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低調謙虛就輸了!老外吹噓邀功不害羞?!

180510[(003911)2018-08-11-14-30-58]  


韓國~姜勳

我先講一下,其實,韓國人很愛吹噓。韓國人很誇張,但是,我是很謙虛的人。我有個學弟,也是做翻譯工作,但他做沒幾次,就很愛炫耀,一直在社群網站放一些相片,但是,我們的工作,是不能在社群網站上放上翻譯證,怕很多粉絲看到,會來很多做假的人。但是,他就不管。剛好,他PO了一張,他喜歡的女生,喜歡的韓國團體的相片,所以,那個女生就密他“我很喜歡他,但是,這次買不到票。”我學弟就回她說“其實,我可以幫你拿到票。”但是,他根本就拿不到票,但是,都說出口了,他就開始緊張,就來拜託我,也拜託其他人,結果,拿不到。

美國~杜力

跟家人,我們會吹牛。我有兩個叔叔,有一次,我們在農場聊天,其中一個叔叔說“我今天從家裡開到這裡,開很快,才六個小時。早上八點出門,我下午兩點就到了。”另外一個叔叔就說“不可能,聽起來完全不對。八點出門,兩點就到了。怎麼可能?”然後,他就去問那個叔叔的老婆,“你們今天幾點出門?”“今天早上七點出門啊。”一樣是七個小時啊,明明就是在騙人。

老實說,美國人,以比例來說,我們真的會比較謙虛一點。除了籃球、足球、音樂、食物…,我們真的算是蠻厲害的。

美國~陸碩彥

跟亞洲比起來,美國人真的比較會吹噓。但若跟歐洲比起來,他們還比較誇大吧?

我覺得,長輩比較會吹噓,我爸爸都會說“都是因為我的基因好。”像我跟我弟弟,我們蠻聰明的,念書時,我們的成績還蠻高的,就算是聰明了,不是嗎?那時候,若有親朋好友在誇獎我們,我爸爸都會接著說“對啊,聰明啊,考得好,都是因為我的基因。我在念書時,也都是A+,因為我很聰明,就遺傳給他們了。”聽起來,好像我們的努力都不重要了,我覺得,那很不公平。

德國~賀少俠

德國人的方式完全不一樣,德國人是用非常假的謙虛,可是,又很明顯讓對方知道是在吹噓。比如,我有個德國朋友,他在做金融業,很有錢,我就問他有沒有空?他說“不好意思,沒辦法,我的工作排太滿了,已經兩天沒有睡覺。”“好辛苦哦,那麼忙。”“沒有啦,那還不算忙,曾經有一次,我一個禮拜只睡五個小時,不過,那也算還好。習慣了,工作就是這樣啊。”我就說“那你的事業發展得很好,工作那麼多。”“也沒有啦,只不過,就要去見很多大公司的老闆,見某某國家的總統啊。很多國家的總統我都見過,不過,也還好,他們也都是人啊,不算什麼。”我就說“聽起來很厲害,為什麼要那麼謙虛?”“沒有啦,這個行業的人都是這樣。而且,我也沒有發展得很好,我只是很喜歡我的工作。”

西班牙~佩德羅

去日本時,我就講,我是台灣的超級巨星,但是,我不會讓他們查不出來,我把手機準備好,有我上節目的影片,我就是人氣王嘛。還給他們看粉絲的留言「佩德羅好帥」「佩德羅好可愛」「佩德羅好幽默」,甚至有粉絲稱我「佩神」。

其實,我從小就習慣當一個偶像,這是事實。這跟文化也有關係啦,在西方,只要你在誇獎自己時,講的是事實,我們覺得這是合理的。我從小就被父母灌滿愛的小孩,而且,我在我的球隊,是高得分的選手,在學校,成績也是前幾名。從小我就到處說“哇塞,我怎麼這麼厲害,我是個天才。”大家也都會認同。

但是,我開始學中文時,你們有些字讓我很困擾,什麼「哪裡哪裡」,或什麼謙虛的話,什麼「不敢當」。若有人對我說“你好壯。”“哪裡哪裡。”感覺很假,因為我是個很誠實的人,所以,若有人跟我說“你好壯。”我會說“這不是壯,這是古希臘神雕般的完美身材。”他們就覺得,沒錯,所以,也沒辦法反駁。就像你們一樣,無言。

德國~賀少俠

我媽媽在煮飯時,我們坐在那邊要開始吃了,她就說“哇,我做的真的好好吃,你們一定要吃這個。”有時候,就覺得,明明就還好,但她已經講了,我也不好意思反駁,而且,那好像是一個策略,她講了,人家不反對,就代表,她講的是對的。

美國~杜力

誰會說自己煮的東西很難吃?

