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後也會背負著KAT-TUN走下去。

5月1日的東京巨蛋公演後,KAT-TUN將進入充電期間。

面對幾次來襲的大浪,都拼命抵抗下來的KAT-TUN這艘船。

龜梨作為組合絕對的王牌,背負的擔子比誰都重。

這10年,在與孤獨戰鬥的過程中,盡全力掌著舵。

而今後,只要還有尚未實現的夢想,KAT-TUN的旅途就不會結束。

面向著充電後新的航海旅途,“KAT-TUN龜梨和也”表明了決心。

資料來源:和電站


『這段“時間”絕不是止步不前』
 

——關於作為KAT-TUN走過的這10年,關於KAT-TUN的未來,有很多很多想問的問題。首先想請你談一下的是關於5月1日以後的“充電期間”

 

龜:這個充電期間完全不是由於負面想法而產生的。只是發表之後,可能是提法上的問題吧,“不是吧?充電!!”好多人居然都是這樣的反應,讓我感到很驚訝。“充電期間”不是暫時休整,更不是徹底停止活動。這短時間絕對不是止步不前,這點希望大家明白。

 

——那橫杠們就安心等待與KAT-TUN再會的一天到來就行了吧?

 

龜:嗯,和“等待”的感覺還是有點不同吧。如果有的人只應援團活的話,那可能是要等了。因為會感覺看不到作為團這個整體的活動。但是,我們又不是要去山裡隱居,各自的個人活動都會繼續。中丸雄一、上田龍也、龜梨和也,3個人各自活動的延長線上,毫無疑問就是KAT-TUN這個團作為交點存在。各自都是背負著KAT-TUN的名義在活動。所以,我覺得並不是要等待吧。在我看來,是“今後也請繼續享受KAT-TUN帶來的快樂”的感覺吧。

 

——原來如此。

 

龜:當然,3人一起的活動可能要讓大家等待一下了,是這樣呢。但是,我們不想在這方面含糊其辭,而是想好好地向FAN們報告。雖然這樣的表達方式有點過於直接,如果沒有常規節目的話,成員聚到一起的時間也就只有發行(CD)、開LIVE之類的時候。什麼都不說還是各幹各的當然也可以。但是我們3人討論過以後,就“為了重新審視團的活動,不如花點時間先關注個人活動”這一想法達成了共識,既然如此,我們不想讓這個決定僅限於團內共識,所以就公開發表了。因為不想無視“怎麼回事?這個團個人活動挺多,但是團活幾乎沒有啊?”這樣類似的疑問,把事情搞得曖昧不明。要好好地把“我們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這件事向大家說明。

 

——不想對FAN有所隱瞞啊。

 

龜:嗯,這10年來,KAT-TUN這艘船幾次都差點被大浪吞噬,真是好不容易堅持下來了。只是因為我們這些船員的技術不足的原因,這艘船受了很多次傷。為了這艘船,我們都必須更好地磨練技術,在這段期間,想讓這艘船稍微休息一下。所以,不是向後看而是向前看,為了到達我們想去的地方,才做出了這次的判斷。充電期間,是為了再掛上一個檔加速前進所不可欠缺的時間。

 

——這是向未來前進所必須的時間?

 

龜:是的。雖然就這樣勉強維持下去也可以。但是“不管什麼樣的形式都可以,只要繼續就行了”,說實話我不這樣認為。所以才有了這次的選擇。不能光嘴上說著好聽,但是我們不能再讓KAT-TUN這艘重要的船受傷了。所以這個充電期間,是為了讓KAT-TUN可以繼續以KAT-TUN的形式存在下去,向著新的目標起航的成員們所表明的決心,希望大家能這樣想。作為個人,我會帶著比至今為止更高的熱情進行演藝活動,這也是為了一點點地讓KAT-TUN這艘船繼續升級。這段時間,是為了讓我們再次喊出“好嘞,出發啦,出海啦!”的口號揚帆起航的時候,能夠相視一笑,說出“壞的地方修好了呢,哎呀,還加了3個檔,能帶更多人上船了”這樣的話。

 

——KAT-TUN這艘船再出發的一天,現在就開始期待了呢。

 

龜:希望大家不要忘記,這艘船的船員,不光是成員們,還有FAN們。這10年來,大家乘著KAT-TUN這艘船航行至今。我們的旅程,還要繼續呢。

 

『沒法一邊撒謊一邊活動』

 

——充電期間的意思明白了。那麼下一個問題,請告訴我們決定充電期間的原委吧。果然,主要還是因為田口的脫退吧?

