯就會想“KAT-TUN怎麼了?”,這樣會讓飯們更加擔心吧。

上田:首先是想讓大家安心。

龜梨:我希望這段時間每個人能安排好自己的時間,讓大家欣賞每個人的個人工作,這些再與KAT-TUN聯繫起來。

中丸:我最初的想法是無論誰退出,都能作為組合繼續做下去。但試想一下,3人若無其事的繼續下去,不管是飯還是我們,都會覺得有點奇怪。而且這樣下去的話,總覺得不太合適。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的組合,如果能夠停下腳步整理一下再繼續前進的話會更好一些吧。

上田:是要好好整理一下母體(KAT-TUN)的一段時間呢。是能讓個人與組合都更上一層樓的一段時間。為了守護KAT-TUN,每個人都會更加努力,再在大家面前重新集結起來。

龜梨:是的,現在的KAT-TUN就像在波濤中搖曳的船,雖然是努力堅持了10年的一艘船,但下次再遇到風浪還能行嗎?不如回到港灣,好好地維修一下它吧。為了下一次的航行,成員們也會磨煉自己的掌舵技巧。

中丸:所以,“充電期間"的確是一個積極意義的時間段。從一開始就積極地去考慮,這充滿刺激的10年是真的存在過嗎?(笑)

上田:存在過的,是只有我們才經歷了的故事。這難道不會變成有力的武器嗎。同時,最近的我真的很尊敬前輩們。能將一個組合堅持這麼久。

龜梨:我懂,長時間的一起活動,無論哪個組合的成員,都肯定有過一兩次“我已經受夠了”的瞬間吧,但他們卻能夠消化掉不滿,繼續下去,真的很厲害。

中丸:前輩們也是戰勝了很多困難走過來的吧。

上田:我們3人也必須努力,首先是這次的演唱會,要做一場讓大家看到到現在為止KAT-TUN的所有,並且能感受到KAT-TUN未來的氣勢的演唱會。

龜梨:能開10周年的演唱會,還是在DOME這麼大的會場,真的很幸福。細細體味這份幸福,並且想讓大家純粹地欣賞這份10周年的慶祝。發自內心的想讓大家能欣賞到10周年慶。請放心吧~(在演唱會上)我們是不會道歉的哦!(笑)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