德國~賀少俠

台灣人啊,謙虛啊。

美國~杜力

那不是謙虛,那是事實。

新加坡~宇軒

在我家,我媽媽很常講“這個家沒有我就垮了。”我媽媽很喜歡在我爸爸工作回來時,在他面前說“在這個家,我還要養五個孩子,兩條狗。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打點,每天做得很累,腰痠背痛。”她可能是想跟我爸爸拗多一點家用,但是,我們在旁邊聽的時候,有時候,會覺得很傻眼。因為,打掃房子還有煮飯,都是我家的女傭在做,我媽媽都在睡午覺還有逛街。我不知道她講這些,到底有什麼目的。

美國~杜力

如果我們是在做團隊合作的活動,我們可能就會講得謙虛一點,“誰做得比較多?”“是他。”或者“差不多。”但是,英文有句話,Throw somebody under the bus.(被犧牲的意思),沒有人會這樣子做好嗎?特別是我們美國人。但是,我發現有個國家的人,真的會這樣子,就是德國人,我之前在成大念碩士時,我成績也是蠻高的,也是非常棒,剛好,我跟一個德國人同組做報告,我們就在前面做簡報,講完之後,我們老師就說“我們今天有加分題,我先問你,杜力,你覺得,你們兩個誰做得比較多?”我就說“其實,我們兩個都差不多,我們兩個都很努力。”本來就要這樣講,不是嗎?那個德國人竟然說“其實,都是我在做,杜力什麼都沒有做。”

德國~賀少俠

這個我相信。

美國~杜力

什麼意思?

德國~賀少俠

之前,我們不是要準備上這節目講的故事,他就說“少俠,我這次真的想不出故事,怎麼辦?”“那我把我的故事給你參考好了。”結果,他就把我的故事搶走,我就沒有故事可以說了。

美國~杜力

要講清楚好嗎?雖然,我是偷了他的故事,可是,為了偷他的故事,我花了多少時間?這樣,我是不是很厲害?

新加坡~宇軒

其實,還蠻有道理的。

德國~賀少俠

如果一個人真的做得比較好,別人卻不承認,就會吵架了。

新加坡~宇軒

我覺得,新加坡人也蠻愛搶功勞的。可能是新加坡的職業競爭比較激烈,好像今天我沒有弄死你,明天你就會弄死我一樣。我之前的工作是業務,我們會分組,每個組都有目標,每一週,主管就會來查數據,若數據不好,前輩就會把菜鳥推出去,若有什麼利益,他們就會跑第一個。

西班牙~佩德羅

聽到「競爭」「搶功勞」這些詞,我覺得,對西班牙人來講,很陌生,因為,我們是搶「偷懶」,不太可能會搶功勞。誰最懶,誰就是最厲害,這是真的。

但是,如果是「邀功」這兩個字,在家庭中,是會發生的。聽到宇軒媽媽的故事,我很有同感,我有講過,我們家只會吃有機的馬鈴薯,還有放山雞,但是,這個也是很辛苦,我奶奶跟我爸爸就是種馬鈴薯,我爸就去挖馬鈴薯回家,然後,他做菜也是很厲害,他自己會煮馬鈴薯,去市場買一條魚,烤得也很好。但是,我媽一直在睡覺,頂多會炒個荷包蛋,我們在吃東西時,我就說“這個好好吃,好厲害,好健康。”我媽就說“謝謝。”我跟我爸就會覺得,謝什麼?

我們家也有在擺攤,去擺攤時,要把攤架從貨車拿出來,我跟我爸是兩個男人嘛,就一起擺攤,然後,我媽一直坐在那邊,什麼都不做,擺了幾個小時,到最後,我跟我爸就開始收攤,把架子放回車上。要回家時,我媽也來了一句“哇,今天好辛苦啊。”什麼都沒有做,但自己很辛苦。

韓國~姜勳

在韓國,不會你弄死我,我弄死你,而是,大家團結起來,想辦法弄死主管。因為韓國人比較注重輩分,用大學來比喻好了,我有個韓國朋友,現在在讀韓國大學,他在分組報告時,遇到一個學長,因為韓國男生要當兵,當兵兩年回來,就跟學弟妹一起讀書。剛開始,那個學長不好意思說“我會很認真,所以,我想跟你們一組,可以嗎?”學弟妹就很寬容“可以啊。”然後,分組報告進行了,過了三個禮拜,那個學長就消失了,每天去夜店玩、喝酒,期末報告一公布,他很光明正大,在班上,舉手跟老師說“我們這一組,都是我的想法。”重點是,韓國比較重視輩分,所以,我朋友也不敢說什麼,聽一聽就算了。