 

龜:這是一部分原因,但不是起因。當然,在去年夏天的會議室裡他告訴我們有脫退的想法的時候,說實話我也覺得非常驚訝,只是單純的沒想到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了這樣的意見。但是,就我個人而算是事先有所感觸吧,這個不是針對誰,我覺得無論是哪個成員,對於KAT-TUN的想法都要儘量保持一致,說實話有過這樣的想法。所以,去年出道10周年紀念近在眼前,正是想著“必須要好好地把KAT-TUN再做好”的時候。在會議室,聽到田口說出他的決定的瞬間,我想到了很多事。作為成員,沒能阻止事態的發展很不甘心,但同時也想到了,正是因為(此前)對他的事袖手旁觀,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註定了這樣的結果吧。

 

——對田口的決定,還是很吃驚的吧?

 

龜:當然。只是就算如此,去年11月,田口在“BEST ARTIST2015“上表明脫退的決定時說“馬上就到30歲了,需要好好考慮今後的人生道路”,我最近也剛到了30歲,作為一個男人,對這個年齡在人生中的分量感同身受。所以,對田口的選擇,作為一個人來說也不是不能理解。雖然就我個人而言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決斷,不過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如果強行阻止了他,過了很多年仍然心存芥蒂,有著“他那時候就想退團來著”這樣的念頭,那才真的無法挽回了。當然,我們還是盡力去勸他了。這樣還是不行,最後的最後,只有尊重他做出的決定。

 

——原來如此。

 

龜:要說為什麼在“BEST ARTIST”這個時間點來發表聲明,是因為和事務所溝通過,“決定了以後就希望儘快發表”。畢竟不能向在等待著的FAN們、一直和我們一起工作STAFF們一邊撒謊一邊進行演藝活動。很難得的是,對於10周年,FAN們都非常期待,STAFF們也都非常努力地在協助我們工作。在這種情況下就更不能一邊活動一邊把這件事一直隱瞞到最後。所以決定了以後就想儘快公佈,於是就在那個時間公佈了。

 

——“BEST ARTIST”上你還在田口之後發言了?

 

龜:這是作為KAT-TUN這個團的成員的責任呢。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那樣的場合突然公佈,現場還有很多其他藝人,肯定也給期待著其他藝人演出的觀眾潑了冷水。所以想要好好地表達歉意。

 

——第二天,你還出現在了FAMILY CLUB呢?

 

龜:那天偶然去FC的那棟樓有其他事,剛好還是在發表聲明的第二天,我往樓下一看,有很多人在。我也知道那些也不全是KAT-TUN的FAN,也沒有時間和在那裡的KAT-TUN的FAN一個一個地好好說話,讓她們安心。但是,哪怕只是一個人,一句話,我也想面對面的直接傳達給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會解散嗎?”面對這些不安的提問,我能回答的只能是簡單的“不會解散哦”。有好幾個人對我說“今後也會繼續應援的”,我雖然一直這麼想,但是在那一瞬間我再次確認,不是我支撐著KAT-TUN和FAN,而是我被FAN、被KAT-TUN支持著。

 

『想要成為世界第一團的ACE』

 

——聽你的話就能感受到,你還真喜歡KAT-TUN這個團呢?

 

龜:不討厭哦。如果討厭的話,我早就不幹了(笑)

 

——對團的愛,是組合結成當時就有嗎?

