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台灣人這些事超冷靜,老外看了不可思議?!

181029[(004561)2019-01-12-18-10-42]  


美國~賈斯汀

我剛來台灣時,在一間餐廳吃飯嘛,跟一個美國朋友,餐廳裡面有個燈,寫著餐廳的名字。我記得,在吃飯時,就看到遠方有幾個台灣人,在指著那個燈,就看到有幾隻老鼠從那邊跑過,邊吃邊看,好像在看燈光秀一樣。然後,我就覺得,也太奇怪了,我就跟我朋友說“欸,你看那個招牌。”他一看“啊~!!!有老鼠!老闆,你看,有老鼠…”老闆就轉過頭“哦。”繼續做自己的事。

義大利~吳子龍

在義大利也是,大家都很怕在廚房裡面有老鼠,可是,我覺得很可愛啊。之前,在台灣,我在吃義大利麵,前面有個小小的木板,我在吃麵時,看到有隻小老鼠探出頭來,我就…好可愛喔。我是跟女朋友一起,我叫她看,她就大叫,然後說“其實,真的是蠻可愛的啦。”

俄羅斯~妲夏

台灣人看到蟑螂、蚊子或是蜘蛛,都超級淡定。有一次,我在公司使用電腦時,看到電腦旁邊有一隻蟑螂,我就很害怕,一直往後。俄羅斯很少有蟑螂,若看到,我們會覺得很噁心,也不想碰到牠。所以,為了不想讓牠飛到我身上,我就一直後退。然後,我一直看一位同事,希望他有看到我,我的手一直抖,一直很緊張。他過來,我就說“你看,那邊有蟑螂。”“沒關係,我幫妳,不用怕。”然後,他拿了我的筆記本,直接打死牠,然後,把牠拿起來,“沒關係,我丟垃圾桶。”然後,就走了。他的表情,就是,沒事啊,就蟑螂啊。

美國~賈斯汀

其實,我本來對台灣的蟑螂是蠻淡定的,在森林裡面,也會有一些野生的蟑螂。一直到我來台灣,才發現,你們的蟑螂是特別大隻,我要去打,原來,會飛耶。

俄羅斯~妲夏

我在台灣,第一次遇到地震,超級可怕。我一個人在家裡,房子開始晃,我一直很怕它會倒下來,然後,我也不敢跑出去,所以,我就一個人在家裡發抖。第二天,去學校,同學跟我說“妲夏,妳的臉色怎麼這麼奇怪?”因為,我睡不著,我怕若我睡著了,房子倒了,我就死了,很怕這會是我生命中最後一天。重點是,我從沒遇過地震,俄羅斯是有地震,在遠東,在我住的地方,從沒發生過地震。所以,第二天去學校,他們問我怎麼了,我就說“昨天,我一個人在家裡,整個房子都在晃。”他們就笑我,“白痴,妳幹嘛這樣子?我們明天帶妳去收驚,呵…”

巴西~舞陽

外國人若第一次在台灣遇到地震,真的會很害怕。可是,因為我們已經在這裡好久了,若碰到地震,也習慣了,搖一搖,就好像跳舞一樣。可是,有件事,我對台灣人不太了解,為什麼你們碰到颱風,會這麼淡定?太可怕了,最近颱風一直來,越來越大,若要比較,我覺得颱風比較可怕。你們有沒有發現?最近登台的颱風,越來越多,越來越恐怖。

最近不是有個颱風嗎,連國外的新聞都報了,說這次颱風要小心一點,連我的阿嬤,都從巴西發訊息給我,「舞陽,你真的要小心。」連巴西的新聞都有報台灣的颱風。掛掉電話之後,我收到一則訊息,那時候,颱風已經來了,風很大。那則訊息是什麼?「舞陽,要不要來我家,看電影,打牌。」我跟他講“現在是颱風天耶。”“沒關係啊,我們來玩啊。”“但現在又沒有客運。”“沒關係,我開車去接你。”“開車來接我?我住在桃園耶。”“沒關係,明天放假,我慢慢開就好了。”怎麼可能?那好恐怖耶,招牌飛來飛去,你們都不怕喔?

