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外國留學生在台灣,文化習俗不同狀況多?!

波蘭『ANNA』

我是邊唸邊哭,邊唸邊笑。剛到台灣時,中文基本上就是零,只會講你好、謝謝、我不會說中文。在大學,老師全用中文教學,那我當然是聽不懂,就邊唸邊哭。到了大二,開始學習文言文及詩詞,有次老師說要學翻譯,我舉手發問,要翻成什麼,英文還是母語,老師說是中文,我就覺得很奇怪,怎麼中文還要翻成中文,就邊唸邊笑三個月,原來是把文言文翻成白話文。

我妹妹來台灣時,我帶她去逛士林夜市,在地下停車場,她說要上廁所,而後我在外面等,突然聽到〝喔~
~〞的聲音,我妹妹衝出來,褲子都沒穿好,哭著說〝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原來是因為士林夜市的馬桶沖水要用拉的,我們波蘭沒有這種的,我妹妹就一直在找按鈕,看到紅色按鈕就按下去,原來是警報器。

美國『BRIAN』

學中文的過程中,特別是文言文,都是從大明星的歌詞中學習,例如蔡依林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日本『西田惠里奈』

有次我們考試要寫出〝龜〞字,有位白俄羅斯的同學,他用原子筆書寫,寫錯就劃掉,寫錯再劃掉,劃到最後就沒有地方寫字了,他就很生氣,站起來拍桌子〝我不喜歡烏龜。〞然後就回家了,我們全都傻眼。

英國『ROSS』

我覺得台灣人很好奇,我來自愛丁堡大學,所以問我〝你來自蘇格蘭,那你會穿裙子嗎?〞在正式的場合我也會穿,我也會吹風笛,至於裙子裡面有沒有穿內褲,這是蘇格蘭男人的秘密。

美國『凱蒂』

我一來到台灣是住在彰化,跟台灣家庭生活了七年,一開始跟家裡面的小朋友打招呼,沒想到他就哭了,我心想我做錯什麼事了?我朋友才說他可能是怕白人?當然我們現在處得很好,就像一家人一樣,過年時還會回去跟他們一起渡過。

義大利『叡克』

我覺得台灣人很熱情,義大利是〝假〞的熱情,我2006年在挪威南方的畢爾根唸書,那時遇到我這輩子的天使,她是高雄人,嫁給了香港人,住在英國。當時因為有她的友情,我愛上了台灣的人情味。我2008年來到台灣,而後因工作到上海,但不能適應大陸的環境,就回來台灣。

義大利人很喜歡外國人,所以,對外國人會特別熱情,但是,如果是義大利人跟義大利人之間的關係,就不見得會很熱情相待。

我覺得台灣的義大利麵是世界第一,在天母SOGO附近有一家義大利餐廳,很道地,醬料很不一樣,義大利較清淡,台灣的醬料放一大堆東西,比較好吃。

我覺得台灣人的種族概念只有台灣人、亞洲人、西方人、黑人。以前我住關渡時,大概晚上12點去了7-11,有一個4、50歲的阿姨,她主動跟我講英文,我跟她說,〝不好意思,我不會講英文。〞,她竟然生氣了,開始用英文罵我〝你這個阿斗仔,不會講英文?你太丟臉了。〞我跟她說〝小姐,不好意思,妳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美國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國家嗎?〞

加拿大『JONATHAN』

我愛台灣,可是,台北還好。我喜歡台灣的天氣,加拿大太冷了。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