 

龜:有的吧。我Jr.時代的夢想是“想要CD出道”、“想要在東京巨蛋開LIVE”,這些都是作為團的形式來實現的夢想、目標。反過來,作為個人想做些什麼,可以說沒有考慮太多。當然,必須作為個人來做的事,比如想出演電視劇、想拿最佳牛仔褲大賞之類的也有(笑)

 

——哈哈哈哈哈

 

龜:作為KAT-TUN第一次開的東京巨蛋LIVE,我現在也忘不了。站在那個舞臺中央的時候,腦子裡全是“哇!!!”。“龜ya——”的尖叫聲大到耳機裡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因為Jr.時代的夢想作為KAT-TUN的成員都一一實現了呢。

 

龜:但是還有仍未實現的夢想。作為KAT-TUN這個團的成員出道,絕對要去的地方還沒有去過。所以還沒有滿足,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讓這艘船沉了,這樣的想法非常強烈。現在我最大的動力就是“想繼續做KAT-TUN的龜梨和也”這件事。

 

——KAT-TUN希望達到的目標,是想成為怎樣的團?

 

龜:音樂節目裡一定會站在主持人旁身邊那個最顯眼的團,比較容易理解的說法就是這樣(笑)

 

——一直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總是讓團優先於個人呢?

 

龜:為什麼呢。可能是生下來的性格就是這樣,還有可能是因為兄弟四個的家庭環境裡長大,另外還從事過棒球這樣的團體運動的關係吧。Jr.時期就經常被社長說“U,在團隊裡,才更加突出哦”,這些話可能對我也有影響。只是能肯定的說的是,我想做團的ACE。但並不是隨便什麼團都可以,而是世界第一的團,用棒球來打比方的話,想成為(紐約)洋基隊的第四棒。如果要打本壘打的話,不是在練習比賽中,而是想在世界聯賽中打出來。所以,我想讓KAT-TUN成為世界第一的團,想讓KAT-TUN成為全明星代表隊那樣,把每個位置上特別突出的選手選拔出來組成的隊伍,我想在這樣的團裡當ACE,這是我的初衷。

 

『背負的是KAT-TUN的龜梨和也』

 

——只是在上次的萬字訪談中(2012年11月)你提過,是被“這是為了KAT-TUN”說服,才同意發行《青春AMIGO》的CD,結果卻和成員們產生了隔閡。明明是為了團、為了團員著想,有時候也會發生這樣不合情理的狀況啊。

 

龜:也有這樣的事呢。不過,我是一直向前看的,覺得成員們總有一天會理解我。從來沒有過“只有我才能上電視哦”的優越感,反而更多的是“絕對不能失敗”的巨大壓力。因為我的成功就是KAT-TUN的成功,我的失敗就是KAT-TUN的失敗。而且,作為一個團,每一個重要的轉捩點,都必須要有一個人來帶領大家前進。這樣的時機不會總偏向某一個人,大家輪流來帶領團隊前進是最理想的。要讓團隊成功壯大,這是不可欠缺的。實際上,社長就對我說了“一開始必須要讓龜梨先來引領(團隊)才行”

 

——身上的擔子重嗎?

 

龜:不輕吧。但是,這份責任還是有背負的價值的。多虧這些,我才獲得了一些難得的經驗。嗯。

 

——如果用語言表達的話,背上背負的東西是什麼呢?

 

龜:可能是會讓人火大的說法,龜梨和也所背負的是“KAT-TUN的龜梨和也”吧。作為KAT-TUN的龜梨和也,想成為能夠一直讓大家引以為傲的人。雖然可能有糾結的東西,比如“這是真正的自己嗎”之類的。現在也是,這樣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說了這麼多,實際上肯定是輕鬆點的好。但是我的立場不允許我有這樣的想法。我是“KAT-TUN的龜梨和也”,龜梨和也必須全方位無死角的帥,表現出最理想的姿態。我肯定是把不帥的、軟弱的部分在哪里扼殺掉了。

 

——那樣不覺得孤獨嗎?