西班牙~佩德羅

我覺得,西班牙人有些行為,讓人懷疑是不是在推卸責任?像我爸,他是蠻勤奮的一個人,但他自己說,他是左派的激進分子,一個反對資本主義的人士。有些行為,我就不太了解,我就會問他“爸爸,你為什麼不做好資源回收?”因為,左派提倡環保嘛,他就說“因為,回收的廠商,利用我們人民的努力來賺錢,而且,那些資本家都過度包裝,讓我們人民很辛苦。”好吧。我就再問他“爸爸,你為什麼不繳水電費?”他說“因為,水電公司一直利用人民的薪水,剝削人民,一直在漲價,我們要抵制他們。”好吧。我再問他“爸爸,你為什麼不去投票呢?”他說“因為,每一個政黨都是財團的傀儡,沒有一個是好的。”我就說“耶,不是有一個左派的政黨嗎?那完全代表你的立場啊。”他就不回答。我再問他“爸爸,明天有一個抗議資本主義的遊行,你為什麼不去呢?”他說“因為太遠了。”

德國~賀少俠

我覺得,最會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的是美國人。尤其是,來自東南部的美國人。南卡羅萊納州那邊的人。哇,非常嚴重,什麼都可以怪對方。

我有一個美國朋友,他剛好來自南卡羅萊納州,他完全不做家事,有時候,他家裡的冰箱很滿,我一打開,完全沒有空間可以放東西,我就研究一下,到底裡面是什麼東西?一半以上都發霉了。我就去他的房間,跟他說,

“不好意思,賈斯汀,你冰箱裡面的東西怎麼都沒有丟?”
“為什麼要丟?”
“壞掉啦。”
“蛤,怎麼壞掉了?”
“是你要吃的東西,你要自己注意啊。”
“我是買給大家吃,你也可以吃啊,你為什麼要放到壞掉呢?”
“蛤?是你買的,你要注意啊。”
“你若發現壞掉,就應該早點跟我講啊。”

真的很離譜,然後,家裡的垃圾都已經累積兩個禮拜了,也都沒有丟。為什麼呢?因為,他會在夜晚打電動,白天睡覺,就錯過垃圾車的時間了。就害他的室友,要幫他丟垃圾,有時候,室友會跟他說“賈斯汀,你可不可以去丟垃圾?”他就說“你要叫我丟垃圾,就應該把我叫醒啊。”

美國~陸碩彥 

有一些美國人,他們真的會推卸責任,當我一入行,當物理學的工程師,那時候,我的主任要教我怎麼使用儀器,那些儀器有雷射,用來觀測毒氣,很危險,所以,我就非常認真學習。隔了幾天,我一接近儀器,就有聞到氯氣,氯氣是可以殺人的,很危險,一聞到,我就覺得呼吸不順,胸口會刺痛,所以,我就知道,儀器有問題,我把機器關掉,馬上就去了醫院,檢查看看呼吸道有沒有問題?檢查之後,我就回來跟主任報告,他就說“應該是你操作錯誤才會發生這種事。”就全都怪在我身上了。

美國~杜力

我覺得,最會推卸責任的人是我弟弟,他很厲害。那時候,好像是快上高中了,我差不多是14歲,我弟弟13歲。因為我們家的房子很大,父母是睡在另外一邊,我不知道,我弟是怎麼偷到我爸的車子鑰匙,他就說“杜力,我有爸爸的鑰匙,我們要不要去找朋友?反正,爸媽在睡覺了,他們不會起來。”那時候已經很晚了,差不多晚上十二點,我就說好。最後,就是他開車,我們就去朋友家,聊了天,再去便利商店買些東西,然後,他說“不然,回家讓你開,好不好?”我就開車回家,我們把車停好,把引擎關掉,一下車,爸爸就打開門,“你們兩位去哪裡?”被抓到了。我弟弟就說“爸,我跟你說,都是杜力在開車。我明明就不想跟他去,但他說,他需要一個夥伴。”明明鑰匙是他偷的,所有的主意也是他出的。最後,因為我弟說,都是我在開,而且,我爸也只看到我開,我就有一個月的時間,都不能去找朋友。

韓國~姜勳

我覺得你活該,因為,你是哥哥啊,雖然他偷鑰匙,但你要好好教他啊,就不要出去。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