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雲淡風輕,淡然處之。

很多事物皆不如表象,更無從臆測,但人往往無法看清這點,更有甚者,自尋煩惱,杞人憂天,人非聖賢,也難保不如此,但若能換個想法,轉念之際即見真相。

誤會、猜疑,明明無事,卻演變成天塌下來的大事。能於事發之時,坦然面對,築起溝通之橋,給他人也給自己一個機會,也許經年之後,回首往事,當會一笑置之,原來當年的自己如此的幼稚。

但這都是成長必經過程,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人生處處都是考驗,唯有通過者才能平淡、冷靜面對一切。

不知在寫什麼,有感而發,他人有意或無意的一句言語,即會使得長久的友情瞬間崩裂,如此看來,真是經不了考驗啊。事發於他人之身,才能冷靜思考,但若於己身,也許反應會更激烈也難講,所以啊,算給自已一個警愓的機會吧。

本人不喜分崩離析搞內鬨,不是因為政治時局,說實在話,對國家都無認同感了,還冀望對時局能有多大的感觸?但也沒錯,一個彈丸之地,才多少人,就這樣搞內亂,只會讓別國看笑話,只會讓對岸的老大開懷暢笑,有何用處,不淌入混水,即不會被掩沒。本人沒那麼偉大,不喜內鬨,乃因對岸之唯飯分歧得厲害,讓人傷感,同團的人有必要如此嗎?套在玩家一族身上,且不論此族的保存期限有多久,但能珍惜存在的每一刻即是永遠。

所謂『羅生門』→

羅生門在日本平安時代京都朱雀大道的南端,現在京都東寺有其舊址。日本大正時代﹝大正是日本嘉仁天皇的年號,西元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二六年。﹞文壇的代表性人物芥川龍之介有一篇取材自《今昔物語》的短篇《羅生門》,故事就是發生在羅生門。這篇歷史性小說盡見芥川氏的風格。魯迅先生在《現代日本小說集》附錄「關於作者的說明」有云:「他想從含在這些材料裏的古人的生活當中,尋出與自己的心情能夠貼切的觸著的或物,因此那些古代的故事經他改作之後,都注進新的生命去,便與現代人生出干系來了。」其後,日本著名導演黑澤明以芥川氏的另一短篇《竹藪中》作藍本,配以芥川氏的《羅生門》中躲雨情節,改編拍攝成電影《羅生門》。電影由三船敏郎、森雅之和志村喬主演,榮獲威尼斯影展金師大獎和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是西方世界接觸日本電影的重要作品。這部電影講述竹藪中的武士遇害事件,而樵夫、武士、武士之妻和強盜多襄丸的供詞皆有出入。此後不知真相的事件竟以羅生門稱之。《截自奇摩知識家》

SABRINA新解→

一個姓羅的人生了門,人會生門,這還不匪夷所思嗎?真相背後究竟如何,那可會令科學界、物理界都瘋狂的投入研究的。(此新解有部份為CAROL之意)

101.09.29

M-17  天啊,我以前的文筆怎麼那麼好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 的頭像
Carol

錦瑟年華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