 

龜:孤獨啊。當然,每一個覺得孤獨的瞬間都有人支持我繼續下去。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120%理解自己的人。這是沒辦法的啊。畢竟,如果龜梨和也這個人被完全看透了,就沒有龜梨和也存在的意義了。如果我說“往右”的時候,所有人都說“明白明白,就知道你要往右”,那換其他人來選不也一樣嗎。我說“往右”的時候,所有人都說“為啥呀?一般人不都是往左嗎”,但我還是向右邊前進,然後成功,這才能證明我的存在價值。這樣很孤獨,因為如果被(完全)理解了反而是不行的。

 

——道理我也懂,但是這樣的立場不辛苦嗎?

 

龜:正是如此,所以需要找更多能理解自己的夥伴,這是我在10年前出道的時候就想到的。一個人不能一直都得不到理解,所以我需要超越任何道理無條件信任我的同伴。“往右?不是應該往左嗎?但是,既然是他說的,那就往那邊走走看吧,雖然一般不走這邊,不過咱們這就出發吧”,我需要更多能說出這樣的話的同伴。

 

——10年來,這樣的夥伴增加了嗎?

 

龜:慢慢多起來了。這包括在工作中接觸到的STAFF,而最理解我的、和我結下最堅韌的羈絆的,是一起度過了這10年的成員。

 

——可能是這樣呢。

 

龜:如果聽從周圍人的意見往左前進而失敗了的話,人都是軟弱的,肯定會想把鍋甩給別人。既然這樣,那就我自己來選,失敗了就讓我來替贊同的人背鍋好了。還是這樣比較好。反過來,如果成員對我說“往右走”,我也會說“既然你這麼說了,真是沒辦法啊”,無條件地跟著他走。

 

——問個很奇怪的問題,為啥你這麼帥啊?

 

龜:感謝我爹媽吧(笑)。不過,本來的我也一點都不帥。剛開始跳《DREAM BOYS》的蹦極的時候才16、7歲。剛上訓練課的時候被帶到很高的地方,準備好之後老師說“好了,跳吧!”結果我磨了15分鐘都沒能跳下去,“等等等等等等!!”就是不跳。最初連後空翻也不會,唱歌也跑調。和家人去卡拉OK的時候,總是被哥哥嘲笑“音癡、音癡”。就算現在,也有不想去工作、沒幹勁的時候。但是,一旦去了演出現場,就會開啟“我是KAT-TUN的龜梨和也”的開關。有了想要守護的東西、想要達成的目標、身邊有夥伴在的話,人是可以改變的

 

——身邊有夥伴在也會改變嗎?

 

龜:因為如果沒有這些成員的話,我就不會成為現在這樣的人。舉個淺顯點的例子,別說DBS的蹦極了,我原來連過山車都坐不了。小學的時候去遠足時,就我一個人沒法玩過山車那類刺激類遊戲。這麼說可能有點奇怪,就我們團裡來說,中丸已經是處於這樣的位置了嘛(笑)。一個團裡不需要兩個膽小鬼擔當吧。上田是“我想試試!”那種會自己主動上的類型,他的台詞應該是“下一個我來”!所以為了突出中丸也應該這樣。所以,在作為KAT-TUN的龜梨和也生活的過程中,我發生了改變。蹦極也變得可以了。就是和這樣的成員在一起,有無數個被迫那樣選擇的情況。一直想要成為對團員而言、對FAN而言、對團而言都引以為傲的龜梨和也,我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這個目標。不經意間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成為了現在的我。

 

——因為有成員的存在才有現在的龜梨和也。

 

龜:真的,我是被相遇的緣分眷顧著。現在還在的成員,已經走上其他道路的成員,FAN們,在工作中遇到的人,私下遇到的人,這些人給予了我很多好運。這樣說有點矛盾,我是孤獨但又不孤獨。不是作為一個藝人,而是作為一個人要去做一些傻事的時候,都有人在身邊對我說“你這樣子太蠢了”。這個世界,看重的是結果,甚至可以說結果就是一切。我當然也理解這種殘酷。但是,比起結果更重要的,是我想作為對成員而言、對FAN而言、對家人而言、對朋友而言都很帥氣的KAT-TUN的龜梨和也而活著,這是我的根本。

 

『自己也退出說不定平衡會更好』

 

——出道到現在,對你個人而言最大的危機是什麼時候?