義大利~吳子龍

你們真的太淡定了,那個超級危險,颱風非常恐怖。我無法想像,颱風天,窗戶都關起來了,要等它過,再出去嘛。我之前有個女朋友,台灣人,她並不這麼覺得,她覺得,颱風來,還是可以出去。那一天,颱風很大,風吹到窗戶上,很大聲,然後,她想要出去喝咖啡,我就說“我們兩個在家,為什麼要出去?”“我要喝咖啡!”“好…”那就準備出門了,我們帶正常的雨衣,我就很害怕,風那麼大,出去,會不會有東西掉在我頭上?算了,我們走到外面,她開始走到機車的地方,我在想,她是不是要拿什麼東西?沒有。她拿出安全帽,我就說“妳…妳瘋了,颱風來,妳也瘋了,我不願意騎摩托車,真的太危險了,妳有病,走路去。”後來,我們走路去,那是我看過最恐怖的五分鐘,我沒有遇過這麼大的風,你們真的有病!

美國~賈斯汀

我第一次在台灣遇到颱風,新聞報導,有個強颱要襲台,我就問我朋友“颱風到底是怎麼樣?”“就像你們美國的颶風啊。”我嚇壞了,知道嗎,颶風在我們家那邊,是超級嚴重的事,他講完,我就去買水,買食物,又買蠟燭,還有手電筒,我都準備好了。我記得,那一天,我在家,在窗戶旁邊看,「呼~」我就超級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候,我打電話給我朋友“喂…你還好嗎?你那邊還有電嗎?”“你說我家嗎?”“對…”“我現在不在家。”“你…在哪裡?”“對喔,你要出來唱歌嗎?”“蛤?”

西班牙~佩德羅

對我來說,最讓我困惑的,就是台灣人在上課時的淡定,尤其是老師問問題時,真的蠻誇張的。我現在在淡江大學上課嘛,每次,有老師在講課,學生都很淡定聽著,老師提出一個問題,大家一樣沒有反應。

美國~賈斯汀

在台灣,老師已經習慣學生那麼淡定了,所以,這個老師只要遇到外國學生,外國學生一定會舉手發問,下課時,他就請外國學生留下來,跟他說“希望你下一次不要問那麼多問題,好嗎?”

西班牙~佩德羅

對,好像他們已經習慣這個模式了,老師問一個學生“你覺得呢?”那個學生就會沉默,老師也很淡定,再換一個人“那你呢?”那個學生也不說話,好像在抗議。

韓國~姜勳

我不會舉手的,我最討厭這種人,要快把課上完,幹嘛講一大堆話?西方國家的人有一個很奇怪的點,他們一直想要教老師。之前有個學生,他來自法國,所以,他的法文很厲害,老師是台灣人,教法文。那個老師很討厭那個法國學生,因為,那個法國人一直糾正老師,“老師,你寫的好像不對喔?文法不太對。老師,你要訂正一下。”那個老師怎麼做呢?他就說“同學,你下次不要來了,我讓你直接過。”

美國~賈斯汀

在我們的文化中,一定要有互動,不互動,就少成績耶。

韓國~姜勳

台灣人很喜歡排隊嘛,若新開了拉麵店、火鍋店,就排得看不到底。之前,我跟朋友一起吃飯,那個隊伍都看不到底,我直接問店員“要排多久?”“要兩、三個小時。”我就覺得很驚訝,我跟朋友說“我們下次再來吃。”我回頭,他們已經不見了,已經在排隊了。我就很傻眼,在排隊時,我一直碎碎念,“為什麼要排隊?”而且,那時候是三十五度耶,我很討厭排隊,為什麼要排隊?下次再吃啊。

義大利~吳子龍

我們義大利非常怕未來,台灣人反而對失業這件事很淡定,你們不要以為,好像我們沒有工作都很高興,我們是過得非常難過,因為,沒有工作,對我們來說,壓力是非常大的。我認識一個台灣朋友,他有家庭,有小孩,他原本的公司倒了,我就很替他擔心,我就想,你有老婆,有小孩,沒有工作,你完蛋了!但他跟我說“沒關係,我就先休息一個月,之後,再去找一個新工作就好了。反正,我這幾年也沒啥休假,很累。”我就看著他“真的嗎?你要休息一個月?”在義大利,這幾年因為經濟很差,很多公司倒了,非常多的義大利人,因為失去那份工作,就自殺了。不管是老闆還是員工,因為,他們非常害怕,以後什麼都沒了。

西班牙~佩德羅

對於失業的想法,我個人的經驗是完全相反的。一輩子不用工作,這是我們的夢想,達成人生的目標了。再來,若聽到朋友找到工作,我會覺得,這個人好可憐,我們對不起他。若聽到他失業了,這就值得慶祝了,達成人生目標了,要開派對。