 

龜:是什麼時候呢。不過要說特別的感受,赤西退出的時候,對我個人而言是第一個很大的衝擊吧。想了很多,比如“總之必須由這五個人想辦法做下去了”,還有“到底怎麼做才能取得平衡”等等。很難選擇合適的語言來表達那個時候的狀況。因為我個人的工作相對比較多,要不要在這方面控制一下什麼的,和事務所交換了各種意見,經常提出“我想和其他成員平均一點”等等,雖然從未覺得這個坎邁不過去,但是想過很多次必須要改變背負重擔的方法。

 

——這是為什麼呢?

 

龜:就組合的平衡而言,從客觀的角度去看的時候,我考慮過好幾次:有還是沒有自己比較好。5人拍的照片用手指把自己的部分遮住,有的時候還覺得“還是四個人的平衡性更好啊”。站位也是,“我還是不站在中間比較好吧”,那個時候經常這麼想。

 

——考慮到了這種地步啊。

 

龜:因為組合的平衡,是很微妙的東西的。(田中)聖脫退的時候,RAP部分經常被拿出來討論,這不是由某一個人來代替他就行的事。歌詞分配也好、隊形也好,都是按最優的形式計算出來的。這些被破壞了的話,本來的RAP部分就必須要摸索出其他的形式代替。脫退了一個人,就要有其他人唱他的部分,連帶和聲的人也要變。最初,這也算是一堵難以逾越的牆吧。赤西的部分也好、聖的部分也好,不是單純由誰來代替就行的。所以如果全部都打散分開,聽眾只會感覺很不舒服。這種平衡如果仔細去探索,就會出現很難解決的部分。因為有本來組合的展示方式,5人的話就是5人、4人的話就是4人,然後現在3個人的話,就以3人形式為目標,重新來製作。

 

——是這樣呢?

 

龜:包括4人的時候,這方面還是有沒能徹底做好的部分。簡單思考一下都知道,把一個動起來的組合暫時停下來,風險是很大的。又要說回剛才的話題,即便如此,充電期間可以說是為了KAT-TUN的未來著想而無論如何都必要的時間。這不是略施手段就能解決的小問題,而是覺得,從根本上重新審視KAT-TUN的時刻到來了。包括我在內,肯定大家都有想靠著KAT-TUN這塊金字招牌的部分吧。

 

『想要慶祝10周年』

 

——那麼請告訴我們一些關於充電期間之前的3大巨蛋巡迴「KAT-TUN 10th Anniversary Live Tour 10Ks」的事,想做成什麼樣的巡迴?

 

龜:總之想要盡一切努力來慶祝KAT-TUN的10周年。這和6人、5人、4人或者是3人都無關,只是想要為KAT-TUN這個團慶祝。當然我自己是當事人,但這10年來的活動,是因為FAN的存在才讓KAT-TUN這艘船動起來,而不是僅僅依靠成員們的力量。所以即將到來的10周年紀念,想要大家一起慶祝。讓這次LIVE成為迎接又一次遠航開始時起航的那一天,互相確認羈絆的地方。

 

——那麼最後一天,5月1日在東京巨蛋,有特別想唱的歌嗎?

 

龜:我們個人的願望完全沒有。不光是東京巨蛋,名古屋巨蛋也是,大阪巨蛋也是,總之就是帶給觀眾想看的東西。唱歌迷想聽的歌。把這10年毫無保留地拿出來。6人時期的歌當然會唱,因為想要慶祝KAT-TUN的整個10年。

 

——那巡迴之後,進入充電期間後,對中丸、上田有什麼想說的嗎?

 

龜:總之首先要做好LIVE。關於想要對他們說什麼,等到5月1日結束之後吧。但是,這10年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一起克服重重困難走到今天,可能已經沒有什麼想再對他們說的了。因為我們比誰都清楚KAT-TUN這個團的長處和短處。包括我在內,想法應該都是“好好接受這樣的現狀再繼續前進”吧。

 

——那麼,可能有很多人都很在意的一點,充電結束的信號會是怎樣的一個時點呢?

 

龜:比較理想的契機是當世間出現很多 “差不多該讓KAT-TUN開船了吧”這樣的輿論的時候吧。當然,那不僅僅是現在應援的FAN,現在對我們3個人沒興趣的人們,看了成員各自的活動,覺得“把現在的龜梨、中丸、上田集合到一起會非常非常有趣”“想要看他們3個的節目”之類的,“想要看3人的LIVE”,必須要有這樣的契機才行。為了實現這一點,不僅是在Johnny's內部,更需要各自在外面的世界裡樹立自己的角色才行。

 

——的確如此呢。

 

龜:當然,我們內部的因素也很重要。對於組合活動的渴望、想快點讓大家看到自己的成長、想早日和成員們一起站在大家面前,當這種期待達到無法忍耐的時點,由我們主動再次啟動團體活動也是可能的。畢竟,我現在就等不及了,因為覺得KAT-TUN能量不足啊。當然,在團隊活動再啟動之前,我們每個人必須要做的事的難度很高,所以具體充電時間會有多長無法確定。但是,這是為了KAT-TUN,成員們各自必須去克服超越的困難。

 

——再次起航是在3人成長的未來吧。

 

龜:是的。非常感謝事務所能接受我們“充電期間”的提案。能讓一個組合以這種形式取得充電的時間,真的很難得。可能是Johnny's首例吧?!真沒想到事務所能接受啊。

 

——是啊。正如你所說,充電期間,成員各自被賦予了難度很高的任務。但是相信龜梨和也、中丸雄一、上田龍也這3人的話,肯定能戰勝困難跨越過去的。

 

龜:謝謝。要彌補成員的脫退的缺口,做來並不簡單,也不是單純用一種方法就能解決的。誰脫退了,就由另一個人來彌補、填補,並不是這樣容易的事。6個人有6個人的關聯性,變成5人又會產生5人的關聯性和化學反應。正因為如此,由3個人來面對的話,又應該會構築起不一樣的關聯性,還有可能產生新的東西。嗯,我非常期待這個部分。這次的巨蛋巡迴中,肯定還會有新發現。我希望能借這次機會發現類似於“啊,這樣的形式以前沒有過呢”這樣的東西,只是讓人覺得沒有看夠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

 

——關於充電之後等待你們的未來,構築了新的關聯性的3人,將會帶來怎樣的風景呢?我現在就開始期待了呢。

 

龜:最低限度也會是和現在一樣的景色。這點和你們說定了。不這樣的話就沒意義了呢。雖然還不知道下一個開始是怎樣的情形,但至少要讓大家看到比現在更好的風景吧。

 

——迂回曲折的10年,背負了幾乎無法承受的重擔,即使如此還是覺得作為KAT-TUN的一員真好嗎?

 

龜:當然。

 

——如果回到10年前,有選擇權的話,還想當KAT-TUN的成員嗎?

 

龜:不想回到10年前啊!我可沒心力再經歷一次了(笑)。畢竟,這個故事還必須要向前發展,所以我沒想過要重新來一次,有好事有壞事才成就了現在。沒有按照自己預想的軌跡發展的事情數也數不清。但是,正因為經歷了所有的事,才更享受現在的自己擁有的一切。完全沒有後悔。沒有這些成員的話,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們現在正在向著想要達到的目標前進的過程中,還無需回顧過去,現在的我們只需要目視前方,為了讓KAT-TUN這艘船載著成員們和FAN們去看看這個故事的結尾,做必要的準備。

    文章標籤

    龜梨和也

    全站熱搜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