巴西~舞陽

巴西有個詞叫做「迷路的子彈」,巴西人都知道,不管壞人或好人,要拿到槍,很簡單。所以,巴西有個狀況,莫名其妙,就會有一顆子彈飛過來。對我們來說,那算是正常的,我們從小長大,就會遇到這種情況。

有一次,我的美國朋友到巴西去,他住在我家,另外一個朋友,他有一棟很大的公寓,那時候,剛好有足球賽,就約了很多朋友去我朋友家,那天在看足球賽時,突然「呯」一聲,窗戶的玻璃破了。我那個美國朋友嚇一跳,大喊一聲,我們看著他,他說“你們不怕嗎?”“怕什麼?”“你們看,窗戶有一顆子彈射進來。”“喔…對,這是迷路的子彈。”“什麼是迷路的子彈?!”他真的嚇壞了。對我們來說,能做什麼,隔天,找家公司,換個玻璃。若打到人,就算倒楣了。

義大利~吳子龍

有個朋友約我去爬山,她是一個台灣女生,我很高興,很期待看到一堆動物,我想要看蛇,看土蜂,看大的蜘蛛,看猴子啊。到了山上,什麼都沒看到,我那個朋友,就一直給我看一些花,我就看花,後來,從花叢出來一隻很大的土蜂,我就很高興,太好了。後來,牠飛到我朋友那裡,她跳起來,就開始往下跑,她跑到土蜂都飛回來了,就很有意思,因為,我們沒有那種東西,我就很興奮。後來,她跑到一個地方,地上有一隻過路的蜈蚣,看到她又跳起來了,再跑回來。她跟我說“吳子龍,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希望你沒有被這些蟲嚇到。”“我是被妳嚇到了,蟲是爬山的重點。”

巴西~舞陽

台灣人跟外國人最大的不同,是遇到小孩子受傷時,若小朋友跌倒了,我們在巴西,不可能像台灣人這麼緊張。我常會在我家附近的公園跑步,就看到好多爸媽會帶著小朋友一起玩,小朋友一跌倒,他們真的緊張得要命,檢查那個小朋友的腿,是不是有撞到頭?要不要去醫院?真的很誇張。

有一次,我在台北的一家咖啡廳,我在那邊做我的功課,然後,進來一個媽媽,她的臉真的很臭,她是帶著小朋友,她真的很急,直接打電話給她老公,“老公,我跟你講,我們的小朋友,在學校受傷了,那個老師很不負責任。”我看她就是很緊張的樣子,這個小朋友可能真的很慘。然後,她說“老公,我現在拍照給你看,你看,我們兒子的膝蓋,有一個好大的瘀青。”我就看向小朋友的膝蓋,只有一點點的紫色,完全沒什麼事啊。她還說“我跟你講,看了照片,我們要不要去告這個老師?”有必要嗎?

美國~賈斯汀

美國人在別人不順時,我們反而很淡定。有一次,我去找我外婆,到她家時,我發現,她坐在陽台的搖椅上,正對面的鄰居家失火,也有消防隊,她就很從容的看著。“阿嬤,我們要跑嗎?”“應該不用吧。”從開始失火,到最後,房子都燒光了,她就一直在那邊看,超級淡定。

俄羅斯~妲夏

以前在歐洲時,尤其是在北歐,我常遇到,小孩跌倒了,他很痛,也沒辦法站起來,他媽媽根本不理他。然後,我們有問為什麼,這是在瑞典發生的事,媽媽說“妳知道,我們的教育就是這樣子。若一直理他,他就會被寵壞了。”她會跟他講,不要哭,但是,不會抱他。

西班牙~佩德羅

我覺得,西班牙人若遇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會假裝很淡定。但是,其實,他們的心裡面是在忌妒的。比如,我回到西班牙,遇到我的高中同學,他們都沒有像我這麼優秀,所以,我就會問他們“你最近在幹嘛?”“我還是一樣啊。失業啊,住父母家啊。”“嗯,很好。”“那你呢?”我就講出事實嘛,我在台灣,獲得菁英的獎學金,整個西班牙只有兩個名額,我在念第二個研究所。而且,我在上一個很紅的節目,我是固定班底,是西班牙型男的代表,而且,我是人氣王。我是言之有物的學者,再加上這個身材,觀眾不喜歡才奇怪嘛。他們聽得很淡定,但是,心裡很忌妒。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